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东宫难宠

半折扇 作品

    “娘娘真是福大命大,这暗害之人亦是个蠢笨如猪的,马车轮被动了手脚显然估量错了时间与行程,若按照娘娘自京都行至乐山私塾这一程,途中经过乐山天险一线谷,这马车轮若是在一线沟崩裂,怕是娘娘要与车一起跌至谷底车毁人亡。”

    陆正此言一出,洛冰婧背脊发寒,正如陆正所言,若马车在一线谷崩裂,她便是难逃一死。

    已有仆人将不翼而飞的车轮给寻了回来,经过仔细查看,马车轮轴内里之处乃是被横切了一道口子,这显然是人为。

    这人心思缜密,虽说皇子府的马车每日都专人检查一番,可这轴内里却是一个死穴,如若不卸了车轮是查看不到的。

    “主子,安侧妃这次是想要了主子的命。”

    云青眼眸微红,刚才那震天响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若是主子在一线谷崩了车轮,岂不是她们这些做奴婢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主子香消玉损。

    洛冰婧瞧着那车轮出神,这次她到不觉得乃是安元香所为,因着她此番前往乐山私塾之事无人得知,马车亦是备的匆忙,且这马车并非是她的,而是前些时日侯宏文自兵部回府之时底下官员孝敬他的。

    洛冰婧行至车轮前又细细打量了一番,这轮轴内的口子并不是新添上去,应当有些时日了,口子边缘已被磨的平滑,只不过她这次倒霉罢了,若她猜测不错这乃是他人设计侯宏文的,现下她却是替侯宏文挡了祸。

    “主子,可有发现。”

    今日跟着洛冰婧出府的乃是云青与新妆。

    新妆亦是看了那车轮却未发现不妥。

    洛冰婧起身,自侍卫手中接过一匹马,一跃而上,云青与新妆二人连忙寻了两匹马一道追随洛冰婧而去。

    身后只留下几人修理着马车,其他人皆相护洛冰婧而去。

    洛冰婧拢紧身上狐裘,任凭寒风肆虐吹拂面颊,身冷心更冷。

    那马车侯宏文只乘坐过不足三次,定是发现了其中的端倪可依旧将那马车至于行车列队之中。

    今日她若是耽搁些路程怕是真的要丧命在马车之中。

    今日她出府之时侯宏文正在府中,她不信时时刻刻监视提防她的侯宏文能不知晓她所乘马车。

    明明知道马车中的猫腻却任由她乘坐罔顾她的性命。

    她虽不喜他,可未想过害他性命。

    二皇子府。

    “主子,皇子妃安然无恙归了府邸。”

    青衣侍卫禀报道,只不过这人低垂着面颊将脑袋压的很低无人看到这人的长相。

    侯宏文将手中书籍放了下来,眼眸之中明显闪过一丝不喜。

    “她是如何回的府邸。”

    侯宏文站起身来,轻轻转动手中扳指。

    “骑马。”

    “咔嚓……”一声,侯宏文拇指上的扳指应声裂成两半。

    “主子,可还依计行事。”

    青衣侍卫压低着嗓音,细细听来却有三分女人的腔调。

    “她无事,这计策还如何行得了。”

    侯宏文面色阴沉,看着窗外眼神看去的方向却是朝霞院所在之处。

    “主子,奴婢有一计策不知当不当讲。”

    青衣侍卫声音略显迟疑侯宏文却是不喜转身,看了青衣侍卫一眼道:

    “若下次还有此言论便自行受罚。”

    青衣侍卫身子一僵:“属下知错,主子娘娘虽未因着马车丧命,可娘娘若是因着马车被毁一路行回府邸受了风寒,且来势凶猛药石无医,这计策依旧可行。”

    侯宏文闻言眼眸微亮,吩咐下去道:

    “按此计行事,莫要暴露了身份。”

    ……

    洛冰婧回了朝霞院,立马唤来丫鬟婆子烧了热水,一路行来灰头土脸需的好好沐浴一番。

    “画眉,你去了哪儿,主子回了院子,可是寻了你一番。”

    新妆嗔怪言道,画眉微愣随即回道:

    “我去小解了,新妆可知主子寻我何事。”

    新妆满面狐疑看向画眉的 你现在所看的《东宫难宠》 第二百六十五章隐藏之人,得了风寒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东宫难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