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将若华与长姐相比,说若华比不上长姐的一半,没有她风采卓越,没有她温婉体贴,甚至太子殿下也开始嫌弃若华!若华才做了太子妃多久!父亲,你心里,可有我这个女儿!”云若华怒吼的声音在云千落耳畔炸响,云千落皱皱眉,他觉得自己今日定不会是被勒死的,一定是被吵死的。

    云炎默了默,他没想到云若华在太子府也是这般委屈的过日子,只稍稍分神后又开始央求云若华“若华,你将千落给父亲,你娘亲自然会没事的,给父亲好不好?”

    云千落本不将云若华当回事,可如今看到云炎这般姿态她有些发愣。

    他是云若华的父亲啊,云千落微微垂眸看向云若华,见她面上没一点愧疚,剩下的只有狠厉,云千落心底的怒火蹭的一下就冒到嗓子眼。

    微微咳嗽了几声,云千落刚要发作,一旁的窗户便无声破碎。

    云千落云若华已经孟紫兰云炎都看向窗户,然而看了半晌也没见有人,待云若华回过头时才发现自己的手中已经没有人了,而房间的另一个角落,却多出来一个玉树临风的身姿。

    “凌王……凌王殿下……”云若华支支吾吾的叫到,在她的脑海里,流枫属于那种传说中的人物。

    流枫单手搂着云千落的腰肢,云千落摊在他身上仿若无骨,流枫深深的吸了口气,云千落也抽抽鼻子,第一次她觉得这墨香还算是不错的味道。

    “凌王殿下。”云炎也反应过来,见云千落已经在他怀里,心上一松,扯出一个笑容给流枫。

    流枫冲云炎点点头,看向怀里已经站不直身子的云千落,微微蹙眉“她伤你了?”声音温雅,但却听得云若华心惊胆战。

    云千落的头埋在他的胸膛间,她不想考虑别的,她也不想抬起头,只是声音闷闷得道“没有,半蹲着时间长了,腿没力气。”

    流枫微微出口气,唇角又带起一丝笑意,随机凤眸便落在云若华身上,眸光凌厉,却飘在云若华身上仿佛看的不是她。

    云若华呆呆的站在原地,流枫的目光触及她手上的簪子,随即云若华便觉得手上一轻,低头看去,那簪子早就化成一堆粉末。

    云若华连忙抖着手后退一步,看着脚边金光闪闪的粉末,从心底蔓延出一丝恐惧。

    她开始后悔招惹云千落,或者说,招惹流枫。

    “别动她,留给我。”云千落的声音响起,只够流枫一人听见。

    流枫点点头,温润如玉的面上平淡无波,凤眸扫向一旁的孟紫兰,目光微微停留。

    “那是我嫡母,你随意处置。”云千落似乎知道流枫心中所想,低声道。

    流枫唇角溢出一丝笑意,连手也没抬就听孟紫兰一声低呼,便倒在床榻之上。

    “毕竟是你的嫡母,留给你比较好。”流枫的声音低沉动听,云千落点点头,站起身子来。

    “你怎么回来了?”云千落道。

    “我没走。”流枫笑道。

    云千落默了默,随后冲他笑了笑“谢谢……”

    流枫摆摆手,示意无事。

    “你听到了吧……长姐的死……”

    “听到了。”流枫的声音平淡无奇。

    云千落愣了愣,她的话还没说完呢,流枫对云若雪的死不是一直都很在意吗,如今这反应,也太平淡了一些吧。

    “你没事就好。”流枫看向云千落道。

    云千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向屋内其余几人。

    两人的说话声音很小,他人根本就听不到。云若华见云千落向她看过来,心上咯噔一声。

    云千落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一阵,看了看流枫,随后走到云若华面前,然后大大咧咧的笑起来。

    “你……你干什么……”云若华像变了个人似的完全没了刚刚的气焰,只一味的后退想拉开与云千落的距离。

    云千落还是笑着,她是个傻子,自然要做傻子该做的事情。

    “啪!”一声脆响,流枫偏过头去,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啪!啪!”又是两声,云炎也闭上眼睛不再看。

    云若华被打的发懵,嘴角淌着一丝血迹,盯着云千落仿佛见到了阎王爷。

    云千落拍拍手,看着脚下云若华肿起的一边脸满意的嘿嘿两声。

    她本来只想一下便结束的,谁知云若华这样耐打,非要打上三巴掌才能见血。云千落搓了搓手心,手心麻麻地还有些痛。

    流枫站在一边观望着,微微挑挑眉,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

    云千落从云若华身边离开,走时特意带掉一个镜子,镜子落在他的脚边,发出一声闷响。

    云若华连忙将镜子捡起来,只一眼便将镜子扔了出去,盯着云千落满眼的怨念。她已经不得太子喜欢,如今若是失了容貌,那她在太子府还有何地位可言?

    不……她不要过云千落以往的生活!

    云若华麻溜的爬了起来,看了看云千落又看了看流枫,虽有恐惧,但也掩盖不住容貌被毁的痛苦。

    “凌王殿下,本太子妃希望你记住,太子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整理了衣裳,云若华便飞似的逃离这里。

    流枫挑挑眉,看向云千落,双唇珉成平整的一条线,面部淡然。

    云千落走到他面前,抬头看了他一眼道“她自己都没自信,颜泽不会帮她的。”

    “嗯。”流枫应了一声又道“你肩上伤口痊愈了吗?”

    云千落晃了晃胳膊“你看,没事了。”

    流枫点点头,便看向屋子另一边的云炎“让相爷受惊了。”

    云炎眨眨眼 你现在所看的《邪王绝宠:极品王妃很倾城》 第98章 彼此信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邪王绝宠:极品王妃很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