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会后才出办公室,苏沫就接到方紫瑜打来的电话。

    苏沫拿起,出了设计部出去22楼的空中小花园。

    “沫沫,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你上次拿给我参赛的作品获奖了,一等奖。”方紫瑜在电话那头高兴的不得了。

    “嗯,我看到了。”

    “你看到到报导了?”现在媒体都在报导世华国际珠宝比赛的获奖作品,苏沫看到,再正常不过。

    苏沫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对,看到了报导。”

    苏沫暂时还不想让方紫瑜知道自己也在世华旗下的珠宝公司上班,而且将会成为她的助理,这样,方紫瑜说不定会有压力。或许会为了她,放弃进世华。

    毕竟,世华国际珠宝的首席设计师,这样让人垂涎的职位,不是别人想想就能拥有的。

    苏沫不想方紫瑜因为她,而放弃这么好的工作机会。

    电话那头方紫瑜的兴奋之情一下子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愧疚,“沫沫,你会不会怪我没有告诉你,我是去参加世华国际的珠宝设计大赛吧?”

    苏沫微扬唇角,“当然不会,你不需要为了我而放弃任何好的机会。”

    “真的吗?你真的不生气。”

    “真的,我保证不生气。”

    “沫沫,我收到世华国际的首席设计师的聘请书了,如果我去世华上班。你不会怪我吧?”

    苏沫轻笑了一声,“紫瑜,你什么时候做事这么不痛快了,我说了,我是真的不生气,而且,你不需要为了我而放弃任何好的机会。”

    “沫沫。你太好了,我爱死你了。”电话那头的方紫瑜又兴奋了起来,“那100万的奖金我全部给你。”

    这个时候,钱对苏沫来说当然是最大的诱惑,虽然苏敬致的医药费不用担心了,可是以后苏敬致和夏桑清的生活都得靠她,还有一个花钱如流水的夏莎莎。

    “不用,我说了我只要一半就好,我借了你三十万,你再给我二十万就行了。”

    “沫沫。你这样我会心里不安的。”

    “紫瑜,如果不是你来参赛。我连这五十万都拿不到,所以是你帮了我,明白嘛。”

    方紫瑜犹豫了一下,她也了解,苏沫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反复的人,说话向来算数。

    “好吧,那剩下的五十万先放我这里,等你有需要的时候,再找我拿。”

    苏沫笑了笑,“好。”

    ......

    才挂断电话回到办公室里,大家的议论声便又灌进了苏沫的耳朵里。

    “大家快来看,总经理复职了,他今天又回来上班了。”

    “哇,真的耶,这是搞什么?才被撤职了几天,怎么这么快就又回来了。”

    “什么呀,好像你很不想总经理复职一样。”

    “世华国际是顾家的,顾少言是顾家的二少爷,什么撤职复职还不是董事长一句话的事情。”

    “就是啊,这么大一个公司,光总裁一个人看着怎么行,顾少言回来那是早晚的事情。”

    “不过你说,顾少言闹了那么大的丑闻,董事长怎么会这么快就消气了呢?”

    “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孙子,能气多久呀。”

    “咳咳!”张珊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又开研讨会,是吧?总经理回不回来上班跟你们都没有多大关系,你们干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张珊一出现,大家都禁了声,注意到从外面走进来还站在门口的苏沫,大家的视线都?刷刷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在苏沫和顾少言的事情上,无疑,大家都是同情和站在苏沫这边的。

    张珊顺着大家的视线看过去,看着表情淡然什么事情也没有的苏沫,又咳了咳,“苏沫,你现在已经不是总经理夫人了,总经理复职的事,也跟你没什么关系,回位置上做你的事情吧。下个星期一,首席设计师就会来上班了,她来上班之前,你把她所有需要的资料都准备好。”

    苏沫垂眸,淡扬唇角,“好,我知道了。”状讽夹圾。

    张珊又瞄了苏沫一眼,转身进了办公室。

    大家也纷纷向苏沫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没再多说什么,都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工作。

    苏沫扬了扬唇角,回去干活。

    其实,她是真的一点都不关心顾少言的事情,他撤职也好,复职也罢,是真的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

    中午,苏沫和王琳还有其他的几个同事一起去员工餐厅吃饭。

    世华国际之所能不断壮大,越做越强,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它的员工福利待遇相当的不错,其中就包括中午这一顿免费的午餐。

    餐厅的厨师基本可以和五星级酒店的厨师媲美,而且所有食材都是当天采购,很新鲜。

    不仅如此,就餐的环境也很好,跟外面装修雅致的西餐厅可以有一比。

    世华国际的员工餐厅,苏沫来过两次。

    第一次来,是四年前,以顾少言女朋友的身份。

    第二次来,是三年前,那时她和顾少言刚结婚不久,感情很好,是整个深南市最让人艳羡的一对小夫妻。

    “苏沫,你要喝什么汤?”

    “啊!”白辛琪的声音,蓦地将苏沫的思绪拉回,她笑了笑,看了看电子显示屏上今天的菜单,“要份生熟地龙骨汤吧。”

    白辛琪顺手给苏沫拿了一份汤,然后几个人端着选好的饭菜去找位置坐下。

    餐厅的入口处,正带着秘书来员工餐厅吃饭的顾少言一眼便发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苏沫?!

    苏沫怎么会出现在世华的员工餐厅?!

    难道是和顾泽城一起来的?!

    可是转念一想,绝对不可能!

    再四周看看,也确实没有发现顾泽城的身影。

    “苏沫怎么会在这里?”顾少言问身边的秘书helen。

    helen顺差顾少言的视线看过去,立刻也发现了苏沫的身影,“总经理,苏沫现在是珠宝设计部的员工,昨天来上班的。”

    “职位是什么?”

    “好像是首席设计师的助理吧。”

    顾少言眉头一蹙,顾泽城养不起苏沫嘛,居然让她来公司做个小职员?!

    还是说,顾泽城和苏沫的关系,其实并非他想像的那样?顾泽城根本就不是面具男子?

    顾少言突然有些疑惑了。

    ......

    想着吃完饭以后再去医院看看苏敬致,所以苏沫吃的特别快,而其他的几个同事都是边吃边聊,在猜测下周来上班的首席设计师是男是女,长的又怎么样,会不会跟张珊一样,是个巫婆一样的变态。

    大家聊的正起劲的时候,一道格格不入的但却低沉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大家寻声望去,只看到帅气的顾少言端着装好饭菜盘子一脸和蔼可亲的样子着在苏沫的旁边,虽然大家因为他和苏沫的事情都对他没什么好感了。

    可是,顾少言的身份摆在那里,大家就算不喜欢他,也不能给顾少言脸色看啊。

    于是,大家纷纷露出虚伪的笑脸,对顾少言和helen的加入表示欢迎,然后,大家贼兮兮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苏沫的身上。

    低着头吃饭的苏沫不用看,只要听声音便知道是谁了。

    完全无视在自己身边坐下的顾少言,苏沫继续低头吃饭。

    顾少言侧头,脉脉含情地看了看苏沫,发现她碗里的汤喝的差不多了的时候,立刻便吩咐helen道,“helen,再去帮苏沫拿份汤过来。”

    “谢谢总经理,不用了。”苏沫立刻开口制止,这么多年了,顾少言还是一点都不了解她。

    她只是会在饭前喝汤,其它的时候,她不会喝。

    顾少言也并不尴尬,笑了笑道,“不客气,即使我们离婚了,但是还是可以做朋友,更何况,你现在还是我的员工。”

    苏沫讥诮地笑了笑,没说话,继续低头吃饭。

    顾少言说的没错,现在,他是总经理,她是小职员,她不想找麻烦,或者成为公司的人关注的焦点。

    helen站在一旁,不知道这汤到底还要不要拿,“总理经,汤还要不要?”

    “去拿。”顾少言语气有些僵硬地命令。

    helen“哦”了一声,乖乖地去拿汤了,大家听到顾少言语气的变化,都压低头吃饭,什么也不敢再讨论了。

    正和助理韩若经过餐厅外的顾泽城,无意中瞟到餐厅里苏沫和顾少言友好相处的一幕,清亮的眸光瞬间便黯淡了不少。

    “走,今天我们也去员工餐厅享受一下普通职员的待遇。”顾泽城对身后的韩若说道。

    韩若微微有些诧异地看了顾泽城一眼,发现他并不像是在开玩笑,疑惑地大步跟上。

    平时顾泽城中午都会约了不同的女人在外面吃,就算偶尔是在公司吃,也会让厨师做好了送到总裁办公室。

    今天,怎么突然就换了品味了?

    大家看到朝餐厅里走进来的顾泽城,个个都瞪大了眼,屏住了呼吸,整个餐厅霎时一片肃静。

    哇噻,顾家的两兄弟今天都转性了嘛,一个两个都跑到员工餐厅来,纯粹是为了来为女员工们谋取福利么?

    顾少言是个渣男,大家都知道。

    顾泽城是个花花大少,大家也都知道。

    可是,渣男和花花大少,那也是截然不同的呀。

    一个是结婚了搞外遇,一个是没结婚没女朋友换床伴,那能一样吗?

    所有的女员工们看着风华万千、帅到没天理的顾泽城一步步朝苏沫和顾少言那桌走过去,口水都差点留下来了。

    特别和苏沫坐同一桌的王琳,口水已经掉饭里了。

    突然安静到有些诡异的气氛,让苏沫不由自主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当看到正朝自己这桌走过来的顾泽城时,苏沫的眉头不由轻蹙了一下,立刻又低头吃饭。

    顾少言自然也注意到了顾泽城,又看了看低头吃饭的苏沫,越来越不确认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但可以肯定的事情是,顾泽城和苏沫,一定有点什么。

    “总裁。”

    等到顾泽城在桌前停下,大家异口同声地叫道,除了仍旧低头吃饭的苏沫和顾少言。

    顾泽城笑的倾城无害,眼睛里仿佛装满了强电流,能电倒每一个看向她的女人。

    “大哥今天是来员工餐厅视察的吗?”顾少言语气亲昵地揶揄。 [~]  更新快

    顾泽城笑,看了顾少言一眼,声音清洌如泉水般地道,“听厨师长说今天的菜特别新鲜,都是一大早从农场采摘过来的,我也来尝尝鲜。”

    聪明的白辛琪立刻站起了身,然后从旁边搬了条椅子过来,殷勤地道,“总裁,您坐。”

    顾泽城看了眼正好是苏沫对面的位置,轻轻颔首以示谢谢,解开西装的扣子优雅地坐了下去。

    就在这时,苏沫咽下嘴里的食物,拿了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站起了身道,“我吃饱了,大家慢用。”

    话落,不等任何人回应,苏沫便不慌不忙地离开了餐桌。

    顾泽城抬眸看了苏沫的背影一眼,脸上的笑容不变,可是心里又已经给苏沫记下了一笔。

    看来,很多话,他还没有跟苏沫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