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龙虎之峰

生煎包子 作品

    华进的人当真是不能想象,喻倾城在一年之中,能够让地文岛发生这样大的变化。

    一年前的华进,刚刚结束了暴乱,几乎面临倒闭,落魄穷困。

    而一年后的华进,居然得到了联合国的支持,从南洋的地下教父,组成了临时托管正府。

    在联合国维稳行动结束之后,侨迁的移民基本上被安置在了克法梅纳努,尼基尼基,科尔巴诺,托伊内克四座城镇。这四座城镇原本几乎已经沦为了空城,只剩下了维和部队,如今将移民安置在这里自然是非常方便。

    华进收容了这些落难的“白爹”们,占据了正治正确。喻倾城又正式在联合国托管会任职,于是名正言顺的把军事分界线驻防了。联合国责任秘书长安东尼是葡□牙人,和东地文关系颇近,加上俄洛斯总统谱京明摆了支持华进,西地文一下就傻了。

    在这个地球上,只有特□普才敢比较委婉的向谱京提出“不同的意见”。至于南洋的黑皮猴子?敢废话合谐了你。

    喻倾城都敢合谐他们,更何况是谱京?南洋和俄洛斯,根本不是一个次元的存在。

    加上谱京把桑吉诺夫等优秀的特种兵战士都送到华进培训,继而让分兰,希腊,坦桑呢亚的维和部队也加入到了其中。

    这些维和部队,可不是好惹的。

    除去毛熊不说。坦桑呢亚,打遍菲洲无敌手,连卡大左都是他们吊打的对象。希腊,身为女神的“圣斗士”,打得土尔其连海岸线都消失了。至于一向低调的分兰,实际上也是一个开挂的民族。二战的时候身为纳碎同盟,分兰以区区三百万国民和狭小的领土,拖死了苏□埃一百二十七个师的力量。

    南洋的暴乱分子这回是真的萎了。当然,正治路线需要一个谈判的过程,拳头不够大的时候,需要口水来凑。于是喻倾城和苏哈亚布他们交流了什么叫“自古以来”。

    之一,历史依据。

    根据联合国历史学家的研究,华人是在公元七○○年先入主西地文,公元十六世纪河兰人相继到达,西地文尼亚盛极一时。一八五九年,河兰和葡□牙达成协议,划定势力范围,这一化界也就是东西地汶今天的界线了:河兰占西部,葡萄牙占东部。而上世纪五十年代,印□亚建国成立宗教国家,使当地原著民沦为了殖民者。

    听明白了吗?华人第一,河兰人第二,葡□牙人第三,都是原著民!印□亚是侵略者。

    之二,虽然地文岛居民以务农为主业,但是木材、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十分丰富,占印□亚出口总量的百分之五。而中央正府掠夺了西地文总收入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严重制约了当地的经济崛起和人民幸福指数。

    听明白了吗?你们这是殖民,而非行政。

    之三,宗教的特殊性。大约超过十万的华人和数万的河兰人,并不是的信徒。人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人权高于煮拳,白人和黄种人有传承自己信仰的权利,也有这份职责。华人和河兰人作为当地原著民,有自己的传统文化,却受到中央正府漠视和侵蚀。

    听明白了吗?你们这是强迫传教,违背了国际法。

    之四,中央正府长久以来的移民政策,排斥来自中国大陆和南非,以及欧洲等其他地区的外来者,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黑色暴风动乱,违背人道。所以喻倾城得出一个大胆的结论:西地文“自古以来”就是我喻倾……就是我们中……还是河兰?

    反正不是你们的。

    对于喻倾城的无耻外交,西地文的暴乱分子也知道拧不过。拳头没人大,道理也没人大,还能怎么样?只要她不暗杀军政领导,不暗杀总统,不搞暴动,她爱怎么样都行。

    之后,介于俄洛斯和诸多强国的支持,让其他一些国家也有了相关的想法,向谱京总统提出培养特种战士的合作计划。如今华进的培训结构已经开始步入正轨,有专门的契约合同,有军费支持,而且契约规定参加培训的维和部队统一由喻倾城管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喻倾城已经从地下军阀,变成了黑水集团那样合法的地面军阀。联合国托管会虽然不如安理会那样权势浩大,但是拥有维和部队的指挥权就不同了。在地文岛的这七座城镇中,喻倾城是当之无愧的土皇帝。

    “倾城,我们都没有想到谱京总统会在联合国中这样支持你。就连印□亚提出议案,要撤销联合国托管会,都被他一票否诀了。但这样一来,你已经不单是华进的社长,应当对地文岛上的人民负起职责。不然出了事情,谱京总统的面子过不去。”

    十一月十一日,地文岛上的事务终于安顿了下来。如今的地文岛已经一分为三,就好像克□尔一样。一边是东地文,一边是西地文,中间出现了一个“自由克□尔”,当局习惯性的称之为中地文。托管会的副主席兼秘书长,正是华进的李淑雯,也就是喻倾城。

    双十一,是国内买买买的疯狂购物节。和喻倾城一边大的男女青年,也都在忙着相亲,购物,谈恋爱生娃。不过喻倾城却没有这份心情,因为领悟至诚之道后,她真正感受到了世界的意义。哪怕不能让全世界都变成仙境,她也愿意治理好这一方领土。

    听了朴惠莹的话,喻倾城说道:“朴女士放心,我不是那种贪图享乐的人,当然也不是妄图留下虚名的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本意,我也愿意学习如何治理这一方领土。我更愿意试图去相信,联合国把中地文托管给我,是相信我的能力,而不是要看谱京总统的笑话,让他下不来台。”

  &nb 你现在所看的《龙虎之峰》 第三百三十三章 百日新政(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龙虎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