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一顿饭,虽然吃的各怀心思,但至少表面上都是很愉悦的,季易轩的温润沉稳,谈笑风生。优雅贵气,让顾婉悦对他愈发的沉迷。

    十年里,因为身体面积百分之六十严重的烧伤,顾婉悦几乎处于一种严重的自我封闭状态,除了顾泽城和顾家老爷子顾启恒,就只有季易轩这一个男子会常出现在她的面前,做为医生,为她治病,如一股清冽的泉水般,流淌进她的心里,滋润灌溉着她,滋养着她的生命,成为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所以,十年里。季易轩在顾婉悦身边和心里的存在,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吃完饭,佣人才将果盘端了上来,顾泽城便看了眼对面的季易轩,扶着顾婉悦在沙发上坐下,唇角始终扬着温暖怡人地笑弧。

    “姐姐,我跟易轩还有事情,要出去一趟,你早点休息。不用等我回来。”

    顾泽城的话音还没有落,季易轩便心中诧异地瞟了顾泽城一眼,但也只是很平常的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凭着这么多年兄弟的默契,季易轩没有理由不明白顾泽城此时此刻想的是什么。

    “城哥哥,二哥,你们就走了吗?”季怡宁嘟着嘴巴问。

    其实她很想说,你们俩也带我一起去吧,可是她从小所受的礼法教育告诉她不能这么说,更加不能在顾婉悦面前这么做。

    季易轩笑了笑,揉了揉季怡宁的发顶,“是啊,我和泽城还有事,你在这里陪婉悦吧,如果你想在这里过夜,我会跟爸妈说一声。”

    季怡宁一脸悻悻地点头。“哦”了一声。

    “既然你们有事,那去忙吧,不用管我们俩。”顾婉悦很识大体地道。

    顾泽城笑着点了点头,“好,那我们走了。”

    ......

    才出了大厅的门,季易轩就搭上顾泽城的肩膀,笑的一脸意味深长地问,“我跟你有什么事?我怎么不记得了。”

    顾泽城斜睨了季易轩一眼,“你很想留下来吗?可以啊。我再送你进去。”

    说着,顾泽城就准备拽着季易轩转身。

    季易轩立刻退避三舍,一脸你‘你要敢是碰我,我就喊非理’的架式眯着顾泽城,“说吧,除了回去,哪里我都跟着你去。”

    “滚!”顾泽城一脸嫌弃地瞟季易轩一眼,大步朝车库走,“你爱干嘛干嘛去,总之别跟着我就好。”

    季易轩眉峰一挑,他今晚确实没什么事,而且云菲儿也出差了,没在深南市。

    大步跟上顾泽城,季易轩有点无赖地道。“不好意思,我今晚上还就跟定你了。”

    顾泽城性感的唇角微抽,他爱跟就跟着吧,反正他也只是打算回小叠山看看初初。

    *********************************

    已经快晚上八点了,可是小叠山里,初初却怎么也不愿意吃晚饭,只是和壮壮一起窝在沙发里,说要等粑粑麻麻回来,也不肯让陈婶和其他的人抱。

    陈婶没办法,只得去打电话给苏沫。

    苏沫下了班便去了医院,此时正在赶回小叠山的路上。

    接到陈婶打来的电话,说初初不愿意吃饭,非得等她和顾泽城回来。他系匠划。

    苏沫的心一下子就疼了,心中涌起无限自责与愧疚。

    让陈婶把电话拿到初初的耳边,苏沫唤着初初,“初初,对不起,妈妈很快就回来了,你先乖乖吃饭,吃完饭饭妈妈就到家了,好吗?”

    初初嘟着小嘴,有些无精打采地摇头,“不,初初要等粑粑和麻麻回家,等粑粑麻麻一起吃饭饭。”

    不过才两岁的孩子,最是需要父母关爱的时候,想想自己对初初的那点少的可怜的陪伴,苏沫就无地自容,觉得自己真的对不起初初的那份依恋。

    “好,初初乖,妈妈马上就到家了,妈妈和初初一起吃饭饭。”有这么乖巧贴心的女儿,苏沫突然就湿了眼眶。

    “好,初初等麻麻回家。”

    一旁的陈婶看着如此可爱的小家伙,不由深叹了口气,心疼地抚上了她的头。

    不碰不要紧,这一碰,陈婶立刻查觉到不对劲。

    初初的头怎么这么烫?!有点不正常。

    结束了通话,陈婶放下电话,立刻又去摸初初的额头。

    这下,做过护士的陈婶确定,初初发烧了。

    从不生病的初初怎么突然就发烧了,这可是相当大相当严重的事情。

    陈婶立刻就急了起来,让人去拿体温计,又让人去倒温水,又让人去拿冰袋和湿毛巾。

    东西全拿过来了,可是初初一看好几个佣人围着自己的阵势,莫名地“哇”的一声就大哭了声来,抱着壮壮泪眼汪汪可怜巴巴地道,“我要麻麻,我要麻麻......”

    看到初初哭了,大家瞬间就乱了,陈婶想给初初量体温,可是小家伙哪里肯配合,一把夺过陈婶手里的体温计就给扔到了地上,继续哭闹着道,“我要麻麻,我要麻麻......”

    看到初初这可怜的样子,陈婶心疼极了,哪里还舍得逼她量体温,赶紧就抱起她,哄道,“初初不哭,我们现在就去找妈妈,好不好?”

    初初泪眼汪汪地点头,抽泣着道,“我要......带壮壮......一起去找......麻麻......”

    “好好好,我们带壮壮一起去找妈妈,一起去找妈妈。”陈婶赶紧应下,然后抱着初初往外走,其他的佣人赶紧拿了初初的小披风还有她的水杯跟在了后面。

    给初初披上小披风,陈婶抱着初初走到了别墅的大门口,不远处,一束强光照射了过来,陈婶眯着眼睛看过去,是顾泽城回来了。

    “初初不哭了,爸爸回来了。”陈婶哄着初初。

    初初却仍旧不停地哭着,吸着?子道,“我要麻麻......我要麻麻......”

    那个伤心欲绝惊天泣地的程度,让听到的人的心,全都碎了。

    车里,顾泽城和季易轩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黑色铁质大门前的陈婶和她怀里抱着的初初,还有她们身后跟着的两个佣人。

    “小家伙怎么啦,好像在哭。”季易轩盯着越来越近的初初,不安地问。

    夜色下,明光的路灯照的初初大眼睛水汪汪的,小小的脸蛋上两行水沟清晰可见,一看就让人又怜又疼。

    顾泽城俊眉一拧,一脚踩下油门就冲向了大门口。

    车停稳的同时,顾泽城已经拉开了车门从车上大步走了下来,与此同时响起的,是他少有的急切的声音,“初初怎么啦?”

    “少爷,初初小姐应该是发烧了。”陈婶如实回答。

    顾泽城俊眉紧拧着,大步来到了陈婶面前,伸出双手去抱初初,声音里带着丝心疼地道,“来,爸爸抱。”

    初初看到是顾泽城,立刻就往他怀里扑,可是却仍旧哭着道,“我要麻麻......我要麻麻......”

    顾泽城抱着初初,心都柔软地化做了一滩水。

    不过,听到初初泣不成声的话,原本柔和的面部线条立刻就冷硬了几分,擦着初初脸上的眼泪问陈婶道,“苏沫还没有回来吗?”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 tp://t.cn/rajbypt

    陈婶蹙了一下眉,迟疑了一秒后还是如实回答道,“没有,少夫人说下了班要去一趟医院。”

    看到顾泽城冷下来的脸,晚顾泽城一步下车的季易轩立刻便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就大步走到他身边,伸手抚上初初的额头,然后从医生的专业角度分析道,“初初确实是发烧了,不过是低烧,不严重,先物理降温就好。”

    虽然季易轩讲话的时候,顾泽城听的很认真,不过却并没有成功转移掉顾泽城的注意力。

    挑出,顾泽城用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就找出了苏沫的号码,正要拨通的时候,不远外有车灯照了过来。

    “是少夫人,少夫人回来了。”陈婶莫名地松了口气,声音里杂夹着庆幸。

    顾泽城把视线投向不远处,随着车子的越来越靠近,他身上的温度也迅速下降,越来越冷。

    季易轩瞄了顾泽城一眼,眉宇渐渐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