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回到设计部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半小时后的事情,方紫瑜看到苏沫,立刻便好奇地问道,“沫沫,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当方紫瑜看清楚苏沫那水光泽泽的而且被咬破了的唇瓣时。不由更加好奇了,“沫沫,你的嘴巴怎么啦?”

    苏沫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赶紧敛下双眸不去看方紫瑜,故作轻松地笑着撒谎道,“哦,我中午没吃饭,有些饿了,所以送了文件我就去外面吃了点东西,因为吃的太急,不小心把嘴唇咬了。”

    苏沫的解释,确实合情合理,因为中午确实没有人看到她去餐厅吃午饭。

    方紫瑜顿时就有些小小的愧疚了。“你中午一直在看总裁给的那份关于年底珠宝新品发布会的资料吗?”

    苏沫点了上点头,就当是吧。

    方紫瑜立刻变得兴奋,“那你先就你看过的资料写一份可行性方案出来吧,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好好研究一下。”

    苏沫扯了扯唇角,抬眸看向方紫瑜,“好啊。”他讨大号。

    “谢谢你了,沫沫。”

    “这只是我的工作而已。”

    看着方紫瑜欢快离开的身影,苏沫却陷入了深深地自责与痛苦当中。

    是她将无辜的方紫瑜拉进了她和顾泽城的纠缠当中来,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不伤害方紫瑜,不失去她这个朋友。

    *************************

    顾家大宅,有佣人跑向花园向顾婉悦报告道,说赵丽来了。

    虽然赵丽是顾少言的母亲,但是她在顾家没名没份,所以,没有人允许过让她住进顾家大宅里来。

    而顾少言虽然是个人渣,但是对赵丽这个母亲却是很孝顺的,虽然他成了顾家的二少爷,但是他一直都陪着赵丽住在外面的别墅里,只是在老爷子偶尔回来的时候,他才会回顾家大宅里住几天。

    正在和季怡宁喝茶的顾婉悦放下手中的茶盏,对着对面的季怡宁温和一笑,“怡宁,按摩师应该就到了,你先去准备一下做个spa。我等下就来。”

    季怡宁是个识大体又聪明的女孩,当然知道顾婉悦不想让她了解太多她的家事,所以笑着点了点头,由佣人带着离开。

    顾婉悦看着季怡宁离开的身影,原本温和的眉目很快冷了下来。

    季怡宁是季易轩的妹妹,她们都是真正的名门闺秀,她对季怡宁,当然是没有什么意见和可挑剔的,而且。她会和季怡宁一直做好姐妹。

    可是,赵丽却完全不同了。

    赵丽原本只是一间酒吧的红洒推销员,当年她的父亲和母亲吵架,心情郁闷跑去酒吧买醉。

    当时的赵丽当然知道她父亲的身份,所以灌醉了她的父亲,然后,把她的父亲带去了酒店,轻易爬上了她父亲的床,怀上了她父亲的孩子。

    为了补偿赵丽,她的父亲给了赵丽一大笔钱。

    赵丽拿着钱,消失了。

    可是,一年后,赵丽带着一个男婴重新出现在她父亲的面前。

    说,那个孩子是她父亲的种。

    原本她母亲是不知道她父亲和赵丽的一夜情的。可是赵丽这么一闹,她母亲什么都知道了。

    从此相爱的两个人,感情出现了裂缝。

    自那以后,她的母亲常常独自带着她和顾泽城,带着他们两姐弟去小叠山住。

    十几年来,她的父亲顾及她母亲的感受,一直没有承认那个孩子,也没有和赵丽有过任何的往来。

    直至她的母亲葬身于那一场大火,她的爷爷才承认了那个孩子的身份,让他回到了顾家。

    ......那场大火。

    想到关于那场大火,顾婉悦的面目就几近狰狞,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和恨。

    那场大火,让她失去了太多太多。

    所以,现在,她不能再失去了,她现在所拥有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再失去了。

    “让赵丽过来。”良久之后,顾婉悦才对一旁的佣人冷声吩咐道。

    佣人点头,匆匆离开。

    片刻之后,赵丽由佣人带着来到顾婉悦的面前。

    看到冷着脸的顾婉悦,赵丽还是有些拘谨地,没有顾婉悦发话,她也不敢坐,只是站在一旁满脸讨好地笑着道,“大小姐,一个人喝茶呀。”

    顾婉悦冷冽的目光投向赵丽,完全没有让她坐下来的意思,只是端起手里的茶盏轻抿了一口,不紧不慢地道,“阿城和苏沫的事,除了我,你还告诉过谁?”

    顾婉悦简单的一句话,就把赵丽吓的够呛,脸色瞬间就白了几分,连忙解释道,“大小姐,就算你给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跟别人说呀。”

    其实,那天她本来是要打电话给老爷子的,谁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居然不是老爷子,是顾婉悦,等她反应过来后,已经晚了,因为她已经把顾泽城和苏沫的事情抖出来了。

    真是猫没抓着鱼,还惹了一身腥。

    顾婉悦嘴角扯了扯,溢出一个得意的弧度。

    “这样最好,如果你敢对第二个人说,特别是跟爷爷,那我会让你看到,你和你的宝贝儿子,是怎么被从顾家扫地出门的。”

    赵丽脸色惨白地笑笑,“是是是,我当然不会再跟任何人说,我这不也是担心大少爷被那个苏沫给害了,所以才告诉大小姐你的嘛。”

    赵丽当然很清楚,顾婉悦一直生活在老爷子身边,老爷子和她感情最好,也最听她的话。

    如果,顾婉悦真是下了狠心要将他们母子扫地出门,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顾婉悦冷笑一下,怎么可能不知道赵丽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呢。

    “苏沫能够嫁给阿城,还不是你的儿子害的。”顾婉悦的话,又阴又冷,让赵丽直接抖了抖。

    “大小姐,我和少言是真不知道苏沫那个贱人居然在离婚之前就爬上了大少爷的床。”赵丽咬牙切齿,“如果知道的话,我们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她,更不可能让她嫁给大少爷,骑到了我和少言的头上。”

    最后一句,赵丽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顾婉悦冷哼一声,她当然很清楚,到底是不是苏沫自己爬上了自家弟弟的床。

    “怎么?你们母子做错了事,现在还要在我面前喊冤?”

    “大小姐,我和少言确实是被那个贱人......”

    “住嘴!”赵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婉悦呵住,“如果顾少言不跟苏沫离婚,苏沫又怎么可能会嫁给阿城,今天的一切局面都是你和你的儿子一手造成的,所以,你们必须承担责任。”

    赵丽一下子被顾婉悦的话给吓住了,语无伦次地道,“大小姐,这......这......这哪里是我和少言的错呀?”

    顾婉悦双目一眯,凌厉的视线如刀锋般扫向赵丽,让她瞬间就禁了声。

    “赵小姐,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必须得让你的儿子重新去讨好苏沫,重新得到她的心,让她离开阿城,回到你儿子身边。”

    赵丽听着顾婉悦的话,整个人被惊的一抽一抽的,天底下哪有这种事情。

    被踢走了后又跑去捡回来当个宝。

    这像话吗?

    那她这个当妈的颜面何存。

    “大小姐,这......”

    “没什么好商量的,如果你儿子不照做,也不是不行,最多到时候......”

    “大小姐,我知道了,我会回去跟少言商量的。”顾婉悦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赵丽立刻便明白他们不照做的后果了。

    顾婉悦冰冷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缓和,“赵小姐真是越来越聪明了,那就看你和你儿子的表现了。”

    话落,顾婉悦不急不徐地站了起来,旁边的佣人立刻向前,扶住她。

    抓住佣人的手,顾婉悦转身一瘸一拐地离开。

    她还要去陪季怡宁,没空跟赵丽在这里白费口舌。

    赵丽看着顾婉悦一瘸一拐的背影,谄媚的视线渐渐凌厉成刀,恨不得将顾婉悦一片片给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