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当医生从急救室里出来的时候,顾少言箭步冲向去就抓住了医生,那样的担忧与急切,丝毫都不亚于当年他将苏沫捧在掌心当成公主的时候。

    “医生,我的......苏沫怎么样了?”

    “太太”两个字。顾少言硬生生地吐了回去,第一次悲凉地发现,原来苏沫,早就不是他顾少言的太太了,已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连牵住他们的唯一的小绿芽儿也都不在了。

    “放心吧,顾二少爷,苏小姐的情况不并糟糕,只是太过劳累再加上血糖偏低所致,没有什么危险,好好休息几天,以后按时就餐注意营养就行。”医生虽然很诧异顾少言对苏沫的行为与关切,但是却还是很恭敬地回答了他。

    毕竟苏沫与顾少言的事情,在深南市。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顾少言松了口气,放开了医生。

    思及医生的话,顾少言嘴角不由扬起一丝庆幸的愉悦弧度。

    苏沫劳累过度,血糖偏低,看来,顾泽城娶了苏沫,却并没有怎么善待她。

    要不然,怎么可能在苏沫身上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和苏沫在一起那么多年,即使他们之间的关系最糟糕的时候。也不曾如此虐待过苏沫。

    看来,他赢回苏沫的心的可能性,便又多了一分。

    ......

    为苏沫安排了vip病房,又让人准备了最营养的病号餐送到了病房,顾少言坐在病床前,看着躺在病床上连唇角都显得有些苍白的苏沫。

    心,真真的有些痛。

    从未体验过的痛。他池围圾。

    他回到顾家十年,认识苏沫十年。

    恋爱两年,结婚三年。

    他也曾一度认定,这辈子会和苏沫一直恩恩爱爱地走下去,直到白发苍苍,天荒地老。

    在外面有了女人,不是苏沫不好。

    而是......顾少言突然就迷惑了,从未有过的迷惑。

    他竟然只是为了要生下一个儿子,为了赢得老爷子的好感和认同,便抛弃了他曾经那么深爱的苏沫。那么深地伤了她,逼她净身出户,让她最终绝望地离开。

    如果他不曾做过伤害苏沫的事情,那么苏沫便也不会认识顾泽城了吧,更加不可能嫁给苏沫了吧。

    苏沫之所以愿意嫁给顾泽城这种换女人跟换衣服一样的花花大少,一定是对爱情绝望了,一定是为了报复他。

    顾泽城是顾家名正言顺的大少爷,世华国际的继承人,是他的大哥。

    嫁给顾泽城。才是报复他的最好的方式。

    对,苏沫一定是为了报复他才这样做的。

    其实,苏沫在乎的人是他。

    他后悔了,现在真的后悔了,可以么?

    伸手,顾少言的指腹温柔地怜惜地落在苏沫苍白的脸颊上,慢慢地,一寸一寸地滑过。

    指尖下的人儿,仿佛又是那个他捧在掌心、放在心尖的公主,如果可以,他愿意重来。

    他一定,一定不会再伤了她。

    俯身,顾少言的头凑近,唇不受控制地就往苏沫那并不娇艳的薄唇落下去。可是就在这一刻,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顾少言!”

    三个字,渲染开灭顶的愤怒,整个病房的空气都为之颤栗了。

    顾少言抬头望去,顾泽城如阎罗般地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

    下一秒,顾泽城箭步向前,还没等顾少言回过神来,便迅速拎起顾少言的衣领,狠狠一拳朝他的脸挥了过去。

    顾少言不防,身体往一侧踉跄,直到抵在了墙上,才停了下来。

    看着眼前如同变了一个人的顾泽城,顾少言震惊了。

    他看到的顾泽城,从来都是眉目如画、扬唇浅笑、一副颠倒众生的样子。

    可如今,顾泽城却如一个活生生的阎罗王,眼底的怒火简直能将他毁灭殆尽。

    真想不到,向来百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顾泽城会为了苏沫如此怒火焚身,让人颤栗。

    顾泽城看着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苏沫,俊眉倏尔紧拧,目光霎就柔和了下来。

    “滚!”顾泽城那样温柔地看着苏沫,可对顾少言的声音却凌厉如刀锋,“你若再敢对苏沫动一分心思,我一定会让你和你的母亲,回到十年前。”

    顾少言扬手擦了把唇角的血丝,嘴角高扬起,笑容满是讥诮。

    他是真的很想告诉顾泽城,苏沫嫁给他,其实只是为了报复他这个前夫而已。

    苏沫根本就不爱他。

    苏沫爱的人,是他顾少言。

    可是,顾少言不敢!

    顾少言见识过太多次,顾泽城阴阴柔柔间就将敌人杀的片甲不留、血腥弥漫的场景。

    更何况此时的顾泽城,已经怒火染满了全身,他要真动了除掉他的念头,那便是眨眼的功夫。

    虽然咬牙切?,但顾少言还是什么也没有说,看了眼病床上的苏沫,他大步离开了病房。

    顾少言离开,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顾泽城周身的怒火渐渐淡去。

    看着病床上呼吸清浅,却眉目轻蹙着,连昏睡了都不安稳的苏沫,心像是被什么东西一点点地在啃噬,隐隐约约的痛意,蔓延全身。

    这么多年了,他每一天都在痛苦煎熬中度过,他以为,他早就忘记了疼痛的滋味。

    却不曾想,每每只是看到这样虚弱的苏沫,他便会再次感受到痛的味道。

    但是,一想到刚才他踹开门看到的那一幕,顾泽城胸腔里的怒火又开始升腾起。

    该死的苏沫,她为什么会操劳过度营养不良而晕倒,为什么还要晕倒在顾少言的办公室里。

    难道,他对她,真的已经恶劣到这种程度了吗?不让她吃好,也没有让她睡好吗?可是明明,前三个晚上,他根本就没有碰她。

    该死的苏沫,我不在你身边的每天晚上,你到底在干嘛?

    虽然心中气闷,可是顾泽城却还是情不自禁地抬手扯掉了领带,脱掉了西装外套随手扔在了沙发上,然后上床,躺下,将苏沫小心翼翼地拥进怀里,薄唇落在她的前额,闭上双眼。

    不到一分,顾泽城便拥着苏沫沉沉地睡去。

    其实何止是苏沫,这三个晚上,他甚至是没有合过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