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顾泽城便知道,苏沫在靠近。

    唇角微勾,原本清冷的眸子绽放出一抹魅惑人心的妖娆。俊朗冷硬的脸部线条变得有几许柔和,泛起性感的光泽。

    随着门口的敲门声响起,顾泽城抬眸,清亮的目光全然落在门口的方紫瑜一个人身上,仿佛方紫瑜身后的苏沫完全不存在般。

    “紫瑜,进来。”

    即使是再简单的几个字,由顾泽城说出来,便是丝丝入扣,性感华丽。

    方紫瑜的心砰然跳动着,嫣然一笑,看着顾泽城。走向他,全然忘记了身后的苏沫。

    苏沫立在门口,顾泽城那样魅惑人心的样子和声音,着实是她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的。

    聪明灵透如她,立刻便猜想到了。

    顾泽城,很有可能看上了方紫瑜。

    至少,他对方紫瑜,跟对其她的女人,是有些不同的,其中包括她在内。

    顾泽城只让方紫瑜一个人进去,她一个小助理,如果敢擅自进总裁的办公室冒犯总裁大人,在外人看来,无疑是不寻常的。

    所以。苏沫识相地选择了退后一步,站在了门外。

    顾泽城的眼角的余光瞟到苏沫退后的动作,虽然面不改色,心里却是低咒了一声。

    “总裁,您找我,有事吗?”

    方紫瑜在顾泽城的办公桌前站定,和如此妖娆而且地位尊贵的男人独处。特别是这个男人还处处表现出了对你的特别,所以方紫瑜开始局促不安,脸上渐渐爬上不正常的绯色。

    顾泽城唇角勾勒起,恰到好处的诱人弧度,让人心颤。

    从大班椅里起身,顾泽城走向不远处的沙发旁,好听的声音响起,“过来,坐。”

    方紫瑜心跳如?,愈发的紧张。脸上却强做镇定,优雅地笑着走到沙发前。坐下。

    顾泽城亲自倒了杯水,递给了方紫瑜。

    方紫瑜接过,受宠若惊。

    顾泽城在方紫瑜对面坐下,长腿交叠,姿态闲适慵懒,无限柔和。

    他拿起桌上的一叠资料,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性感手指随意翻了几页,然后看着方紫瑜,低沉的专利线缓缓溢出,“这些是公司对年底要举行的珠宝新品发布会的各项要求和期望值,你拿回去好好参考一下。”

    方紫瑜放下手中的水杯,笑着接过,心中却开始发虚。

    不过转念想到有苏沫在,心里又踏实多了。

    “好的,总裁,我会努力,不会让您失望的。”

    顾泽城敛眸一笑,一丝晦暗一闪而过。

    “我知道,我挑的人,从来都不会差。”

    方紫瑜毕竟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如此轻易得到顾泽城的肯定,她当然心虚。

    “谢谢总裁的赏识,我一这会竭尽全力。”方紫瑜觉得,她不能再多呆下去,否则,会多多少少露出些马脚的,于是站了起来,“总裁,如果您没有其它的事情,我就先不打扰了。”

    顾泽城唇角浅扬着,轻轻颔首,“好。”

    不过,却在方紫瑜才转身迈了两步,身后便又传来顾泽城愈发魅惑人心的声音。

    “等一下。”

    方紫瑜错愕地转身,而此时顾泽城已经起身走向了她。

    就在方紫瑜心脏狂乱的快要跳出胸口的时候,顾泽城抬手,温热的指腹似有似无地轻轻滑过方紫瑜的脸颊,然后在她肩头拾起了一根掉落的长发。

    方紫瑜心尖颤动的厉害,脸上瞬间就炸开了一朵红云,蔓延到耳根。

    “中午,我们一起吃饭。”顾泽城的声音,带着魔力,充满蛊惑。

    方紫瑜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木纳地点点头,回应了一个“好”字。

    “去忙吧。”顾泽城笑着,又道,“对了,资料你看完,下午让你的助理送上来就好。”

    “好。”

    ......

    总裁办公室的门外,amy看着门口几步这外的苏沫,相当的困惑。

    话说前两天他们的总裁大人还对苏沫情有独钟的样子,怎么方紫瑜一来,苏沫立刻就被淘汰了。

    况且,以前从来不见他们的总裁大人玩办公室恋情,现在这是玩哪一出啊?

    哎!总裁心,海底针。

    她这个小秘书,真的完全看不懂。

    苏沫站在顾泽城办公室几步之外的地方,注意到amy打量的有丝怪异的视线,她只是笑笑,没有动。

    不一会,方紫瑜就出来了,看到方紫瑜那红的不正常的脸色和她嘴角那再开心不过的笑容,苏沫心下了然。

    唇角微微扯了扯,心中仿佛被塞了一团棉花,闷的她有些不舒服。

    “沫沫,我们走啦。”

    方紫瑜轻快的身影越过苏沫,走向电梯口。

    苏沫努力将胸腔中的那一口闷气呼出,大步跟上了方紫瑜。

    电梯里,方紫瑜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小心情,一把抱住了苏沫,扒在她的肩头笑的花枝乱颤。

    苏沫看着方紫瑜,眉心不由微蹙,她如果再看不出来,就是瞎子。

    方紫瑜,芳心萌动了。

    “笑的这么开心,顾总裁给你糖吃了?”

    其实苏沫心里很清楚,顾泽城那样倾世华丽的魅惑,无人能挡。

    或许,很多时候,只需要他轻轻地勾一勾手指,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那么,便会有无数的女人愿意为他生,为他死。

    不过,还好,顾泽城在她面前,从来都不是那样的。

    “他约了我中午一起吃饭。”这么开心的事情,方紫瑜当然忍不住要跟苏沫分享。

    看着方紫瑜那像花儿般幸福娇羞的模样,苏沫不由心底叹息一声。

    方紫瑜,中毒了。

    “紫瑜,你喜欢上他呢?”

    方紫瑜站好,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看着苏沫,几乎是想都不想便点头,“沫沫,我知道顾少言是个人渣,你恨他。也知道,顾泽城身边美女无数,更加知道,自己比起顾泽城身边的那些女人来,不一定就比她们优秀。”

    说着,方紫瑜深吸了口气,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但是,我是真的抵抗不住顾泽城的诱惑,如果我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我就不是顾泽城的菜,自己不会成为他真正喜欢的那个女人呢?”

    听着方紫瑜的话,苏沫垂下了双眼,眼里最后的一丝亮光都黯淡了下去。

    是啊,方紫瑜都这样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难道,要告诉方紫瑜,顾泽城已经结婚了,而且,她就是他的妻子么?

    但是想到因为知道顾泽城娶了她后而勃然大怒的顾婉悦,苏沫就纠结了。

    如果现在她和顾泽城结婚的消息传出去,那给顾泽城带来的负面影响,就将不是一点两点了,那样的后果…不可估量。

    “紫瑜,感情的戏,太辛苦了,你千万不要太认真。”

    方紫瑜一笑,她当然明白苏沫话里的意思,苏沫是受过伤害的女人,而她的春天,才刚刚开始而已。

    “好啦,我知道的,就算最后只是被顾泽城玩了一把,那也没什么,反正被他玩过的女人多的去了。”

    苏沫苦笑一下,再不多说什么。

    *****************************

    中午,大家都去吃饭了,只有苏沫还坐在办公桌前研究方紫瑜从顾泽城那里带回来的那一叠资料。

    她的办公桌恰好靠近落在窗,无意间一侧头,就看到顾泽城的红色法拉利从地下车库里冲了出来,就犹如当初的顾泽城一样,那样突兀而强势地闯入她的视野。

    苏沫看着,那红色的法拉利如一道幻想,快速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合上手中的资料,苏沫不由抬手拧了拧眉心。

    好累!

    突然想到猫先生店里的咖啡,那种苦涩后带着甘甜醇香的味道,她突然就喜欢上了。

    锁了电脑,将重要的资料放入抽屉里锁好,苏沫离开办公室去了猫记甜品店。

    ......

    苏沫发现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每次只要她来猫记甜品店,猫先生一定都会在。

    难道猫先生一天24小时都守在店里的吗?

    可是,这明明只是他的分店而已,他没理由一天24小时呆在同一家分店。

    如果真的说每次都只是巧合,那也太巧了吧。

    推门看到猫先生那温暖清润的笑容,苏沫整个心身都轻松了下来。

    有猫先生在的猫记甜品店,仿佛已经成了苏沫的一片净土,只要踏入,便能瞬间净化她的心灵,变得纯净而美好。

    这次,苏沫没有走向窗口的位置,而是坐到了吧台。

    尽管经过化妆品的遮掩,猫先生还是一眼便看出了苏沫的疲惫。

    因为她的眼底,有明显的血丝。状丰医扛。

    不过,猫先生却什么也没有问,只是让服务生端来了一碗热腾腾的芋圆红豆沙。

    苏沫一笑,不过她现在是真的没有什么味道,只想喝一杯苦咖啡。

    “我是来喝咖啡的。”其实办公室里也可以煮咖啡,只是她就是不想呆在那里。

    猫先生也笑,“空腹喝苦咖啡,很伤胃。”

    苏沫抬眸看向猫先生,足足怔了五秒。  [ 首发

    她确实连早餐都只是吃了一口,但问题是猫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猫先生只笑,并不打算解决苏沫眼中闪动着的疑惑。

    兀自又拿了一块全素的三明治,推到苏沫面前,猫先生看着他,仍旧笑的温润,“把这些吃了,我去替你煮咖啡。”

    苏沫敛眸,笑了,眼里突然就漾起了丝丝水光。

    虽然在她的记忆里,她和猫先生真的算不上很熟。

    但是,他于她,却真的胜过了老朋友,仿佛亲人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