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就在寺庙旁边,山上观景平台的树林里,井峰正拿着望远镜紧紧盯着在寺庙里闲逛的高君如和梁从文。

    两人的身影时而清晰,时而被屋檐和墙壁挡住,井峰看到,周围没有人的时候,高君如和梁从文的身体就离得很近,几乎要贴到一起去了。

    井峰摇头苦笑,姨妈说的并没有,这两人果然有一腿,只是他没用,抓不到他们的把柄而已。

    只看背影,谁都会觉得这是一对情侣。那种气场,那种暧昧,有经验的人一看就明白。

    前几天他就打听到了,高君如要带梁从文来。

    让他开心的是,她居然没有带其他随从,只带了梁从文一个人。

    “真是天助我也。”井峰喃喃自语,“所有恩怨,今天一次了结吧。”

    树林里很冷,他的血液却在沸腾。

    寺庙很小,没多久就逛完了,高君如和梁从文没有原路返回,选择了坐在寺庙后面的大石头上晒太阳。

    石头被太阳一直晒着,刚坐上去的时候并不觉得冷,坐久了之后,那冰凉就开始慢慢渗入身体。

    梁从文感觉到冷了,向高君如提议道,“石头太凉了,别坐了,我们去山上转转吧。”

    高君如不想爬山,“不想去,我就想在这里坐着,虽然有点冷,但是晒着太阳听着鸟鸣,感觉很舒服。这样清闲的日子,实在太难得了。”

    梁从文无奈道,“那我去找师父们要个坐垫给你垫着坐吧。这样舒服一点。”

    “不用了,我没那么娇气。”高君如心里暖暖的,却不愿意他去拿坐垫。跟他在非办公的环境里独处的机会太难得了,她想让他多陪她一会儿。

    梁从文却不管她的拒绝,他对她微笑,“好了别任性了,你就乖乖坐在这里等我吧。我拿了坐垫就回来。”

    高君如:“……”

    他也知道她想多跟他呆一会儿吗?

    可他还是霸道地选择了拒绝,他还是回去给她找坐垫去了。高君如有些感慨,很多年了,她没有这样被人疼过。

    梁从文的背影刚刚消失,一个穿着黄袍的小和尚过来了,“高施主,有位姓张的女施主在找你,她说如果看见你,就让我捎个话,让你去那边的观景平台找她,她在那儿等你。”

    高君如马上猜到了是谁,眉头一皱,“她为什么不自己跟我说?她有我电话的。”

    小和尚抓抓头,“这就不知道了,可能手机没电了?或者信号不好打不通你的电话?”

    这座山上信号确实不行,不,不是不行,是基本没什么信号。

    高君如点点头,又问,“那她跟你说了没有,找我有什么事?”

    小和尚双手合十行了个礼,“她说有话想跟你说,关于你儿子的。”

    小和尚说完就走了,高君如朝寺庙旁边的观景平台看去,那观景平台建在悬崖旁边,视野开阔,风景很好,只是离这里还有一些距离。

    张碧落找她干嘛?是不是自己儿子对她太冷淡,她开始感到不满了?是想威胁,还是想讨要好处?

    高君如冷冷一笑,张碧落现在已经威胁不到林氏了。纵然现在她跟媒体曝光林彦深酒后睡了她又怎么样?项目合同已经签了,何况她和林彦深是男女朋友关系,别人最多也就当一桩风流韵事,而不是当丑闻来看。

    如果她想讨要好处,她倒是不介意送她一些贵重首饰和名牌箱包之类的东西。其他的,那就免谈了。

    高君如朝寺庙那边的小路看,小路空荡荡的,梁从文去拿坐垫还没回来。

    高君如想了想,给梁从文发了条微信:我去那边观景平台见张碧落了。一会儿就回来。

    沿着寺庙后面的这条小路往山的左侧走,经过一条岔路,就能走到观景平台那边了。高君如围着梁从文的围巾,想着一会儿该怎么跟张碧落周旋,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岔路口。

    从岔路口能看到观景平台,上面好像并没有人,看不到张碧落的影子。

    “搞什么鬼?”高君如皱皱眉,“约了我见面,自己还没来。”

    她决定等她十分钟,就十分钟,一秒钟都不多等。张碧落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再说她也犯不着傻等一个晚辈。

    梁从文拿着靠垫快走到寺庙后面的时候收到了高君如的微信。

    看到微信内容,他有点诧异,高君如怎么突然想到要去见张碧落了?她不是不想碰到张碧落吗?

    不过两个女人谈话,他自然是不方便过去的。

    梁从文把两个靠垫放在石头上,自己坐了一个,懒散地划着手机晒太阳。

    正刷着新闻,突然有人打电话进来了,是个陌生号码。

    梁从文接起电话,“喂?我是梁从文,请问您哪位?”

    “我是你楼下的住户,哎,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家里都死光了吗?水龙头漏水漏得我家墙壁跟下瀑布似的!你现在在哪儿!你再不回来,我要找物业撬门了!”

    梁从文一愣,这怎么可能?他出门的时候忘记关水龙头了?他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呢?

    “说话呀!你现在在哪儿,赶快回来处理!再漏下去,我家就能游泳了!”对面的声音凶神恶煞的,显得十分气愤。

    梁从文冷静下来,“我现在不在家,这样吧,我找个朋友去我家里看看,您先冷静下来,有什么事都可以商量。”

    然而,他的冷静和温和并没有打动邻居,男人仍旧扯着嗓子大吼,“别废话!我限你二十分钟之后赶回来,不然我就找人撬门!”

    撬门?梁从文的脸色冷了下来,他家里有很多公司的机密文件。怎么可能让这男人随便找个人撬门?

    “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做。”梁从文的声音很冷,“你这是非法闯入,我可以告你的。 你现在所看的《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 正对着她微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