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济仁医院,季易轩的办公室里,体检科的主任将周六初初体检的报告交给了季易轩。

    季易轩看了眼装着初初体检报告的文件袋,掏出打算让顾泽城自己过来取,但是手指还没有落下。他又改变了主意。

    反正今天不是很忙,不如他亲自送到小叠山去,这样还可以看看苏沫和小初初。

    收起,季易轩漫不轻心地拿过文件袋,身为医生,而且可以说是顾家的私人医生,他很自然地就打开了文件袋,看看初初体检的各类项目指标是否都正常。

    十来份报告一起被文件袋中抽了出来,当季易轩同样漫不经心的视线落在第一张报告上的时候,他微眯的眸子倏地就瞪大了。

    初初是ab型血?!

    初初怎么可能会是ab型血?!

    季易轩记得很清楚,顾泽城明明是o型血啊,那初初的血型怎么可能是ab型?!

    难道是他记错了?

    没理由啊,那年顾泽城在美国出事,他刚好在当地的医院实习。

    顾泽城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医院正好缺o型血,还是从别的医院紧急调运过来的。

    季易轩俊眉紧拧起,原本散漫的目光渐渐凝聚,褐色的眸子里不断地涌起各种各样的困惑,心中有一个答案却再清楚不过。

    如果他没有记错顾泽城的血型,那初初根本就不是顾泽城的亲生女儿。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季易轩立刻拨通了他当时实习的医院的电话,让熟人帮忙查那年顾泽城住院的资料。

    很快,资料被查到。电话那头的熟人跟季易轩确认,顾泽城的血型确实是o型。

    得到肯定的答复,季易轩心中更加的困惑了。

    初初居然不是顾泽城的亲生女儿?!

    可是顾泽城和初初的生母确实是有过纠缠的呀?

    既然不是自己的女儿,那顾泽城为什么要向世人宣布,初初就是他的女儿?

    难道,顾泽城不知道真相?!

    不,不可能。

    季易轩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测。

    以顾泽城的聪明睿智和势力,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可是,为什么顾泽城要认初初做女儿,而且还那么的疼爱她?

    ......

    大脑里冒出太多为什么呢?

    从小到到大,季易轩认识的顾泽城除了对苏沫和顾婉悦,对其他任何人从来就不是一个以慈悲为怀、会怜香惜玉、或者节操高尚的人,特别是对那些对他死缠烂打或者花心思设计他的女人,顾泽城的对她们只有一个字。

    狠!

    所以,季易轩不认为顾泽城是因为喜欢或者怜惜初初的生母而认了初初做女儿。

    收起手上的报告,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季易轩大步就朝办公室外走去。

    既然想不出答案,那么,不如亲自去问问顾泽城好了。

    ......

    前台和秘书都是知道季易轩和顾泽城的关系的,所以看到他出现,根本就没人会拦他,都只会站起来,恭敬地叫一声“季少”。

    冲到顾泽城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好在开会。

    “他的会什么时候结束?”平时做事从来不紧不慢,节奏恰到好处的季易轩难得一次急了。

    amy陪着笑容。恭敬地道,“季少,这个我也不知道。”

    季易轩俊眉轻拧,丢下一句“我去他办公室等他”,便转身大步进了顾泽城的办公室。

    amy本来想叫住他,可是张了张嘴,还是算了。

    ......

    顾泽城的办公室,季易轩少说也来过五六次了,一点都不陌生,随意坐在沙发里,长腿交叠起,季易轩又拿出了初初的体检报告研究。

    不过几分钟,报告看完了,除了血型是个问题。初初其它的一切发育指标都很正常。

    百无聊赖,季易轩拿出打算痛杀一局游戏好好发泄的时候,顾泽城走了进来。

    看到季易轩,顾泽城一点都不奇怪,淡淡瞥了他一眼,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俊颜沉静如水般地打开电脑十指如飞,没有什么情绪地问道,“什么事?”

    季易轩从来不是闲的蛋疼的人,没有事,他从不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

    季易轩关了还没来得及登录的游戏,收起,将放在茶几上的资料拿了起来,起身,拧着眉,慢条斯理地走向顾泽城。

    “这是初初的体检报告。”季易轩将报告扔到顾泽城的办公桌上,声音有些欠欠地道,“有看过了,除了有一项之外,其它的都没问题。”

    听到初初体检有一项出了问题,顾泽城立刻就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抬起头来看向季易轩,有些迫切地道,“哪一项有问题?”

    季易双手抱胸斜倚着顾泽城宽大的办公桌,挑了挑眉峰有些欠揍的表情吐出两个字,“血型。”

    血型?!

    顾泽城清亮的眸光不由一黯,他还真的忽略了这个问题。

    初初八个月大的时候才从她的生母那里来到他的身边,身体一直很好,没有生过病,更加从来没有带初初去过医院,所以顾泽城一直没有考虑过初初的血型问题。

    直到陈婶提醒他,是不是要给初初去做一个体检,因为初初从来不生病,所以反而让人不安心了。

    看季易轩这兴师动众的样子,定然是知道了初初的血型从遗传学角度来说,与他的不符合了。

    所以,季易轩一定知道了,初初,不是他的女儿。

    眉峰一挑,顾泽城慵懒地靠进了椅背里,双肘撑在椅子的扶手上,修长白皙的十指交插,表情玩味地看着季易轩,更加欠揍地道,“所以呢?”

    看着顾泽城那样一副就算他知道了一切事实也完全无所味的样子,季易轩不由嗤了他一声。

    似乎除了跟苏沫和顾婉悦有关的事情,其它任何事,都不是大事。

    “顾泽城,我只想知道,你对初初视如已出,到底是为什么?”

    顾泽城嘴角一斜,勾勒出半边似有似无的笑弧,很是笃定的语气道,“初初就是我的女儿,我和苏沫的女儿。”

    季易轩不由好笑,顾泽城在对待苏沫的事情上,很多时候,真的是一个让人不能理解的变态。

    不过,季易轩却因为顾泽城的话,脑海开时同进浮现出苏沫和初初的脸,渐渐又想到苏沫小时候的样子,那脸形、那眉眼、那发型、甚至是那粉嫩嫩肉嘟嘟的样子,初初都像极了小时候的苏沫。

    电光石火间,季易轩就明白了。

    看向顾泽城,季易轩的眼里多了一抹无比复杂的情愫。

    “因为苏沫,你才收养了初初,才对她视如已出。”

    顾泽城微眯着双眸看着季易轩,目光沉稳而深邃,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季易轩不由叹了口气,顾泽城因为苏沫,好的坏的,什么都做到了极致。他系尤血。

    他不明白,到底要有多爱,才能像顾泽城这样,一边痛苦地折磨,却又一边爱地深沉。

    “既然那么爱她,你就不能彻底放下过去,两个人好好的在一起吗?”季易轩的声音里,充满无奈。

    听着季易轩的话,顾泽城不禁笑了,狂妄而肆意地笑容,如绽放的火红罂粟,妖冶却可以致命。

    “放下过去?!”顾泽城觉得这真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是啊,我也想放下的。”

    “忘记苏沫,忘记在那场大火里死去的母亲,忘记我父亲的离家,忘记我姐姐这十年来的痛苦。”

    季易轩看着顾泽城,眉峰染上顾泽城双眸里的那种近乎绝望的痛。

    瞬间,偌大的办公室里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

    片刻的沉默之后,顾泽城收敛了所有的笑容,眉宇间溢出刻骨的悲凉来,缓缓地道,“我真希望,当年,是我和苏沫一起被那场大火吞噬。”

    如此的顾泽城,让季易轩的心都为之震撼了,一时间,他竟无话可说。

    两个男人,从小到大几乎无话不说的好兄弟,再次陷入了死寂的沉默中。

    深吁了口气,季易轩坐到了顾泽城的办公桌前,敛眸,思忖。

    “初初的生母,是容蓉吗?”

    什么也不想再责备,因为季易轩没有经历过,所以,他永远也体会不到顾泽城心中的痛苦与纠缠。

    顾泽城眉峰微动,深邃的墨眸中黯芒一闪即过,恢复一片清明。

    坐直,顾泽城的十指重新在电脑键盘上飞快的跳动起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

    “是。”顾泽城对季易轩,从来都是信任的。

    “那你和容蓉......”

    “季易轩,你是不是管的太宽啦?”顾泽城当然知道季易轩想知道的是什么,不过,和谁上床这种事情,他没必须跟季易轩交待。

    季易轩耸肩,摊了摊手。

    既然顾泽城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男人嘛,总会有生理冲动用下半身思考的时候,这个他相当能理解。

    顾泽城发送了刚写好的邮件,再次闲适地靠进椅背里,目光深沉且玩味地看向季易轩,挑了挑唇角道,“那你和那个云菲儿,是什么关系?”

    季易轩也看着顾泽城,两个男人的目光里,皆是玩味。

    季易轩很清楚,如果顾泽城介意他和别的女人有关系的话,顾泽城早就派人动了云菲儿了。

    不过,到目前为止,云菲儿并没有因为跟他交往,而面临过任何的麻烦。

    所以,其实,顾泽城并不介意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即使,顾泽城对顾婉悦的保护和迁就,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挑了挑眉梢,季易轩又一副欠扁的表情道,“顾泽城,你管的是不是也太宽了?”

    顾泽城双眸倏地微眯起,偌大的办公室的气压瞬间就低了下来。

    “只要我姐姐不在意,我才不想知道你哪天晚上抱着哪个女人睡。”顾泽城斜了斜唇角,话峰一转,气势迫人地道,“不过,你如果你伤了我姐姐的心,那你知道倒霉的会是谁。”

    季易轩丝毫都不畏惧地看着顾泽城,但是,他从来都相信,顾泽城出口的话,绝对不会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敛眸,长长吁了口气,季易轩也预感到麻烦即将来临。

    瞥了顾泽城一眼,季易轩站了起来,“我走了,如果你姐姐问起你我的情况,就说我很忙。”

    顾泽城相当不以为然地嗤了一声,他会这么说,才怪。

    当季易轩才迈开脚步,顾泽城的便响了起来。

    一看,是顾婉悦打来的,顾泽城赶紧接通。

    两秒后,顾泽城叫住还没有走出他办公室的季易轩。

    季易轩有些不情不愿地回头,“什么事?”

    顾泽城耸耸肩,“我姐姐,晚上想请你吃饭。”

    季易轩心里立刻哀嚎,想他英明伟岸,从不屈服于人。

    可是......可是......唉!不说也罢。

    “姐姐,季易轩他同意了,下了班,我就和他一起回去。”顾泽城对着的话筒,兀自下了决定。

    季易轩箭步冲向前去,想要一把抢过顾泽城的,可是顾泽城却利落地说了“拜拜”,然后挂断了电话。

    瞪着顾泽城,季易轩想撕了他的冲动都有了。

    *****************************

    顾泽城和季易轩一起回到顾家大宅后,他们才知道原来季怡宁也在。

    看到顾泽城和季易轩并肩走进了大厅了,季怡宁开心地迎了上去,很自然很亲切地就一只手挽起顾泽城的胳膊,另一只手挽起季易轩的胳膊,笑容灿烂地唤道,“城哥哥,二哥。”

    “你怎么在这里?”季易轩并不诧异,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准你来,就不准我来吗?”季怡宁撅着樱红的嘴巴,撒着娇又看向顾泽城,“城哥哥,你不欢迎我吗?”

    顾泽城扬唇笑了笑,笑容俊逸明朗,一如既往的魅惑人心,目光温和地看着季怡宁道,“我最希望的,就是你能直接搬过来住。”

    听了顾泽城的话,季怡宁脸上的笑容立刻如花儿般绽放,松开了季易轩,双手搂着顾泽城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声音甜的可以挤出蜜来般地道,“还是城哥哥最好。”

    季易轩斜睨了自家妹妹一眼,嘴角直抽搐,“那你还是认顾泽城当你的亲哥吧。”

    季怡宁撇了撇嘴,冲着季易轩做了个鬼脸。

    季易轩挑眉,其实,他们大家都喜欢季怡宁这个天真无邪的妹妹。

    顾泽城看了眼季怡宁那做鬼脸的可爱样子,也不由笑了。

    自从那场大火之后,十年的日子里,季怡宁可以说是顾婉悦唯一能够相处的来的朋友。

    所以,对于季怡宁,顾泽城是感激的,也是宠爱的。

    感激在这十年他姐姐最痛苦的日子里,季怡宁能够偶尔陪伴着他姐姐,开导着他姐姐,给他姐姐哪怕带来一点点的快乐。

    如今,他姐姐从瑞士回到了深南市,对于这个离开了十年的地方,除了季怡宁,他姐姐更加没有其他的朋友了。

    所以,顾泽城自然希望季怡宁能够经常来陪顾婉悦。

    正当三个人说笑间,顾婉悦从厨房走了出来,一眼便看到了走进了大厅的三人,当目光和季易轩交错的那一瞬,顾婉悦心跳倏尔就加速了,不过,顾婉悦毕竟是从小就受着良好教育的大家闺秀,自然不会像小姑娘家一样,见到自己喜欢的人就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所措了。

    松开佣人的手,顾婉悦自己走向大厅的三人。

    虽然走起来有些吃力,但是在季易轩面前,她不想让他认为,她是一个没用的废人。

    “阿城,易轩,你们回来了。”

    看到顾婉悦,顾泽城立刻将胳膊从季怡宁的手中抽出来,大步向前想要去扶顾婉悦。

    顾婉悦却挥一挥手,示意他不用,“我自己可以。”

    顾泽城当然明白顾婉悦的自尊,所以没有坚持,只是跟在了顾婉悦的身边,和她一起慢慢地走。

    季易轩站在大厅的沙发前,笑容温和地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顾婉悦,赞赏道,“婉悦,你走的越来越好了,跟正常人行走,没多大差别。”

    即使对顾婉悦丝毫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心动与喜欢,季易轩也绝对不会刻意去伤害她,只会尽努力的去鼓励她,赞赏她。

    因为当年那场大火给她带来的伤和痛,他一清二楚。

    顾婉悦没有放弃过自己,而是一直坚强地配合各种治疗,恢复到如今和一个正常人没有多大区别的样子,真的相当不容易。

    季易轩一句赞赏的话,立刻便让顾婉悦心花怒放。

    为了能得到季易轩的好感,即使一个人独自走很辛苦,顾婉悦也觉得是幸福快乐的。

    来到沙发前,顾婉悦看着季易轩,优雅温婉一笑,“谢谢,你是第一个这么对我说的。”

    “其实我也一直觉得悦姐姐走的跟正常人没多大差别了,只是一直没有说而已。”季怡宁走到顾婉悦身边,拉着她的胳膊,两人一起在沙发上坐下。

    顾泽城和季易轩皆是一笑,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次回来,打算住多久?”季易轩长腿自然交叠起,温和的目光投向顾婉悦问。

    顾婉悦眼里闪着愉悦的光芒也看着季易轩,答道,“还没决定,看情况吧。”

    每年他们母亲的忌日,顾婉悦都会回来,但都只是小住几日便会飞回瑞士。

    但这一次,情况明显不同了。

    “悦姐姐,你住久一点嘛,我不想你这么快就走。”季怡宁拉着顾婉悦的胳膊很是真挚的央求道。

    顾婉悦一笑,“如果你天天来陪我,我一定住久一点。”

    “好啊,我一定每天都来陪你。”季怡宁几乎想都不想便答应了。

    顾泽城坐在一旁,敛着双眸,嘴角扬着淡淡的笑容,却一直什么都没有说,因为此刻,他的思绪早就飘飞,脑海浮现的,全是关于苏沫的画面。

    这时,佣人走了过来,说可以开饭了。

    做为主人和姐姐,顾婉悦立刻招呼大家一起去餐厅,看到坐着没有动的顾泽城,趁着顾婉悦没注意,季易轩赶紧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顾泽城这才回过神来,收敛起眸底的那一抹晦涩,一起跟着去了餐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