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真的想不到顾少言会问出这样的话来,不由一阵冷笑,“顾少言,你不配做小绿芽儿的爸爸。”

    听着苏沫的话,顾少言彻底怒了。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倒流,扬手就要朝苏沫脸上甩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另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顾少言,你确定你要打我的女人吗?”

    苏沫朝顾少言的身后看去,顾泽城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正浅笑着相当闲适地朝他们这边走来。

    顾少言扬到半空中的手生生顿住,想到离婚典礼那天的场景,和今天的何其相似,一瞬间便在心中肯定了,顾泽城,就是面具男子。

    转身,顾少言半眯着双眸,凌厉的目光恨不得将顾泽城凌迟。

    顾泽城眼角的余光瞟了顾少言一眼,满目温柔地看着苏沫走到她的身边。长臂一揽,将苏沫抱进怀里。

    苏沫有些怔然于顾泽城的举动,不过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诧异。

    顾泽城搂着苏沫,毫不吝惜地在苏沫的发顶上落下一吻,浅笑魅惑地道,“以后,见到苏沫,要叫大嫂,知道吗?”

    顾少言双手握紧成拳。脸色阴的可以滴出水来。

    苏沫有些错愕地侧头看顾泽城,没想到他居然会在顾少言面前这么大方地就承认了他和她的关系。

    他不是说,不能让公司的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么?更何况这个人是顾少言。

    “大哥,你觉得如果爷爷知道了你娶了曾经的弟妹,他会怎么样?”

    顾泽城一笑,不屑至极,“少言,你越来越不懂事了,也太不了解爷爷的心思了。”

    顾泽城挑了挑眉,又相当讽刺地道,“也是,从来都没有跟爷爷在一起生活过的人,怎么可能会了解爷爷的心思。”

    顾泽城虽然笑着,可是话语里的冷戾,却让顾少言不禁打了个寒战。

    顾少言不会不明白,顾泽城和他。在顾家,在老爷子心里,那绝对有着云泥之别。

    顾泽城是名正言顺的顾家长子,而他,只是没名没份的私生子一个罢了。

    想到这些,顾少言不得不暂时吞下眼前的怒气,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我不说。爷爷就永远也不会知道了吗?”

    顾泽城一笑,“你最好是不要说,否则后果会很糟糕。”

    话落,顾泽城搂着苏沫迈开了脚步,“我们走吧,老婆。”

    苏沫被顾泽城半搂半抱着,听到“老婆”这两个字,不由浑身一颤,感觉怪极了。

    ......

    顾泽城搂着苏沫,直接进了电梯。

    一直被顾泽城如此亲昵的搂着,苏沫很不习惯,待进了电梯之后,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从顾泽城的臂湾里退出了出来。

    顾泽城按下地下车库的按键,然后转身。看着避到电梯角落里的苏沫。

    “怎么,我这个老公,让你很害怕?!”

    苏沫抬眸迎着顾泽城的目光,问道,“顾泽城,为什么你要在顾少言面前那么大方的承认我们的关系?”

    顾泽城不是说过,不能让公司任何的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么。

    顾泽城笑,笑容俊逸而温柔,眉目生辉。

    抬手,顾泽城的指腹轻轻地抚过苏沫白玉无暇的脸庞,反问道,“怎么?你不想在顾少言面前承认我是你的老公吗?”

    顾泽城的话,太过高深,甚至是诡异,让苏沫的心里瞬间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撇开视线,苏沫不再看顾泽城,“我没有。”

    “没有吗?”顾泽城扬唇,唇角蔓延开无限自嘲和诡异的气息,“那你背着我,又找了一个新‘老公’,而且,带着你的新‘老公’去见了我未曾见过的岳父大人。”

    顾泽城挑起苏沫的下巴,低头压近,在离苏沫的脸一公分的距离停下,深邃如古井般的墨眸盯着苏沫的眼睛,无限低沉的嗓音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苏沫的眉心蓦地一蹙,她没想到,顾泽城居然还一直派人监视着她。

    再次撇开视线,苏沫不想跟顾泽城解释任何一句。

    如果他真的有一丝一主毫的在意她,就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更加不会不明白她这样做的苦衷。

    看到苏抹撇开的视线,顾泽城挑着她下巴的手猛然用力,眼里倏地就汹涌起一抹浓到化不开的痛恨来。

    “看着我,说,是怎么回事?”顾泽城压抑地低吼。

    下颚的痛意传来,苏沫倔强地与顾泽城对视,同样地低吼道,“顾泽城,你让我说什么?”

    “说,谁是你的老公,你爱的人是谁?”

    爱的人是谁?!

    苏沫笑了,讽刺极了。

    “顾泽城,我不爱你,我一点都不爱你。”

    凭什么,凭什么他可以对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凭什么他可以随意的搂着女人高调地出现在媒体面前,凭什么他可以随意地把她的尊严踩在脚下,却还要来要求她爱他。

    顾泽城的俊眉倏尔紧拧,盯着苏沫的目光仿佛食人的巨浪,只想将苏沫吞噬。

    就在电梯“叮咚”响起的这一刻,顾泽城拽住苏沫的手腕,拉着她就出了电梯。

    顾泽城的力道实在是太大,苏沫被拽的生痛,可她却没有挣扎,因为如今的她太明白了。

    一切的挣扎都只会换来顾泽城更加的暴戾。

    拉着苏沫,顾泽城来到车前将后座的车门拉开将苏沫甩进了车里,又将门狠狠甩上,然后自己从另一侧也上了车。

    “去医院。”顾泽城冷声吩咐司机。

    原本苏沫已经不打算做任何反抗,也不关心顾泽城会带她去什么地方。

    可是,当她听到“医院”两个字的时候,轻易地就慌了。

    “顾泽城,你要干什么?”

    顾泽城侧头看着苏沫,狭小的汽车空间里,全数弥漫着他的沉沉怒意。

    “干什么?!”嘴角勾勒起,是如霜般的冷意,“当然是去医院看望我的岳父大人,让他知道,他的女婿到底是什么人。”

    顾泽城的话音才落下,苏沫就彻底害怕了,一把抓住顾泽城的手臂,之前所有的桀骜与倔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除了害怕,苏沫眼里就只有哀求。

    “顾泽城,我错了。”苏沫卑微地哀求,“对不起,我错了,求你,不要去医院,不要让我爸爸知道我们的关系。”

    顾泽城一把掐住苏沫的下巴,迫使她仰起头看着他,笑容冰凉而肆意地道,“为什么不去?为什么不要我的岳父大人知道真相?”

    苏沫摇头,拼命地摇头,一想到顾泽城拉着自己出现在苏敬致面前的后果,她的眼泪就控制不住地滑出眼眶。

    “对不起,刚才的话我收回。”现在,除了求顾泽城,除了让他开心,她别无它法,“我爱你,我爱的人是你,我爱的人只有你。”

    听着苏沫那么敷衍而卑微的话,顾泽城掐着她下巴的手徒然用力,眼里的怒火几乎快要喷薄而出,“苏沫,你现在说,已经晚了。”

    苏沫彻底慌了,凑上前,想都不想的就吻上了顾泽城的双唇,双手攀上他的脖子,整个人贴上去,极尽技巧地吻着,讨好着,模糊地呢喃着,“我爱你......顾泽城......我爱你......我真的爱你......”他木场圾。

    苏沫的吻太诱人,太热情,轻易间就扰乱了顾泽城的阵脚,如甘泉雨露般,一点一点浇灭着顾泽城胸腔中的怒火。

    很快,顾泽城就变被动为主动,伸手扣住苏沫的后脑勺,更加深入地吻着她。

    只是,当苏沫的泪水不听话的滑下,没入两个的唇齿间,那咸咸涩涩的味道四溢开来的时候,顾泽城倏地就清醒了过来。

    齿贝落下,他狠狠地咬了苏沫的下唇一口。

    苏沫吃痛,闷哼一声,本能地退回。

    “怎么,吻我,就让你觉得如此委屈和痛苦吗?”顾泽城看着苏沫,胸腔里的怒火被重新点起。

    苏沫万般无助地摇头,唇角的鲜红一点点地渗出,沿着嘴角滑下。

    看着眼前模糊的顾泽城的俊颜,苏沫无助而惶恐地一点点往车窗的方向后退,最后紧贴车窗,缩成一团,泪如雨下。

    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谁能告诉她,她要怎么做,到底要怎么做?

    “顾泽城,我爸爸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求你,求你......不要伤害他,不要伤害他......”

    顾泽城看着眼前卸下浑身所有的刺,脆弱的像一个漂浮在掌心的水泡的苏沫,想起当年苏沫母亲去世时在她心底那久久挥散不去的哀痛。

    他的心,瞬间就软了。

    伸手,指腹落在苏沫的唇角,一点点为她拭去嘴角那鲜红的液体,然后一把将她拉过来抱进怀里。

    紧紧地抱住,用尽全身的力气抱住。

    低头,他吻着她的发丝,温柔至极地轻声呢喃道,“好,不去了,我们不去医院了。”

    顾泽城的话,不管是阴冷的、霸道的、讥诮的,或者是温柔的,对苏沫从来都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她总会莫名地、无条件地就相信他。

    点头,浑身颤抖的苏沫窝进顾泽城的怀里,在那里,她突然就感觉到了一丝温暖,还有一丝安宁。

    “我想回家,我想初初。”

    “好,我们回家,回家。”

    ***************************

    这一晚,顾泽城终于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抱着苏沫,一觉睡到了天亮。

    初初醒来,亲了亲睡在自己身边的妈妈,又爬到另一边,亲了亲爸爸。

    “粑粑麻麻,天亮了,起床了。”

    初初“呵呵”笑着,叫爸爸妈妈起床,今天的她,醒的特别早。

    初初吻顾泽城的时候,他就醒了,此时听到她稚嫩的声音,睁开双眼,第一眼便是低头去看睡在自己怀里的苏沫。

    此时的苏沫却并没有醒来的迹象,只是在他的怀里动了动,找了个更舒适的姿势,继续睡。

    看着眼的如此恬静安稳的苏沫,顾泽城的心,一如昨晚,柔软的一塌糊涂。

    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了吻苏沫的发丝,顾泽城小心翼翼地松开怀里的苏沫,坐起来,抱起初初,压低声音道,“我们先起床,让妈妈再睡一会,好不好?”

    初初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想了想,点头,“好。”

    顾泽城一笑,亲了亲初初的粉嫩嫩的小脸,抱着她下床,出了卧室,轻轻地关上了门。

    ......

    苏沫一觉醒来已经快上午九点了,看着头顶奢华的水晶吊灯,想到昨晚顾泽城对自己温柔呵护至极的样子,苏沫的心里就涌起一丝久违的温柔,甚至是悸动。

    这种感觉,是多久没有过了。

    可是,苏沫困惑了。

    她越来越看不明白顾泽城了。

    明明上一秒,他还那样高高在上的欣赏她的痛苦与无助,为什么下一秒,他却要那样动容地将她收进怀里,有尽心力的去呵护。

    难道,顾泽城真的是个变态狂么,有着双重人格的变态狂?!

    下了床,苏沫走到落地窗前,拉开厚重的窗帘,低头往下看去,霎时就挪不开视线了。

    绿油油的草地上,金灿灿的阳光下,身形如玉的顾泽城就站在其中,手里拿着一个玩泡泡的工具,手轻轻挥动,无数七彩的泡泡如变魔术般的在空中飘舞来。

    初初仰着头,举着双手,满脸欢笑着去追那些在空中飘舞的七彩泡泡。

    如此平常的一幕,却吸引了苏沫所有的注意力,美好的让人窒息。

    顾泽城,他是有多么的爱初初的亲生妈妈,才会成为如此的一个好爸爸。

    突然想起画室里的画,苏沫情不自禁地就朝画室走了去。

    看着画里面眉眼轮廓跟自己一模一样,甚至是连神情都跟自己没有多大差别的人,苏沫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相像的人。

    或者说,画中的人是她的双胞胎姐妹,只是她从来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个双胞胎姐妹存在罢了。

    不,她要搞清楚,这一切,倒底是怎么回事。

    ......

    洗漱完,苏沫换好了衣服下楼来到花园。

    还在追着泡泡的初初看到出现的苏抹,立刻就朝苏沫扑了过去,指着还在空中飘舞着的泡泡,笑呵呵地道,“麻麻,泡泡好好玩,麻麻陪初初一起玩,好不好?”

    苏沫抱起初初,理了理初初额前有些凌乱的刘海,又亲了亲她的小脸蛋,“好呀,妈妈陪初初一起玩。”

    这时,顾泽城将手中玩泡泡的工具交给佣人,走到苏沫和初初面前,动作自然而亲昵地一手揽过苏沫的肩膀,一手揉了揉初初的发顶,“我们不玩了,先吃早餐,吃完早餐,爸爸妈妈再陪你一起玩,可以吗?”

    这么晚了,顾泽城和初初都还在等着她吃早餐吗?

    苏沫诧异地侧头去看顾泽城,只见他眉目温和,笑容俊透,深邃清亮的眸子里满是宠爱。

    “你们在等我吃早餐吗?”

    顾泽城看着苏沫扬唇一笑,笑容那样的魅惑人心,又那样的让人感觉不真实。

    “要不然呢?”

    顾泽城的话,比他的笑容更加蛊惑人心,可是想到画室里的那些画,苏沫澄亮的眸光突然就黯淡了光泽。

    因为,答案再明显不过,顾泽城对她所有的好,都只是因为她和画中的女人长的太像了。

    她,只是一个替身。

    ......

    吃早餐的时候,夏桑清打来电话,想起昨晚的事情,怕顾泽城听到她和夏桑清通电话又会惹得顾泽城爆怒。

    所以苏沫挂了电话,看了看一旁的初初继续低头吃早餐,可是脸上却显出一丝不安来。

    “干嘛不接?”只要看苏沫表情的变化,顾泽城便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

    苏沫眼眸低垂,不敢去看顾泽城的眼睛,若无其事地回答道,“不重要的电话,不接没关系。”

    顾泽城俊眉微拧,放下手中的筷子,眼底的神色复杂的让人难以琢磨。

    她在害怕他?!

    她为什么要害怕他?

    曾前的苏沫,何时害怕过他,她总是会第一时间告诉他所有的事情,不会对他有任何的隐瞒。

    他想要的苏沫,从来都不是现在这样子的。

    “苏沫,以后,我不希望你有任何的事情隐瞒我。”顾泽城的语气,霸道而无奈,却带着一丝温柔。

    苏沫不由嘴角一扯,扬起一抹嘲弄。

    “我还有什么需要隐瞒你的嘛,我的所有举动,你不是最清楚不过吗?”

    顾泽城看着苏沫,清亮的眸光里有了丝丝动容,他再也不想否认,看到她痛苦无助,他会比她更痛苦更无助。

    他不需要她成为一只全身竖满倒刺的刺猬,他需要的,是一个愿意把全心身都交给他的苏沫。

    “好,以后,我不会再让人监视你。”

    苏沫抬眸看向顾泽城,有些不敢相信他竟然这么轻易地就做出了让步。

    不过,顾泽城派人监视她,原本就是他的问题。

    “不过,”就在苏沫微微有些诧异的眼神下,顾泽城又说道,“以后任何事情,你都不可以再隐瞒我。”

    苏沫点头,她原本就没有什么事情是有什么好隐瞒的,做为交换条件,也未尝不可。

    就在这时,苏沫的又响了起来,仍旧是夏桑清打来的。

    “接吧。”顾泽城浅扬着唇角,闲适地等着苏沫接通电话。

    苏沫也不再多做犹豫,接通了电话。

    “小沫,今天是周六,你和慕容谦有空吗?要是有空,你们俩来医院,慕容谦可是说了要来陪我下棋的。”电话那头居然是苏敬致。

    苏沫几乎是下意识地就瞟了顾泽城一眼,明明他听不到苏敬致所说的内容,但是她就是心虚的不得了。

    “好,爸爸,我知道了。”

    “小沫呀,爸爸看得出来,慕容谦是个好男人,把你交给他,爸爸也放心。”

    苏沫低下了头,完全不敢让对面的顾泽城看到自己的眼睛,声音也不自觉地若了几分,“嗯。”

    “那你们早点来医院,爸爸等你们。”

    “好。”

    顾泽城将苏沫所有的反应一一看在了眼里,看着苏沫匆忙挂断电话,他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麻麻,你的爸爸是外公吗?”苏沫才挂断电话,一旁的初初就仰着小脑袋好奇的问。

    苏沫不敢去看顾泽城,只是看着初初,抚了抚她的发丝,心虚地笑着道,“是啊,妈妈的爸爸,就是初初的外公。”

    初初立刻拍着手,小脸上全是兴奋地道,“初初要见外公。”

    苏沫秀眉不由一蹙,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初初了。

    顾泽城看着苏沫,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尽力平和地问道,“怎么,你还是打算不认我这个丈夫?!”

    “不是的。”苏沫一下子又慌了,几乎是不加思考地就摇头,“顾泽城,给我一点时间,至少,等我爸爸恢复出院后,我再跟他解释。”

    “解释什么?”看到苏沫的慌乱,顾泽城的嘴角竟然情不自禁地扬起一抹笑意。

    “解释清楚我的丈夫其实是你,不是别的其他的人。”

    顾泽城垂眸,眼底闪过一抹前所未有的愉悦与满足,嘴角的笑弧更是放大,绚烂的如冬日里的阳光般。

    苏沫终于承认,他是她的丈夫了。 -~%%无弹窗[email protected]++

    “吃完早餐,我和初初跟你一起去医院。”收起眼底的那抹浓烈的愉悦与满足,顾泽城抬眸再看向苏沫,眼底已经恢复一片淡然的清亮。

    苏沫真的不理解为什么顾泽城到了现在还要对她咄咄相逼,那么昨晚的温柔疼惜,又算得了什么,难道真的只能成为片刻的回忆吗?

    秀眉紧蹙起,苏沫眼里多出一抹恳切的哀求来,“顾泽城......”

    “我和初初跟你去医院,并不是为了去看你爸爸,你别想多了。”

    苏沫倏尔一怔,即刻明白过来顾泽城的意思,眼里的那抹哀求瞬间就一种叫做感激的东西所取代。

    可是,她为什么要感激他,难道,他伤害她才是理所当然的吗?

    垂眸一笑,苏沫还是说了一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