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傍晚,夕阳斜斜落下,金色余辉撒了半间病房。

    苏沫微微动了动,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人抱住了,她整个人贴在一个温暖结实的胸膛里。浑身暖暖的,好舒服。

    而且,鼻尖萦绕着的,是夹杂着淡淡烟草味的好闻的气息。

    缓缓睁开双眼,抬头,那张熟悉的刀削斧刻的清俊容颜映入她的眼帘,竟然是她从未见过的安宁、美好。

    意识到顾泽城睡着了,苏沫下意识地就不敢再动了。

    不为别的,只是不想吵醒他。

    此刻,她竟然无比享受甚至是贪恋顾泽城如此宁静美好的样子。

    小心翼翼地从顾泽城的手臂里抽出自己的手,隔着空气,苏沫的指尖寸寸摩挲着顾泽城那清俊地面部轮廓。

    话说,怎么会有男人长的这么好看。

    眉毛、眼睛,鼻子、嘴唇。仿佛每一处都经过上帝之手,精雕细琢过,看一眼,便会让人忍不住沉沦,想要为之付出所有。

    何况,此刻,她正被他静静地拥在怀里,这样暧昧缠绵的姿势,是情人间最浓烈的爱恋。

    女人啊。最是无药可救。

    明明知道是毒,却喝的甘之如怡。

    明明知道顾泽城这样的男人,不能爱,更加爱不得。

    可是,此刻,苏沫却还是抑制不住地心动了,沉沦了。

    这样被顾泽城拥在怀里的宁静美好的时光,哪怕多贪得一秒,都显得那么弥足珍贵。

    可是,当苏沫的手指隔着空气才慢慢游离到顾泽城的眉峰的时候,他的眉峰便微微动了动。

    苏沫意识到什么,几乎是立刻就收了手,重新闭上了眼睛。

    装睡!

    即使已经沉陷了,她也不想让顾泽城知道。

    失了身又失了心,完全被他掌控,最后。她只会输的更惨。

    顾泽城睁开眼睛,低头看着仍旧安静地躺在他怀里的人儿,苏沫明显有些混乱的呼吸和有些紧绷的面部线条,让顾泽城一眼便看出来了苏沫的小把戏。

    嘴角不禁勾勒起,扬起万千愉悦的风华魅惑。

    他也不拆穿她,只是抬眸看了看苏沫的另一只手,发现她手背上的针管已经拔掉了,这才安下心来,唇不自觉地就印在了她的眉心。

    感觉到顾泽城温热的薄唇落在自己的眉心。那样从未有过的温柔,苏沫浑身就忍不住轻颤了一下。

    明明她和顾泽城,什么都已经做了。

    可真的卸下一切防备面对的时候,她却轻易晃了神绪,乱了方寸。

    她最是承受不了,顾泽城如此的温柔对待。

    想睁开双眼,却又害怕。

    害怕一睁眼,他又立刻恢复成了那个暴戾的男子。

    纠结过后,苏沫还是选择了继续装下去。

    良久之后,顾泽城才从苏沫的眉心移开自己的双唇,轻轻地松开怀里的她,然后下了床。

    就在苏沫以为顾泽城下床是打算要离开的时候,顾泽城却拿过了他仍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掀开了盖在苏沫身上的被子。然后用西装外套小心翼翼地将他裹住,再抱起她,往门外大步走去。

    一直守在门外的唐成看到顾泽城抱着苏沫出来,立刻让人将车开到了地下车库的电梯口,又大步向前按下电梯,等顾泽城抱着苏沫进了电梯后,跟了进去。

    电梯一路下行,直达地下车库,中间没有上来任何人。

    苏沫安静地靠在顾泽城的怀里,原本还紧绷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唇角溢出浅浅的笑弧。

    那是一种,久违的,能清晰感觉到的安稳。

    ......

    路上,顾泽城一直没有揭穿苏沫,只是一只手抱着她,只一只手拿着文件,下巴抵在她的额头静静地看着手中的文件,偶尔垂眸瞄苏沫一眼,看到她那轻轻颤动的长睫毛时,他便会情不自禁地扬起嘴角,满眼满心都是愉悦与满足。

    当车缓缓在小叠山别墅前停下的时候,苏沫终于装不下去了,缓缓睁开了眼。

    “醒了。”顾泽城垂眸看一眼苏沫,抱着她,没有松开,声音里是淡淡关怀的语气。

    苏沫有些窘迫,轻轻地“嗯”了一声,没有看顾泽城。

    顾泽城扬唇,声音里带着暧昧调戏地道,“不醒也没关系,我不介意再抱你回床上。”

    被顾泽城识破,苏沫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般娇羞。

    顾泽城看着苏沫脸颊炸开的红云,娇艳欲滴,美的让他竟然挪不开视线。

    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小时候的那个苏沫,那时的她,总会像现在这样,轻易地就在他的面前红了脸颊。

    顾泽城看的出神,直到唐成为他拉开了车门,他才回过神来。

    看一眼仍旧低着头的苏沫,他嘴角一扬,松开了她,径直下了车。

    而另外一边,司机也为苏沫拉开了车门,待顾泽城下了车后,苏沫收拾好自己的抹羞赧窘迫,跟着下了车。

    初初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立刻便跑了出来,陈婶追都追不上。

    “我的小祖宗,你慢点,会摔了。”陈婶跟在初初身后大声道。

    初初却仿佛完全没听到,和壮壮一起冲出了大门,直接扑进走在前面的顾泽城怀里,而壮壮似乎知道顾泽城不喜欢它似的,所以它则直接奔向后面几步远的苏沫。

    “粑粑......”

    “汪汪......”

    初初和壮壮的声音同时响起。

    顾泽城接住初初,抱起她。

    苏沫也一只手抱起壮壮,摸了摸它的头,算是出来迎接她的奖励。

    注意到壮壮扑向了后面,初初往后看去,这才注意到苏沫也回来了。

    “麻麻抱,麻麻抱。”初初在顾泽城怀里匆忙地向后面的苏沫伸手,“麻麻抱初初,不抱壮壮…”

    顾泽城低头睨着在自己怀里挣扎的小家伙,颇有些醋意地道,“难道爸爸抱初初不好吗?”

    初初嘟起小嘴巴,“我喜欢麻麻抱。”

    好吧!顾泽城第一次有了种被打败的感觉。

    等着苏沫走过来,还没等顾泽城动手,初初便开始攀上苏沫,往她怀里爬。

    见到如此迫不及待地初初,顾泽城只得松了手。

    苏沫接过初初,亲亲她粉嫩嫩的脸颊,母女俩一起“呵呵”地笑了起来,壮壮也被这对母女的快乐感染,又“汪”“汪”叫了两声。

    “告诉妈妈,今天初初有没有乖乖的?”

    苏沫一只手抱着初初,另一只手抱着壮壮,笑着往屋里走去。

    顾泽城站在原地,看着纤瘦的才从医院里回来的苏沫一手抱着初初一手抱着壮壮往别墅里走的身影,听着她和初初的欢快的声音,心里霎时温暖的不像话。

    低头,情不自禁地高扬起唇角,一抹从未有过的幸福笑容在他的脸上绽放开来。

    ......

    晚饭很丰盛,苏沫惊讶地发现,饭桌上的每一个菜居然都是她爱吃的。

    家里吃什么,一直都是陈婶在安排,苏沫从来不过问,也不挑剔,所以,苏沫将感激的视线投向了了旁站着的陈婶。

    陈婶难得对着她慈爱一笑,来到餐桌前,给苏沫盛了碗汤,声音也很慈爱地道,“少夫人,这汤煲了很久的,你多喝一碗。”

    苏沫接过,点头,感激一笑,“好。”

    对面的顾泽城看着低头喝汤的苏沫,溢满温柔的眉目不动声色地一挑,也开始拿起筷子吃饭。

    虽然苏沫失去了十五岁前所有的记忆,但一个人的习惯和爱好,却不会因为失忆而改变或者消失。

    所以,如果他回到十年前的那个他,那是不是,苏沫又会轻易间便沉沦,再次爱上他。

    “麻麻的汤汤,我也要喝。”坐在苏沫身边的初初看到苏沫那极其享受的喝汤的样子,立刻也想尝一尝她碗里的汤是什么味道的。

    陈婶立刻就笑了起来,看着初初道,“我的小祖宗,那是妈妈喝的汤,你是不可以喝的。”

    因为汤里面,放了些补身体的中药材,小朋友肯定是不能喝的。

    初初撅着嘴,表示抗议。

    “初初为什么不能喝?”苏沫也有些不解地问。

    明明汤的味道就很好,她也喝不出里面有什么类似于中药材的味道啊。

    陈婶看了顾泽城一眼,“这汤比较补,还是不要给初初小姐喝好。”

    苏沫点点头,有点疑惑地道,“可是为什么我喝不出什么中药材的味道来?”

    陈婶只是笑笑,又看了顾泽城一眼。

    这汤,可是顾泽城亲手制作,而且守了两个小时才煲出来的,不说其它,就这份心意,味道能不好么。

    这么久以来,她可真是从没见过顾泽城为谁进过厨房呀。

    “这汤是厨房用特别的方法煲出来的,所以少夫人喝起就没有什么中药味了。”

    苏沫点头,伸手抚了抚初初的发顶,哄着她道,“初初喝爸爸碗里的汤汤好不好,爸爸碗里的汤汤才是最好喝的。”

    初初做思考状,貌似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最后表示同意,用手指着顾泽城旁边的碗道,“好,我要喝粑粑碗里的汤汤。”

    “好,我的小祖宗,我给你拿。”陈婶笑着道。

    “不用,我来。”陈婶还没有动,顾泽城已经端起了面前的汤碗,然后隔着餐桌,开始喂初初喝汤。

    爸爸喂女儿吃东西,再寻常不过的举动,可是,就是这简单的一幕,深深地吸引了苏沫的视线,还有她的心。

    这样一个风华万千、傲然于世,在整个深南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顾泽城,此刻,举手投足间却尽是满满的为人父亲的温和与慈爱。

    就像,她的父亲对她一样。

    明明那样简单的动作,那样安宁平静的俊颜,那样平常的父女相处的画面,却犹如这世间最美的风景,看的人心全是温柔和暖意,看的苏沫就快要醉了。

    “粑粑也喂麻麻喝汤汤......”

    喝满足了之后,初初吧唧着小嘴,开心地看着苏沫道。

    听到初初说“麻麻”,苏沫倏地回过神来,灿然一笑,视线不自觉地就投向了顾泽城。

    当和顾泽城四目交接,发现此刻的顾泽城的视线也全部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苏沫竟然再一次不争气地红了脸颊。

    有丝窘迫地收回目光,苏沫端起自己面前的汤碗,看着初初道,“妈妈喝这个就好了。”

    说完,苏沫端起汤便豪爽地喝了起来。

    顾泽城看着苏沫“咕噜”“咕噜”大口灌自己汤的样子,甚至是比初初还要可爱。

    他当然知道,苏沫爱吃甜的,讨厌苦的和一切怪的味道,特别是中药的味道,所以,煲汤的时候,他经过了特别处理。

    而这个处理的方法,是他在十七岁那年从顾家一家六星级酒店的总厨那里学来的。他庄欢圾。

    本以为,很快便可以学以致用,可是......

    后来,他以为,他会忘记,会再也没有机会用到。

    没想到,今天做起来,却是信手拈来,每一个步骤在他的大脑里都那么清楚。

    从不进厨房的他,今天却觉得,原来下厨做东西,也会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苏沫一口气喝完一整碗汤,很是自豪地看着初初道,“你看,妈妈喝完了。”

    初初欢喜地拍着小手,“呵呵”笑着道,“麻麻好棒!”

    看着如此开心的初初,苏沫也轻易被感染,笑容愈发的灿烂明媚,如花般绽放。

    看着眼前欢快的不是母女却胜似母女的两人,顾泽城的心里,渐渐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所填充,直到满满地快要溢出来。

    如果,他有能力,让时间在此刻静止,那该多好。

    ****************************

    可能是白天睡了太多的缘故,晚上躺在床上,看着睡的香甜的初初,苏沫竟然一点睡意都没有。

    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了。

    顾泽城在干什么?

    想到早上在小客厅里看到的那一堆烟蒂,苏沫的行动便不再受大脑控制,径直下了床,朝门外走去。

    屏住呼吸,苏沫轻轻地拉开了条门缝。

    还好,没有烟味,也没有顾泽城的身影。

    但是,书房的门却是半开着的,里面明亮的灯光倾泄了出来。

    情不自禁地,苏沫就蹑手蹑脚地朝那半天着的书房门口走去,当站在书房门口听到顾泽城用低沉醇厚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讲着一口流利纯正的法语的时候,苏沫便反应过来,顾泽城应该是在跟欧洲分公司开视频会议。

    莫名地就舒了口气,然后挑了挑眉梢,苏沫又蹑手蹑脚地往回走。

    听到门外传来的轻微的动静,顾泽城朝门口望去,声音停顿了一秒,唇角微不可见地一扬,继续刚才的通话。

    苏沫回到房间,乖乖地上了床,心中再无什么思虑,看着身边可爱的初初,竟然很快有了睡意。

    半睡半醒间,苏沫感觉自己被拥入一个温暖而宽厚的胸膛里,那样舒适。

    本能的,苏沫便朝着那个胸膛贴了过去,然后找了个最舒适的姿势,沉沉地睡去。

    顾泽城看着怀里的人儿,唇轻轻落下,在苏沫的眉心印上一吻,抬手关了台灯,很快便也陷入了最美最沉的梦乡里。

    ......

    快凌晨四点,不大的震动声在这宁静美好的夜晚显得格外的突兀,高度的警觉让顾泽城第一时间就醒了过来。

    意识到是自己的在响,顾泽城轻轻松开怀里的苏沫,立刻便下了床。

    这是他的私人行动电话,一天二十四小时随身携带,而知道他这个私人号码的人,寥寥无几。

    会这么晚了还打给他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不是顾老爷子,便是顾婉悦。 =

    “城哥哥,你在哪?悦姐姐她做恶梦,被吓坏了,你快回来。”电话一接通,季怡宁担忧又急切的声音便传了过来,甚至是带着一丝害怕。

    顾泽城眉宇一拧,眉眼里立刻就溢出浓烈的担忧来。

    没有一丝犹豫,顾泽城便答应道,“好,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走到门口的时候,顾泽城停下回头看了一眼床上仍旧睡的安稳的苏沫,眼底倏地就涌起一抹从未有过的复杂来。

    他的姐姐因为苏沫,在无数个夜里承受着地狱般的煎熬。

    而他,却把自己最温暖的怀抱给了苏沫,只为她能睡的安稳。

    他,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