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苏沫将资料看文,把重要的东西都记录下来后,便将资料还给了方紫瑜。

    方紫瑜看到资料,想起上午顾泽城说的话。于是开口道,“沫沫…”

    苏沫顿住脚步,“嗯。”

    “哦,没事。”

    苏沫笑笑,转身出了方紫瑜的办公室。

    等着苏沫回到位置上坐下后,方紫瑜拿起刚才苏沫还给她的那叠资料,欢快地往顶楼总裁办而去。

    ......

    总裁办公室里,有几位高管正开完会从里面走了出来,其中包括顾少言。

    看到一身艳丽的方紫瑜,顾少言嘴角扯了扯,有些事情,却让他越来越不明白。

    如果顾泽城娶苏沫,是因为爱她,那他为什么还要随意沾染其她的女人。

    而眼前这个。还是苏沫的好朋友。

    看到顾少言和一众高管走出来,方紫瑜自觉地站到了一边,低下了头。

    毕竟,顾少言是世华总部的总经理,顾家的二少爷,就算清楚他是人渣,这种时候和场合,她还是要懂得点规矩的。

    等一众人离开后,方紫瑜又恢复刚才轻快的步伐。大步朝顾泽城的办公室走去。

    彼时的总裁办公室里,顾泽城正站在落地窗前,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双目微眯,如鹰隼般的锐利视线垂落,望着街道拐角处的猫记甜品店。

    今天中午,当他驾着车快速的从街道拐角处经过时,无意间便瞥到了这间猫记甜品店里那道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是苏沫,顾泽城隐约看见,苏沫脸上灿烂明媚的跟阳光一样的笑容,在他眼前一晃而过。

    来不及牵牵捕捉住那抹笑容,他的车便开了过去。

    此刻,店门口,一个英俊的男子解下胸前的咖啡色围裙,交给他身后的服务后,然后从服务生手中接过西装外套。动作优雅利落地穿上,出了甜品店,大步走向不远处的公交站台。

    顾泽城派人查过此时他视线锁定的男人,只知道他十九岁那年只身来到深南市,在深南市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无人知道他来自何处,家庭背景又是如何。

    只知道,他在深南市入册的名字叫慕谦。是猫记甜品店的老板。

    而猫记甜品店,在整个深南市只有两间。

    一间是苏沫所就读的大学城步行街。

    另一间,就是苏沫上班的世华国际的街角。

    这个男人,从不主动联系苏沫,甚至是没有苏沫的联系方式,却在每一次苏沫去猫记甜品店的时候,第一眼便出现在苏沫的视野里。

    “叩”“叩”

    突然,门口传来的敲门声将顾泽城的思绪蓦地拉回。

    顾泽城好看的眉峰微动,回头,冷漠的目光淡淡地朝门口投去。

    “什么事?”顾泽城的声音里,夹杂着低沉的愠色。

    方紫瑜沉寂在满心的欢愉里,完全没有留意到此时背着阳光,隐在暗色阴影下的顾泽城的脸部线条有多么的冷硬,低垂的眸底。又夹杂着怎样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狂暴。

    “总裁,您上午给我的文件,我看完了。”方紫瑜的声音里,还带着欢喜与娇羞。

    “谁让你拿上来的?我上午的话,难道你没听懂吗?”

    顾泽城的声音,如层层乌云中突然响起的惊雷,将整个偌大的总裁办公室的空气都震碎了般,何况是前一秒还满心欢欣期待的方紫瑜。

    方紫瑜愣在了门口,呆若木鸡。

    足足三分钟后,她才回过神来,仓皇地道谦,然后仓皇地逃走,像一个被最毒的毒蛇缠绕住了呼吸的人。

    苏沫看到匆匆回到办公室,脸色煞白的方紫瑜,不由眉心一蹙,立刻就跟进了她的办公室里。

    “紫瑜,怎么啦?”

    方紫瑜听到声音,惊魂未定地猛然回头,看到眼前的人是苏沫的时候,立刻就扑过去抱紧了她。

    “沫沫......”

    方紫瑜脑子里乱轰轰的,感觉真的被雷劈了般,完全还回不过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紫瑜,你怎么啦?你去哪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沫安抚性地拍着方紫瑜的后背,眉目里全是担忧。他讨东划。

    听着苏沫关切的话,方紫瑜渐渐的大脑渐渐恢复清明。

    想起她上午跟苏沫说的话,想起她现在在世华的身份地位,想起中午她还和顾泽城一起共进午餐。

    所以,顾泽城肯定不是在对她发火,肯定是之前那一众高管惹的他不开心,所以他才心情不好。

    对,一定是这样。

    强做镇定下来,方紫瑜松开了苏沫,努力扯了扯唇角道,“没什么,只是刚才在洗手间里看到了一只很大的蟑螂,你知道的,我最怕这种东西了。”

    苏沫倏尔就笑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没事就好。”苏沫止住了笑容,“蟑螂这种小动物,其实一点都不需要害怕,反正它怎么着也不会咬你。”

    方紫瑜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好了,没事我先出去了。”

    “沫沫,”就在苏沫转身离开的时候,方紫瑜突然叫住了她,“等一下。”

    苏沫眉梢微挑,看着方紫瑜,等着她的吩咐。

    “能帮我把这份资料送到总裁办公室去吗?”说着,方紫瑜将手头的资料递到苏沫面前。

    “非得现在送上去吗?”较之上午,苏沫现在的心境又变了,她是真的不想再去见顾泽城。

    方紫瑜点头,眼里带着淡淡的恳求。

    苏沫轻吁了口气,接过了资料,“好,我现在送上去。”

    *******************

    看到刚走了一个方紫瑜,又来了一个苏沫,amy真的是相当不解。

    苏沫来到amy面前,笑了笑,“方总让我拿资料给总裁,我现在方便进去吗?”

    苏抹的大气温婉,谨言慎行,让amy对她颇有好感。

    “你等一下,我去问一下。”

    苏沫笑着点头,站在原地等着amy的确认。

    amy拨通了顾泽城的内线,告诉他苏沫来送资料。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amy便挂了电话,因为顾泽城的回答毫无疑问。

    “总裁让你进去。”

    “好,谢谢!”

    ......

    苏沫去敲门的时候,顾泽城正埋首于文件当中,头都不抬便让苏沫进来,而且,让她把门关上。

    又关门?!

    直觉告诉苏沫,顾泽城一定又是想和她干点别的和工作无关的事情。

    “总裁,方总让我送了资料就赶快回去。”苏沫警惕地道。

    顾泽城仍旧没有抬头,只是溢着刻骨薄凉的声音压抑着地道,“你是要听我的话,还是方紫瑜的话。”

    顾泽城的这种声音,给苏沫的感觉太熟悉。

    所以,她很清楚,如果她继续违背顾泽城的意愿,她会偿到怎样的后果。

    于是,纠结之下,苏沫选择关上了门。

    “过来。”

    两个字,沉的如暴雨前的天空。

    苏沫眼里闪过一丝暗色,却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总裁,这是方总让我交给你的资料。”

    说着,苏沫将资料递给了顾泽城,可是他却只是埋着头看文件,丝毫没有要接住苏沫手中文件的意思。

    苏沫看着顾泽城低垂着的冷硬的眉宇,放下手中的资料,转身欲逃。

    “站住。”

    苏沫的脚步顿住,却不敢回头看顾泽城。

    此时顾泽城终于合上手中的文件,站起身,看着苏沫,一步步朝她走去。

    “我好像有说过,你的任何行踪,都要向我报告吧。”

    苏沫站在那里,不卑不亢地回答道,“我今天除了上班,什么也没干。”

    “是吗?”

    顾泽城的声音,压抑地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是。”苏沫回答的相当肯定。

    顾泽城扬手,伸手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苏沫的一缕发丝,俊颜倏尔逼近,深邃的墨眸半眯起,紧盯着苏沫的眼睛。

    他们的距离,呼吸可闻。

    “那么,你中午去了什么地方。”

    苏沫不由叹了口气。

    他派人跟踪她,他还是派人在跟踪她。

    “去喝了杯咖啡。”

    看着苏沫那仿佛变得失望又失落的表情,顾泽城压抑的怒火突然间全部爆发出来。

    倏尔攫住苏沫的下颚,顾泽城狠狠用力,英俊的面目布满阴沉,“公司的咖啡不够你喝吗?恩~”

    苏沫被顾泽城捏的生疼,却不丝毫都不反抗。

    “不是。”

    苏沫不是害怕了,是突然就不想惹顾泽城了,不想看到他生气爆走的样子,那样的他,与外人眼里温润如璞玉般的他太不相符了。

    看到苏沫低眉顺目的样子,顾泽城心中的怒火不但没有冷却分毫,反而愈加旺盛。

    看着她那娇艳的红唇,他此刻想到的将她就地正法的唯一方式,就是低头咬了下去。

    所有的压抑,所有的愤怒,所有的痛恨,所有的失落,不顾一切地,狠狠地,咬了下去。

    可是,只是双唇的交锋又怎能算得上的惩罚。

    一曲腰,顾泽城便将苏沫打横抱起,大步走向了休息室。

    苏沫承受着唇上传来的痛意,双手却下意识地拽紧了顾泽城的衣襟。

    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她无路可逃,只能承受。

    ......

    顾泽城这一次的掠夺,比以前任何一次的都疯狂,仿佛豁出了性命般。

    明明是一场极尽情?欲的欢爱,却仿佛一场最拼搏的战争,不攻下整座城池,不至每一个人臣服,誓不罢休。

    不过一个钟头的时间,苏沫便在顾泽城极尽手段的摧残下,整个都被措筋拆骨了般,身上再次遍布青青紫紫的痕迹,除了脸上和脖颈,找不到几处完好的地方。

    怒火与痛恨夹杂着喷薄的欲望,终于让顾泽城在最后的巅峰得到了彻底的释放,看着身下死死地咬着?贝、紧拽着被单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出过任何一丝声音的苏沫,顾泽城眉宇倏尔紧拧,染满着潋滟情、色的深邃眸子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暗色,抬着苏沫双、腿的手松开,他抽身从她的身体里退了出来。

    扯过一旁的被子盖在苏沫的身上,顾泽城翻身就要下床,手臂却被苏沫一把抓住。

    “顾泽城......”

    苏沫唤他的名字,不去看他,声音里已经没有了悲伤,只是无助与无奈。

    顾泽城站在床边,还赤、裸着的身体染上了最诱人的蜜色,偏瘦,却精壮,每一处的线条都透着性、感饱满的光泽。

    他回头,目光落在苏沫那带着疲惫且显得苍白的脸上。

    苏默的唇角,溢着鲜艳的血丝,墨色的长发被汗水打湿,贴满了整张侧脸。

    黑、白、红,那样强烈视觉的冲击,妖娆至极的画面映满顾泽城墨色的双眸。

    心,瞬间就被针尖猛然扎中般,痛的顾泽城浑身都颤了一下。

    转身,他回到床上,在苏沫身边躺下,那般小心翼翼地将苏沫搂进怀里,将她的头扣进他的颈窝,薄唇吻上她的发丝,满是怜惜与疼爱。

    顾泽城呵护的动作,让苏沫不由轻扬起了唇角。

    这个男人,果真是个变态。

    “怎么啦?我弄疼你了?”

    即使知道顾泽城是个变态,可是他那样怜惜关切的语气,让苏沫原本倔犟的心,一点点地开始酥软了。

    任由顾泽城将自己扣在他的怀里,苏沫清冷的语气道,“顾泽城,方紫喻是我唯一的好朋友了,别碰她,可以吗?”

    顾泽城是真的好想好想就这样宠溺地抱着她,听她在他的怀里轻声细语的声音,然后他答应她提出的任何一切的要求。

    可是,一想到因为苏沫而带给他和顾婉悦的痛苦,一想到苏沫爱的人居然不是他,他脑海里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让苏沫也品尝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

    “不可以。”

    顾泽城摇头,唇仍旧吻着苏沫的发顶,那样灼人,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样刻骨的薄凉。

    苏沫抬头,蓦然望进他那墨色的深邃眸底。

    那里,如打翻的墨硕般,沉不见底。

    “为什么?”苏沫惊恐。

    顾泽城看着苏沫,嘴角勾勒出起邪魅的弧度,然后一字一句如鬼魅般地道,“我就是让方紫爱上我,然后再恨你。”

    苏沫的心尖骤然一颤,瞳孔紧缩。

    望着顾泽城,她真的仿佛看到了魔鬼般,那样的震惊,那样的不可思议。

    眼泪忽然不受控制地就滑了下来,万般无助。

    “顾泽城,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顾泽城仍旧笑的魅惑,如罂粟花般,妖艳,却致命。

    “当哪天你也跟我一样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为什么。”跟他一样,痛不欲生的爱着,却又不舍不得放手。

    苏沫浑身禁不住地颤栗,闭上双眼,她不敢再看他,语气同样薄凉地道,“我会告诉方紫瑜,你已经结婚了。”

    顾泽城挑起苏沫的下颚,添去她唇角的血丝,笑着道,“现在,你很愿意让别人知道你是我顾泽城的妻子了么?”

    苏沫那长如蝶翼的睫毛不停地轻颤,却紧闭着眼,不回答。

    顾泽城满意的一点一点地添、噬着苏沫的唇角,低低的声音丝丝扣人心弦地道,“好啊,你让别人知道了,那我也会让我的岳父大人知道,他的女婿倒底是谁。” -~%%无弹窗?@++

    “我会让他的余生,都在医院里度过。”

    “又或者,我会让方紫瑜滚出世华,然后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获奖的作品,到底出自何人之手。”顾泽城再次吻上苏沫的唇,撬开她的?贝,声音有丝模糊地道,“再然后,我会告诉她,这一切,都是你说的。”

    苏沫猛然睁开双眼,惊恐万分地看着眼前顾泽城那放大的俊颜。

    他居然都知道,他居然什么都知道。

    难道,她真的只能被他这样玩弄于鼓掌之中了吗?

    铺天盖地的无助与惶恐将苏沫淹没,在顾泽城的怀里,她颤抖的不成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