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卡焰

寒绪 作品

    孤零零的荒野中迅速出现了好几架直升飞机,飞机表面和依然是黄旗军的黄色这一标志性的主色调,骄傲不屈的黑色牛角喷漆在机身宽阔的侧膀。

    直升机带着斩人心弦的螺旋桨转动声和其上配备的重火力的压迫感,降落在孤单的汽车旅店门前,明亮的灯光穿透这片南云行省薄凉的月色,等待他们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姐上机。

    寒续没什么选择的余地,被黑狼夫妇带上了最末尾的那一架飞机。何吟诗留下了几句让寒续回味着感叹着迷茫着无奈着的霸道话语,本人则是并没有选择和他同乘,而是坐到了头端的那架直升机之中。

    很快直升机便飞天而起,带着寒续这位远道而来的通缉犯,带着他不识好歹后的迷茫感,飞往南云行省明坤城,那座黄旗军的大本营。

    ……

    老妇将一杯黑咖啡递给了寒续。

    寒续颔首致谢后接过,并没有喝,只是捧在手心里,纸咖啡被传递出暖暖的热意,滋润着他刚刚经历了一场以前打死自己都不可能去设想的局面出现。

    “寒先生,你这个年纪做过的事情比我这辈子多,也让我佩服,可是你事实上你的年纪比我小太多,我孙子年纪都该比你大,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也算是你的前辈。”坐在寒续的旁边老翁也不再假扮什么旅店老板,脱掉外面的老人装,露出内里深蓝色的作战服,年迈然而却精壮得完全不像老人的躯体,隐约间凸显出条条精锐的线条。

    “您本来就是前辈。”寒续温和地笑了笑,“只是没想到这么多人,愿意陪何小姐玩这样一个游戏。”

    “你还是觉得是游戏?”老人失笑,摇头道:“这不是游戏,其实黄旗军对于联邦境内的事情一直看在眼里,我们也有眼线,知道许多普通人所不知道的事情。你在虚门里击败王蛇,破坏了神玄帝的计划开始,我家小姐就注意到了你。”

    “你可能觉得突兀,但事实上这件事一点也不突兀。”老妇自己手里也捧着咖啡杯,看了眼平稳飞行的机身外在苍穹夜色下安详沉睡的黑暗大地,山川沟壑如她脸庞上岁月留下的痕迹。

    “小姐从两年前开始便一直在关注你,你还没有名传天下,小姐就知道了你的名字,并且,你做的每一件大事小姐都了如指掌。”老妇喝了口咖啡,微苦的温热让她的语气都变得温暖了几分,“你觉得突兀那是因为你今天突然才知道这件事情,是小姐心急了一些,可是我们这些常年陪伴在小姐身边的人却很清楚,小姐对寒先生的心意。”

    “小姐很早之前就想见你,只是你知道,黄旗军和联邦政府之间势同水火,小姐要是离开南云行省,她的生命安全完全无法得到保证,这才没有主动去找寻先生,军中不少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对我们来说,这其实不是什么秘密。”

    寒续这才品味出来,在军中时仇金鹏在得知了自己的身份之后,眼神中的那份震惊之色为什么会多了一分说不出道不明的味道。

    他忽然间觉得百分尴尬,面对为难从容不迫的爆发威力的手和腿,此刻茫然无措。

    “小姐今天知道先生要来,高兴得不得了,这种感觉就像……自己崇拜的某个大明星忽然间主动走到自己面前一样。小姐马不停蹄地就要赶过来,并且当即便下令让仇营长做好准备,何统帅带着我们集体商议了之后,一同决定了这出五子局的最终上演点。本来小姐应该再克制一下自己见你时候的情绪,但是她实在太兴奋了,言行举止都有些失态,平日里的时候,她虽然调皮了些,但是并不是什么疯疯癫癫的主。”

    说起自己小姐,这对老夫妻一人一句,满脸的祥和和微笑。

    “寒先生,我想问你,虚门环形山一战你是不是主动进入了王蛇腹部,九死无生之势力挽狂澜?虚门训练馆,你没去过几次,是随便出手,便轻松刷新榜单?最近一年里你是不是杀死了鬼巫、兆伽?是不是间接害得百里寒秋重伤将死?是不是又在千军万马中逃出生天,几次三番到达江南一带?又不知巧合还是刻意,让南宫蝠重生归来?还有,你真实身份是不是万渝城灭世主,你是不是杀死了天火教主?还有,你最好的朋友是不是王眸眸?你身边是不是有个女孩,据说还是白帝的女儿,名叫白琉衣……”

    寒续毛骨悚然,原本因为尴尬而微垂着的脑袋猛然间抬了起来,像是在水下静静游动,然而却忽然看到了鲨鱼而惊慌跳出水面的鱼儿。

    “寒先生不用害怕,这些东西不是我们去调查的,而是小姐这么多年一直关注你,而逐渐收集到的,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是你每一次现身,每一次有讯息出现,都会落到小姐的手里,而我们两口子又是陪伴在她身边最多的人,耳濡目染也就知道了这些事情,并不是你的信息已经落得人尽皆知的地步去了。”老人连忙解释道。

    寒续这才悄然松了口气,但是又陷入了更大的尴尬之中。

    “所以寒先生,这真的不是开玩笑,这是小姐两年来深思熟虑的结果。”老妇笑着补充道,“小姐对先生的爱慕之情,远超过先生的想象。”

    寒续讪讪一笑,道:“我以为联邦中所有人都盼不得我死。”

    “先生说笑了,你在我们黄旗军,那是绝对的大英雄。”老夫哈哈笑道,然后下一秒面色又变得古怪起来,沉吟了片刻后道:“不过今日你拒绝了我家小姐,这个问题或许会比较麻烦。”

    “我家小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挫折,我们看着小姐长大,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小姐会做出些什么事情。”老妇摇头补充道,“先生,其实有些问题可能不该我们这些当下属的问,你得知道,何统帅就这么一个女儿,娶了何统帅的女儿你应该知道意味着什么,我家小姐对着一个活在自己浮想联翩中的你思念了两年之久,这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大礼。现在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你还是会说不么?”

    寒续沉默了下来。

    被别人这样子喜欢,是种什么感觉?寒续从来没有体验过。

    他这一生还很短,也就二十年,二十年的时光里,有两个女孩儿在他生命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一个是柳倩文,一个,则是已经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白琉衣。

    第一段感情开始于夜校拥挤、闷热的课堂,开始于每天夜里回家那段肮脏破烂的小巷,开始于两位青春萌动的心脏,在一片幻想和无畏中甜甜抽芽,又无情被扼杀。

    生和死的界限神明都无法逾越,然而时隔两年多了,柳倩文的音容相貌仍旧深深纂刻在他的脑海。

    至于白琉衣,则是相识于一段一方黯然埋藏了十多年,一方则努力发掘,顺藤摸瓜的探索。相识于仇恨,又相解于仇恨,又相熟于仇恨……在他生命中二度暗淡沉沦的日子里,这个女孩默默地陪在自己的身边,虽然一开始的原因只是缺爱的女孩儿在依依不舍地从他身上品味他父亲的痕迹,可是一切就像是命运中最好的安排,她的出现,甚至都让自己渣男般地快速走出了那段破碎的爱情,她的出现,也让自己的玄卡一途,开始站上人类历史上从不曾有人踏足的领域……

    两个女孩就是他人生中的这并不漫长的感情史的全部。而也正是有这两 你现在所看的《卡焰》 第619章 感情这种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卡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