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员工通道才进入宴会大厅,苏沫就接到了张珊的电话,

    “苏沫,你在哪里?”张珊在电话那头。明显的不高兴,“首席设计师已经到了,别忘了,你今晚的任务就是陪着你的老板。”

    苏沫已经习惯了张珊的语气和态度,自然不会有什么反感,“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宴会厅门口接她。”

    “那快点过来,马上就到了,记住,你的新老板叫方紫瑜,穿了一条浅蓝色的鱼尾拖曳长裙。”

    “好。”

    挂了电话。苏沫立刻就朝宴会厅大门口去。

    还好她跑的快,先一步到了大门口,正她苏沫心里松了口气的时候,两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紧接着,是司仪的声音响起,告知大家顾泽城的到来。

    顾泽城看到门口处的苏沫,扬唇笑了笑,手臂更加用力地将方紫瑜朝自己的身上带。

    苏沫看着顾泽城和方紫瑜那亲昵的姿态,开始还微微愣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瞬,她便释然了。

    此时此地,不管从哪方面想,顾泽城搂着方紫瑜出场,都是合情又合理的。

    便何况,在外人眼里。顾泽城仍旧是一个钻石单身汉。

    待走近,张珊立刻指着苏沫为方紫瑜介绍,“方小姐,这位是苏沫,她将会是你进入世华后的助理。”

    苏沫很是自然优雅地一笑,向方紫瑜伸出手,“紫瑜。现在开始,你就正式成为我的老板了。”

    方紫瑜笑着看了眼顾泽城,然后伸出双手去抱住了苏沫,“谢谢你,沫沫。”

    她是真的太谢谢苏沫了,如果不是苏沫,她永远只有远远站着看顾泽城的份,哪有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机会,成为顾泽城的女伴。

    苏沫轻轻拍了拍方紫瑜的后背,“不用。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张珊诧异地看着这一幕,“你们…你们认识?”

    方紫瑜松开苏沫。“对啊,我们是好朋友。”

    张珊嘴角抽了一下,什么也没有再说。

    顾泽城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里,仍旧浅笑魅惑地将视线投向方紫瑜,但是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看的人不是方紫瑜,而是苏沫。

    看着苏沫完全一个好朋友好助理的样子一脸灿然的笑容,根本不正眼看他一眼,甚至是丝毫不受他的影响,他浅笑风华的外表下渐渐涌起一抹怒火。

    好啊,既然苏沫对方紫瑜这么大方,那他倒要看看,她可以大方到什么程度。

    扬唇一笑,顾泽城向前一步又伸手搂住方紫瑜的腰,语气低沉带着温柔地道,“紫瑜,我们进去吧。”

    顾泽城的一句“紫瑜”,仿佛巫蛊般迷惑了方紫瑜,脸上瞬间炸开了一朵红云,受宠若惊地看向顾泽城。

    顾泽城低头看着方紫瑜又是一笑,无限温柔,半搂半抱着她走向宴会厅的中央。

    苏沫看着眼前那两个亲密相贴的身影,垂眸一笑,澄澈清亮的目光黯淡了光芒,然后抬脚,不远不近地跟在了后面。

    ......

    主角都到齐了,晚会自然很快就正式开始了。

    按照流程,大家先欣赏此次获奖的作品,不仅是样稿,实物也已经在最短的时间里被打造了出来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大家自然都被获奖的梦幻般的珠宝所吸引,纷纷赞叹。

    接下来,就是颁奖环节,看着方紫瑜做为今晚最大的赢家站上主席台从顾泽城手里接过一切的荣耀,苏沫心里,还是涌起了那么一点点失落。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颁奖结束,众目睽睽之下,顾泽城走到方紫瑜面前,邀请她跳第一支舞。

    “沫沫,你不用陪我了,你自己随便活动吧。”方紫瑜将手伸出给顾泽城,回头对着身后的苏沫道。

    苏沫点头一笑,看着顾泽城搂着方紫瑜,滑进了舞池。

    “苏小姐,我可否有荣幸邀请你跳一曲?”

    苏沫侧头,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今晚的第二大赢家,那枚戒指的设计师者——萧峻。

    苏沫摇头,礼貌地笑了笑,“对不起,我怕不太方便。”

    萧峻见苏沫不愿意,也不勉强,轻抿了一口手中的白葡萄酒,笑着道,“其实以苏小姐的才华,又何必屈居人后,坐在一个助理的职位上。”

    苏沫微微有些诧异地看着萧峻,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话这么笃定。

    萧峻又笑了笑,笑容俊逸,解释道,“我是a大设计系毕业的,比你,只晚了一届,应该说,你是我的学姐,我从大一入学,便开始关注学姐的设计作品了,而方紫瑜,她似乎......”

    苏沫了然,淡淡一笑,开口阻止萧峻即将出口的话,“谢谢你以前的关注,既然大家都有幸进了同一家公司,成为同事,那以后就好好的一起工作,友好相处。”

    苏沫的警告点到即止,不管萧峻有没有看出什么来,她都必须先打预防针,因为她不想因为这件事情,伤害到方紫瑜,更加不想伤了她和方紫瑜的感情。

    萧峻微微一怔,随即又恢复脸上的笑容,举起酒杯很有礼貌地轻轻碰了一下苏沫的杯子,轻抿了一口酒后道,“当然,能和学姐共事,是意外惊喜,也是我莫大的荣幸。”

    苏沫回以礼貌一笑,也轻抿了一口酒,然后转身走开了。

    她真的好闷,好想出去透透气。

    只是苏沫不知道,那几道一直紧紧追随她的目光,在她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徒然收紧。

    ......

    端着酒杯,苏沫来到了酒店的花园,随便找了块大石头便坐了下来。

    晃动酒杯中晶莹剔透的液体,苏沫举起,仰头望着夜空中寥寥无几的半明半灭的星星,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怎么,一个人喝闷酒?”

    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来,苏沫不用看,都能想像此刻她身后的顾少言的嘴脸。状岁围弟。

    眉心微蹙了一下,苏沫起身便打算走开。

    顾少言却并不打算轻易让苏沫离开,快步向产便拽住了苏沫的手腕。

    苏沫猛然回身,一巴掌便甩在了顾少言的脸上。

    “顾少言,这一巴掌,是打你不该对一个和你没有关系的女人动手动脚。”苏沫看着顾少言,眼里没有愤怒,声音也是平和的,像是友好的提醒。

    顾少言完全没有预料到苏沫会有如此的举动,挨了一巴掌又怔了两秒之后才回过神来,眼底倏地就染上了怒火。

    “苏沫,你在找死吗?”顾少言抵着后牙槽,“别忘了,你现在只是世华的一个小职员。”

    苏沫嘴角一扯,扬起一抹嘲弄,“是吗?难道你真的以为我吃错了药,进世华只是为了做一个可以任由你欺凌的小职员吗?”

    苏沫了解顾少言,在外人面前,他不可一世,是高高在上的顾家二少爷。

    可是在顾家,他不敢对顾家的老爷子说一个“不”字,更是被顾泽城压的死死的,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苏沫的话,充满挑衅,顾少言怎么会听不明白。

    “说,你和顾泽城是什么关系?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 [~]  更新快

    苏沫笑,灿烂而妩媚,又不失大气优雅,一如往日那个光芒万仗的深南市第一名媛。

    凑过顾少言,苏沫千娇百媚的声音在顾少言的耳旁呵气如兰地道,“当然是爬上他的床,取悦他,哄他开心啊。”

    顾少言一听,脸色倏地就绿了,瞪着快要冒火地低声怒问,“什么时候的事?”

    苏沫仍旧笑的妩媚,优雅地吐出三个字,“你说呢?”

    “苏沫,你......”

    顾少言气的咬牙切齿,自从苏沫怀孕,两年来,他便没有碰过苏沫。

    想到这,顾少言眼底的怒火更盛,简直要吃人般,差点咬碎了满口的牙齿问道,“小绿芽儿,她是不是我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