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才从医院回到世华国际,便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苏沫迟疑着接通,一听声音,她便知道是谁了。

    顾泽城在那头阴柔柔地道。“苏沫,来我办公室。”

    苏沫看了看时间,离上班还有五分钟。

    本来想说不去,可是还来不及开口,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走进电梯,苏沫微蹙了下眉头,还是按下了顶楼的按键。

    amy看到苏沫出现,已经一点都不奇怪了,很友好地对苏沫笑笑,然后低头工作。

    苏沫也礼貌地笑了笑,径直走进了顾泽城的办公室。

    站在门口敲了敲门,苏沫面无表情地道,“总裁,你找我什么事?”

    正十指如飞地顾泽城瞥了门口的苏沫一眼。简单地命令道,“进来,把门关上。”

    关门?!

    她傻了才会关。

    “马上就是上班时间了,总裁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回去工作了。”苏沫说着转身就准备走。

    “站住。”顾泽城叫住苏沫,发送了刚好写的邮件,然后悠闲地站了起来,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里,勾起唇角慵懒地走向苏沫。“苏沫,不管是上班时间,还是下班时间,只要我要,你的时间就都是我的。”

    苏沫抬眸看着顾泽城,澄亮的双眸里无怒无怨,没有任何波澜。

    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她却莫名地已经很适应和顾泽城这种变态的人相处了。

    不过,当顾泽城将门“砰”的一声关上的时候,苏沫的心尖还是忍不住颤了颤。

    “顾泽城,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别乱来。”苏沫有点慌了。

    顾泽城笑,绚烂的弧度魅惑至极,像圈住自己的猎物一样,他一步步逼近苏沫,将她逼退到了墙角。禁锢在双臂间。

    “顾…”

    下一秒,顾泽城低头,堵住了苏沫的双唇,将她所有想要逃离的借口全部封在了唇内。

    苏沫在心里叹了口气,闭上双眼,承受着顾泽城一如即往霸道的吻。

    与此同时,顾泽城的大手探入苏沫的衣摆,抚上那高耸柔软的丰盈,五指力道不轻不重地开始施展魔力。各种搓、揉、按压,极尽挑?逗。

    苏沫本能地挣扎,可是整个人都被顾泽城的身体死死抵住,她越动,便越能感觉到顾泽城那叫嚣的蓬勃欲望。

    知道自己逃不掉了,苏沫只能安静下来,任由顾泽城发泄。

    顾泽城看着苏沫那极力隐忍,却还是掩藏不住地流露出情、欲的绯色脸颊,唇角渐渐高扬。

    不管是舌尖还是手上的功夫,都更加精道加深了。

    看着苏沫表情一点点的变化,顾泽城满意极了。

    苏沫实在是忍受不住顾泽城高超技巧的挑豆,一声嘤宁破口而出。

    顾泽城满意一笑,终于松开了苏沫。

    顾泽城突然的抽身,反而让苏沫无措了。

    猛然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笑的跟妖孽似的顾泽城,点了欲、火的潋滟双眸狠狠瞪了顾泽城一眼,苏沫转身夺门便逃一般地跑了。

    看着慌忙逃窜的苏沫,顾泽城的心情莫名地大好,不禁扬唇轻笑起来。

    苏沫,其实你一点都没有变。

    ......

    苏沫才钻进电梯,就又响了,又是顾泽城那个变态打来的。

    “你还想怎么样?”一接通苏沫就没好气地问。

    顾泽城笑,“苏沫,刚才忘了告诉你,以后,不准正眼看顾少言,不准和他说话,更不准和他一起吃饭。”他夹私弟。

    苏沫嗤了一声,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这种变态,理他才怪。

    回到设计部,毫不疑问,苏沫又光荣地迟到了。

    张珊双手抱胸踱步到苏沫面前,睨着她道,“苏沫,我的话你是听不明白,还是听不进去?”

    苏沫垂眸,无从辩驳,“对不起,张经理。”

    张珊看到苏沫微肿的波光灵动的双唇,和她还染着绯色的脸颊,虽然她还是个老处女,但是这种画面在电视电影上看的多了,立刻便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很是嫌弃地斜睨了苏沫一眼,冷“哼”一声扭身大步就走了。

    ......

    晚上,苏沫带着初初回房间后立刻就将房门给反锁了。

    可是,这对顾泽城而言根本就不是障碍,而且初初看到顾泽城进来,高兴的不得了。

    左边粑粑,右边麻麻,初初说,“我每天晚上都要跟粑粑麻麻一起睡。”

    顾泽城看着苏沫答的意味深长,“好,以后粑粑麻麻每天晚上都陪初初一起睡。”

    苏沫看着顾泽城那诡异的笑容不禁打了个哆嗦,不过,在顾泽城那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中,她还是很快便睡了过去。

    在苏沫睡的正香的时候,感觉有温热柔软的东西一寸寸地碾压过自己的肌、肤,最后停留在她的胸前。

    苏沫倏地睁开双眼,便发现顾泽城正埋头在自己的胸前。

    “顾泽城,你够了。”苏沫压低声音,声音虽然急,却没有愤怒。

    顾泽城抬头看她,伸出修长的食指压住她的双唇,魅惑的俊颜在柔黄的灯光下妖冶如花,声音带着无可救药地性、感道,“如果你不想每天中午的时候在我的办公室做,那就晚上做。”

    苏沫是真的很想将顾泽城一脚踹下床去,可是想到身边睡着的小家伙,她的想法立刻就打住了。

    更何况,她相信,顾泽城说的到就做得到。

    与其在公司难堪,还不如在家里由着他来吧。

    **********************

    第二天,星期五。

    因为设计部所有的人都要求参加晚上世华国际珠宝设计大赛的颁奖晚会,所以午饭后整个设计部便可以自由活动,只要求晚上七点的时候打扮的漂漂亮亮,然后出席晚会就可以。

    既然整个下午都没什么事情,苏沫便直接离开公司去医院,搭车的时候看到转角处的猫记甜品店,苏沫想起自己答应了苏敬致会带她的新“丈夫”去给他看看,而猫先生又答应了帮她的忙。

    所以,苏沫走向了甜品店,希望她运气好,能在分店里碰到猫先生。

    当走进店里看到正在煮咖啡的猫先生的时候,苏沫豁然间就笑了。

    猫先生看到推门而入的苏沫,嘴角扬起俊朗的笑容。

    “来杯咖啡?!”虽然是询问,可是猫先生的语气里却带着肯定。

    他记得很清楚,苏沫来他的店里,从来不点咖啡,他也从来没有主动给她上过咖啡。

    可是今天看到苏沫眼底淡淡的青色,他便知道她没有休息好,所以想给她上杯咖啡。

    苏沫笑,两个晚上没睡好了,她确实困的厉害。

    “好。”

    苏沫习惯性地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很快,猫先生便将煮好的咖啡端了上来。

    真正懂得品尝喝咖啡的人在喝咖啡的时候是从来不加糖的,但苏沫怕苦,所以不停地加糖。

    “怕苦?!”猫先生看着苏沫好像跟糖有仇似地,所以下意识地就问了一句。

    苏沫点头,“嗯,我不喜欢苦的东西。”

    猫先生一笑,握住苏沫正在往杯子里加糖的手,“怕苦也够了,要不然这就不是一杯咖啡,而是一杯白糖了。”

    苏沫看着被自己挖了近一半的糖盅,笑了笑,放下了糖勺。

    猫先生松开苏沫的手,动作自然,没有一丝尴尬。

    苏沫也很是自然地收回手,搅了搅自己的咖啡,喝了一口,然后看向猫先生,笑,“好像,确实…太甜了。”

    猫先生二话不说,立刻招手让服务生又端来一杯新的咖啡。

    服务生以为是猫先生自己要喝的,所以放在了猫先生的面前,猫先生将咖啡轻轻推到苏沫面前,看着她,“有时候,喝点苦的,并不是坏事,或许,苦过之后,你便能品尝到其中不一样的甘冽。”

    苏沫也看着猫先生,她和眼前这个热情却又斯文儒雅的男人真的没有什么交集,每次的见面,都是在他的店里。

    可是,现在,他们坐下来,却能像老朋友般,彼此真诚相待,卸下所有防备。

    这种人,这种感觉,真好!

    点头,苏沫端起猫先生推到自己面前的咖啡,小心翼翼地轻抿了一口。

    入口,全是苦涩。

    苏沫蹙眉,艰难地咽下。

    可是当她咽下之后,丝丝香甜的味道便渐渐在她的唇?间四溢开来,香醇甘冽的气息在鼻间蔓延萦绕,回味无穷。

    苏沫看着猫先生笑了,“原来你真的不骗人。”

    猫先生也笑了笑,“要不要来点其它的?”

    苏沫摇头,“我吃过午饭了。”

    猫先生立刻便明白了,“我现在有时间,如果你想带我这个‘新丈夫’去看望你爸爸的话,我完全没问题。”

    苏沫感激且感动地笑,和猫先生这样的男人对话,真的一点都不累,很舒服,甚至是种享受。

    “可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苏沫微微有些窘迫。

    第一次见到猫先生,是她大三刚开学的时候,那时她十九岁。

    一晃六年的时间过去了,她完全记不清自己来过猫先生的甜品店多少次,可是,到现在,她都没有问过猫先生真正的姓与名,更别说其它。

    回忆过往,苏沫突然才发现,原来猫先生早就将她当成了朋友,而她,却仍旧还在将猫先生放在几近路人的位置。

    她,真的好自私。

    猫先生笑了,从戴着的围裙里拿出一支铅笔和一张小便签纸,写下“慕容谦”这三个漂亮的字,然后拿给苏沫。

    “我复姓慕容,单名一个谦字。”

    “......慕容。”苏沫重复着这个少有姓氏,“深南市很少有人姓慕容。”

    猫先生点头,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对,我不是深南市人。”

    苏沫看着猫先生,察觉到他并不愿意多说下去,也不再多问,只是笑着道,“我还是觉得,猫先生这个称呼好听些。”

    “那就一直叫我猫先生吧,不需要改口。”

    如果让其他的人也知道了他的真实姓名,可能麻烦也会接踵而致了。

    苏沫点头,又端起了咖啡细细品尝。

    再喝第二口,已然没有那么苦了。

    “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来。”看着苏沫品咖啡,猫先生起身道。

    “好。”苏沫目送猫先生离开。

    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猫先生便又出现在了苏沫的面前。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眼前取下咖啡色围裙的猫先生,倒完全不像是个甜品店的老板了。

    深蓝色的西装外套,乳白色的休闲西裤,纯白色的棉质竖领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任意地敞开着,随性又闲适,又不失优雅大气。

    这样穿着与气质,苏沫倒觉得猫先生完全可以跟韩剧里的长腿欧巴媲美了。

    不,是更美,更有型。

    看到苏沫眼里流露出来的欣赏的目光,猫先生笑了笑,“还需要准备什么吗?”

    苏沫摇头,“不用,你这样很完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