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和猫先生一起来到医院的时候,苏敬致还没有醒来。

    夏桑清看到猫先生,礼貌地笑了笑,然后有些好奇地看向了苏沫。

    苏沫向夏桑清介绍了猫先生。然后把夏桑清拉到一边,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夏桑清轻蹙着眉着看向苏沫,有些担心地问题,“小沫,你真打算一瞒着你爸爸吗?”

    苏沫淡淡笑了笑,全是苦涩,“能瞒多久算多久吧。”

    夏桑清心里叹了口气,她怎么可能不明白苏沫的想法呢。

    什么也没有再多说,夏桑清给猫先生倒了水,然后又去洗了些水果。

    坐了没多久,苏敬致便醒了过来。没等苏沫和夏桑清开口,猫先生便主动站起身来叫了一声“爸”,然后伸手去扶起想要坐起来的苏敬致。

    苏沫因为猫先生那声再自然不过的“爸”微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立刻介绍道,“爸爸,这是慕容谦。”

    听到猫先生叫自己“爸”,苏敬致自然是不用想都知道了他的身份,待在床头坐好之后,便开始细细打量起了猫先生。

    看着眼前大气温雅的男人,苏敬致满意地点点头,“听小沫说,你是做生意的,最近生意怎么样?”

    猫先生嘴角保持着温润的笑意,从夏桑清手里接过水杯拿给苏敬致。点头道,“我开了些甜品连锁店,生意还不错。”

    “甜品连锁店。”苏敬致点头,“恩,小沫喜欢甜的。”

    “是,她喜欢吃甜的,怕苦。”猫先生很自然地回答道。

    苏敬致听着猫先生的回答。愈发的满意了。

    他从来就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个什么大富豪或者高官,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找到一个全心全意对她的人。

    看猫先生,和苏沫结婚也不过十来日,就能了解了苏沫的喜好口味,这证明他对苏沫是真的上心了。

    看着猫先生,苏敬致仿佛找到了知己般,开始和他聊起了苏沫的事情,又渐渐聊到了其它方面。

    生意、经济、政治,最后到人生,无所不聊。直到苏敬致又累了,猫先生才扶着他躺下。等他睡着后,才和苏沫一起离开。

    走出医院,苏沫满心感激地侧头看着猫先生,眼里竟然闪动着晶莹的泪花,“真的很谢谢你,你让我爸爸很满意很开心,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猫先生第一次看到如此脆弱的苏沫,心湖微漾,神情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笑了笑道,“你方便的话,我随时可以陪你一起来看苏伯父。”

    苏沫点头,感激的话压在胸腔里,无法表达,压抑了良久,最后也只说出一个字,“好。”

    猫先生笑,笑容俊逸明朗,如阳光般,轻易便照进了人的心里,舒适又温暖。

    ******************

    离开医院,正当苏沫纠结着要回公司还是要回小叠山的时候,她的响了,是方紫瑜打过来的。

    “沫沫,你现在有空吗?可不可以来帮我挑礼服,给我今晚的造型做参谋?”

    今晚世华国际的珠宝设计大赛颁奖晚会,方紫瑜是主角,当然一丝都不能马虎。

    而苏沫是曾经深南市的第一名媛,参加过的各种大大小小的宴会数都数不清,对于什么场合配什么礼服造型,自然最有心得。

    这种小事,苏沫自然是想都不用想便答应了,更何况,她也想在晚会之前告诉方紫瑜,其实她也在世华国际的珠宝设计部上班,而且会是她的助理,不要让方紫瑜在晚会上见到她的时候太意外。状岁土扛。

    挂了电话,和猫先生道别后,苏沫直接去了方紫瑜所在的礼服店。

    苏沫到的时候,方紫瑜已经在试礼服了,看到苏沫来,一脸兴奋。

    “沫沫,你说我穿哪件好?”礼服是租的,随便挑。

    苏沫扫了一眼面前的五六件礼服,挑了其中一件浅蓝色的摸胸紧身鱼尾拖曳长裙,然后又挑了一双银色的高跟鞋,“就这件吧。”

    方紫瑜看着苏沫指着的礼服,很具挑战性地蹙了蹙眉头,“这件,太高贵典雅了,我怕我hold不住。”

    苏沫笑了笑,“你今晚是全场的主角,你不高贵不典雅,那你让谁来高贵典雅啊,而且你想想,今晚是你正式入主世华国际珠宝的第一战,这第一战要是赢了,那你这个首席设计师就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听着苏沫跟以前一样完全没有任何抱怨或者责备情绪,甚至是很替自己高兴地为自己做着筹划,方紫瑜突然就有些过意不去了。

    “沫沫,其实,这个首席设计师的职位原本应该是你的。”

    苏沫看着方紫瑜吁了口气,走过去拉起她的手,“紫瑜,其实你真的不用过意不去,要不是你,我哪里能这么快赚到五十万。”

    “那你呢?你推掉了我原来公司的聘请,你打算去哪里上班?”

    苏沫垂眸,“其实,我也进了世华珠宝的设计部。”

    “什么?!”方紫瑜以为自己听错了,“沫沫,你真的进世华珠宝呢?”

    苏沫点头。

    “你在世华珠宝是什么职位?”

    “首席设计师助理。”

    “为什么?”方紫瑜完全不理解,“如果你要进世华珠宝那你也完全可为去做首席设计师,为什么要去做助理?”

    方紫瑜的反应完全在苏沫的意料之中,她也知道,这在方紫瑜眼中看起来如此荒谬的事情,她必须得找个合理的解释。

    “顾少言给我爸爸找到了合适的供体,还帮我垫交了医药费,为了还钱,所以我进了世华珠宝的设计部。”

    方紫瑜瞪大眼睛,“顾少言他终于有点良心发现了?!”

    苏沫艰难地笑了笑,顾泽城说过,不能让公司任何的人知道她和他结婚的事情,她更加不想给方紫瑜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只能让顾少言当一回好人了。

    “我没有办法,只能去求他。”

    方紫瑜心痛地看着苏沫,义愤填膺地道,“这个人渣,那点医药费对顾家来说根本就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他居然还让你还,也不想想他是怎么让你净身出户的。”

    苏沫扯了扯唇角,顾家的兄弟,果然一个更比一个渣。

    看着苏沫只是苦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方紫瑜又问,“沫沫,让你做助理,会不会太委屈?”

    毕竟苏沫不管是在才华还是在出身上,都不应该只是做一个助理。

    苏沫笑着摇头,“给你做助理,总比给其他人做助理要强的多吧。”

    看到苏沫真心的笑容,方紫瑜心里的那点歉疚也消失了,“放心吧,以后有我肉吃,一定不会让你喝汤。”

    苏沫笑,揶揄道,“我喝汤就可以了。”

    ......

    方紫瑜换好礼服做好造型之后,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苏沫,“你要不要挑件礼服?”

    苏沫看了看自己身上,一条浅绿色的及膝长裙,外搭一件纯白色的西装小外套,确实不适合参加晚会。

    但是,现在的苏沫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深南市的第一名媛,如今她只想低调的藏在角落里,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照顾保护好自己最在乎的人就好。

    其它的,她完全不会再去在意。

    “不用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该出发了。”

    方紫瑜会心一笑,心里松了口气。

    如此耀眼的苏沫,如果再好好打扮一下,那今晚所有人的目光,毫无疑问便都是苏沫的了。

    *******************

    晚会定在世华国际集团旗下的六星级酒店,苏沫和方紫瑜到的时候,酒店的大门口已经围满了媒体记者。

    以前的苏沫是媒体记者的宠儿,只怕今天,媒体记者在这样的场合里见到了苏沫,肯定又少不了一番轰炸,到时候各种狗血不实的报导又会满天飞了。

    所以,还没有下车的苏沫不得不选择从后面的员工通道进入酒店。

    方紫瑜牢牢地牵着苏沫的手,手心里全是汗。

    “沫沫,你真的不和我一起走进去吗?”

    苏沫对着方紫瑜安抚一笑,拍拍她的手臂,“别紧张,你只要记住一点,你就是今天晚会的女王,这样就可以了。”

    方紫瑜笑了笑,参加晚会,对于以前的苏沫来说,就像吃饭一样简单,可对她来说却完全不是。

    不过,苏沫说的对,今晚,她才是主角,她要做今晚的女王。

    方紫瑜下了车,站在不远处的张珊和一名公关经理立刻就大步向来过来迎接她。

    除了顾泽城,事先方紫瑜已经和世华珠宝的几位重要的人见过一面了,所以见到张珊和公关经理,方紫瑜优雅一笑,然后被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引领着往晚会大厅走。

    媒体记者见到一身盛装的方紫瑜,以及她身边围着的几个世华国际的人,虽然获奖作品的设计者并没有对外宣布,但是鼻子向来比狗还灵的记者们又怎么可能猜不出来方紫瑜的身份。

    霎时间,所有的镁光灯和镜头都对了方紫瑜,开始不停地闪着。

    方紫瑜第一次体验这种走红毯,被万众瞩目的感觉,自然免不了紧张,但是想起苏沫的话,想起以前苏沫出现在各种红毯上时那高贵优雅的气质,想起自己以后在世华国际珠宝首席设计师的身份地位,方紫瑜很快就淡定了下来,从容优雅地面对所有镜头,一步步走向红毯的那头。

    当方紫瑜就要走进酒店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非比寻常的骚动声,方紫瑜诧异地回头看去,只见所有的媒体记者都跟一窝蜂似地涌向了一辆渐渐停下来的黑色宾利,所有的镁光灯和镜头对镜就要打开的车门,疯狂的闪个不停。

    当车门被拉开,看着慢慢从车里下来的俊美如斯的男人,方紫瑜不由自主的就愣在了原地。

    看到出现的顾泽城,记者们的问题就像闪烁的镁光灯一样开始疯狂地像潮水一样涌向了顾泽城。

    顾泽城双目微眯,薄唇浅扬,目光如电,淡淡一扫,便是风华万千、魅惑众生。

    只不过,今天的他,却并不打算回答记者媒体任何问题。

    助理韩若和几名保镖为他拨开人群,为顾泽城开出一条道来。

    顾泽城抬眸,一眼便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的方紫瑜。

    “顾总,今天晚会,您没有带女伴出席吗?”虽然被保镖拦住,但是有记者仍旧紧追着不放过任何一秒发问的机会。

    顾泽城看着方紫瑜,唇角的弧度渐渐放大,相当好心情地开口回答道,“我今晚的女伴,已经在前面等我了。”

    顾泽城的话,不只是媒体记者们,连前面的方紫瑜也听的清清楚楚,一时间,各种骚动又起来了,而方紫瑜的心里突然就闯进了一只小鹿,心脏开始“扑通”“扑通”地狂跳过不停。

    错愕间,顾泽城已经大步走近,他长臂一伸,绅士又风流地揽住方紫瑜的腰肢,低头看着方紫瑜,浅笑魅惑地问道,“紫瑜小姐,你不介意今晚除了拿奖之外,顺便做我的女伴吧?”

    顾泽城揽上方紫瑜腰间的那一刻,她便忍不住轻颤了一下,连看向顾泽城目光里,都染了几分迷离潋滟光泽,听着顾泽城低沉醇厚却不失温柔的声音,方紫瑜为以自己是在做梦。

    顾泽城却定定地看着方紫瑜,不断地放着电,不焦不躁很好心情地等着方紫瑜的回答。

    一旁的公关经理看到发愣的方紫瑜,凑近压低声音提醒道,“方小姐,总裁等着你的回答。”

    方紫瑜倏尔回过神来,一抹绯色的娇羞爬上脸颊,立刻点头回答道,“当然愿意,能给总裁当女伴,是我的荣幸。”

    顾泽城一笑,搂着方紫瑜,两人一起大大方方地走向宴会大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