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附耳情话

酷书包 作品

    黑土的微信:“只想静静地望着你,只想亲密的守着你,只想静静地陪着你,只想紧紧地拥抱着你!千千万万个思念化为千千万万个祝福:我们牵手幸福!”

    水游的短信:“千里之遥,此时,我站在窗前,望着窗外,过往岁月的底片在眼前清淅放大起来,那些温馨的画面,闪着灿烂的亮点!我用心在这些画面上题写祝福:永远美丽幸福!”

    艾兰读到这两条信息,心潮起伏!

    尽管,水游已经是她的前夫了;尽管,她相信自己早已放下他了。在心底,现如今,他仅仅只是女儿的爸爸而已!一个她早已翻过去的人生一页上的人物。可是,过往的一切不提还好,经他这样一提,还是稍稍刺到了她!

    她拿着手机去了洗手间,心底的伤痕似被利刃刮破一般,忽又渗出了血水一样,痛的她一阵痉挛!

    毕竟,那段青春的爱恋是那样刻骨铭心!就像历史,无论美丑,终是发生过,是难以磨灭的!

    而今,虽时过境迁,但,记忆却是难以清除的!如果不是为了女儿,她真地好想不再见到水游!如果可以,她真地好想逃到一个永远让他找不到的地方,过清静的日子!如果世上有种断忆的药,吃后能使自己抹掉与他的一切,她一定会不失重金买来,她多想自己患上片断失忆症啊!失掉过往与他的一切记忆!

    她做了个深呼吸,洗了把脸,对着镜子修拾好,走出来复又坐到母亲身边,低头回复水游道:“时过境迁,过往已成历史,何必再提!祝新年新气象吧。”

    然后,回复黑土:“祝您及您的家人幸福安康!新年快乐!”

    然后,她把手机扔到一边,向蓝韵身边靠了靠,把头轻轻地埋进她的怀里,依偎着母亲静静地看着春晚节目。

    蓝韵轻柔地理了理她的长发,一脸慈祥崇爱的样子。老艾过来给她们母女的水杯里续了两杯水,把瓜子向前推了推,道:“兰兰,吃点瓜子吧,边吃边看。”

    于是,艾兰就坐直身子,剥了瓜子却向蓝韵嘴里塞,蓝韵忙笑说:“傻丫头,你以为你妈七老八十了?我自个来,你吃你的就是。”

    “看看,女儿孝敬你,你还卖起乖来,这老太婆身在福中不知福哈!”老艾笑道。

    ……

    新年的钟声响起时,春晚也到了尾声,老艾喊着困了,老两口站起来向卧室走去。

    艾兰也站起来关了电视。拿起手机进了自己的卧室关了灯。

    打开手机,却见又积了许多条短信。

    黑夜里,她对着亮闪闪的手机屏幕边看边回复起来。当点开尚峰来的短信时,只见他写道:“兰兰,哥在等你给我拜年呢!可老也没等到,真是越大越没有礼数了!哼!明天,你要给我磕头哦!”

    读完,艾兰的嘴角翘起来,回复道:“磕头只能给长辈吧?不要乱了礼数!好吧,哥过年好!祝哥:新春快乐,合家幸福!事业更上层楼!”

    然后,她把手机调了静音,宽衣躺下……

    第二天上午8点,尚峰来了,笑嘻嘻地进门先对着老艾和蓝韵拱手道:“叔叔阿姨过年好!”

    然后,歪头闭嘴对着艾兰做鬼脸。

    蓝韵忙乐呵呵地泡茶递烟,尚峰则摆手道:“阿姨,这烟还是没正式学会呢,吃块糖哈!”

    蓝韵忙挑了块“花生牛轧”糖剥开糖纸递到他手上,尚峰乐道:“阿姨还记得我爱吃这种?”

    “那当然,你小时候吃糖是满盒子里专拣这种的。”蓝韵说着又笑道:“如今长成帅小伙了,可是越长越帅了。你母亲好吧?”

    “嗯,好!谢谢阿姨惦念。”尚峰口里嚼着糖却看着艾兰挤眉弄眼点着头。

    艾兰明白他这是示意她磕头的意思,便大大方方端了茶放到他跟前道:“过年好,喝茶哈。”

    然后退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

    尚峰见二老在跟前也不好意思再逗她,便嚼碎糖块咽下后,道:“兰兰,平时咱们难得空闲,一会儿,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玩?”

    艾兰却道:“是呀,难得空闲,我就想呆在家里,懒得动弹呢。”

    “你是没出去,我带你去的地方,我保证你一去了就不想走了。一定会喜欢的。”尚峰又道。

    艾兰还是摇头,道:“昨晚看春晚,睡的晚,身上不得劲儿,不想动。”

    尚峰盯着她眨了眨眼,还是笑道:“好吧,那咱们杀一盘棋?

    “好几年没摸那东东了,哪是你的对手啊?算了吧。”艾兰道。

    尚峰无语了!只抵头喝起茶来,老两口见状,忙对视一眼,离开客厅,去了书房。

    尚峰今天穿

    了一套笔挺的藏蓝色西装,里面是咖啡色羊绒衫,浓眉大眼波光闪闪,流动着浓情深意,上唇上有撮黑黑的胡子,整个人怎么看怎么像《欢乐颂》里的小包总。真地是太像了!只是,他比屏幕上的小包总更光鲜更有气质。

    他就那么盯着艾兰看了片刻,然后,走过去,突然抓起她的一只小手,嘻笑道:“兰兰,别懒了,走吧,哥带你去个好地方,保管你喜欢!”

    艾兰使劲甩掉他的手,正色道:“你再这样,我便不理你了!说话就好好坐着说,要不然,我可不陪你了。”

    尚峰无奈地耸耸肩,又挑挑眉,气恨地小声嗔道:“坏兰兰!不过,你也不至于对我这么冷吧?这大过年的,连个笑脸也不给哥?好意思?”

    “谁叫你不像个哥哥样子的?”艾兰依然绷着小脸,但心里已是有些软了。

    “好吧,你不出去,哥就陪你待着。我说,过了年还是到我公司吧?工资你说个数,怎样?你们单位死气沉沉的,你早跳出来早好了。”尚峰道。

    果然,一提及工作,艾兰的脸色和缓了许多,若有所思道:“在一个单位干久了,是有感情的,轻易 你现在所看的《附耳情话》 心潮起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附耳情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