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苏沫洗完澡出来,初初已经在她的床上了,看到苏沫从浴室出来,立刻就翻下了床,然后扑进苏沫怀里。

    “麻麻好香香。”

    苏沫扫了眼房间里。没看到顾泽城的身影才放下心来,用?子蹭着初初的小?子,“初初也好香香,妈妈最喜欢了。”

    初初被苏沫逗的不停地“咯吱”“咯吱”笑,搂着她的脖子道,“麻麻讲故事。”

    “好,妈妈讲故事给初初听。”

    苏沫抱着初初来到床上,自己靠在床头,把初初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坐着抱在怀里,然后拿过床头柜上的故事书开始给初初念故事。

    才念了两句,房门便“咯噔”一声被推开了。

    苏沫往门口望去,是穿着一身黑色浴袍的顾泽城。

    “呵呵,粑粑陪初初和麻麻一起睡觉觉。”初初开心地朝顾泽城伸手。

    苏沫的秀眉几乎是下意识地一蹙,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

    照理说。她和顾泽城,什么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过了,她不应该再担心什么。

    可是,每次看到顾泽城的靠近,她都会下意识地想要抗拒,想要逃。

    不过她是真的不想让初初看到她和顾泽城不和睦的样子,更加不想让初初看到她和顾泽城激烈争吵的样子。

    苏沫怔愣间,顾泽城已经闲庭信步地来到床前,然后俯身。低头,就在苏沫下意识地往后靠想要闭上双眼的时候,顾泽城的吻却落在了初初的小脸上。

    苏沫倏尔松了口气,不过,下一秒,顾泽城就床边坐了下来,然后再自然不过的上了床。

    “顾泽城,你要干嘛?”

    顾泽城笑,明亮的水晶灯下,他的眸光如钻,笑容暖人,就像妖孽一样魅惑人心。

    “说好的,一起陪初初睡觉。”

    “我不习惯三个人一起睡。”苏沫想都不想的反驳。

    顾泽城朝苏沫靠了过去,边伸手去搂她边道,“睡睡就习惯了。”

    初初拍着手“呵呵”笑,“初初喜欢和粑粑麻麻一起睡。”

    苏沫身体本能地往床的另一边挪。可是顾泽城却搂紧了她,让她根本想动都动不了,而顾泽城却继续看着初初一脸温柔宠溺地笑,还从苏沫手里拿过了故事书,完全一个好爸爸的样子道,“爸爸来给初初讲故事,好不好。”

    初初拍着厚厚的小手掌叫好,“初初和麻麻一起听粑粑讲故事。”

    苏沫看着初初开心的样子,有初初在。顾泽城应该也不会对她怎么样。

    于是,卸下防备,全身放松下来,抱着初初开始听顾泽城念故事。

    顾泽城的声音真的很好听,特别是在这安静的夜里,就像一股浮动的暗香,引人渐渐进入梦乡。

    所以,很快,苏沫的整个大脑也放空了下来,跟着初初一起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是苏沫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有如烙铁般的坚硬从后面将她贯穿了。

    苏沫猛然惊醒,情不自禁一声“嗯?”的嘤宁,蓦然侧头去看她身后的顾泽城。一脸愤怒地压低声音道,“顾泽城,你会吵醒初初的。”

    顾泽城一只大手紧紧地扣住苏沫纤细的腰肢,一只手微微支起自己的身体,腰部以下做着有规律的动作,嘴角勾勒着魅惑至极的弧度,声音暗哑的不像话地道,“你闭上嘴巴,就不会吵醒初初。”

    因为身后不轻不重的撞击,让苏沫情不自禁地微蹙起了秀眉,她想动,但是胸前还睡着初初,又怕吵醒初初让她看到这不该看到的一幕,所以只能咬着唇角尽量不要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狠狠地瞪了顾泽城一眼,苏沫收回视线,任由顾泽城这个该死的家伙折腾。

    顾泽城看着苏沫渐渐变得柔和的侧脸线条,心底如清洌的泉水淌过,愉悦又满足。

    其实,他真的只是打算陪着苏沫和初初一起好好睡觉,可是抱着苏沫,他完全控制不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既然忍不了,那干嘛非得忍,忍了这么多年,他已经够了。

    现在,苏沫已经是她的了,是他可以随心所欲的时候了,他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

    因为昨晚被折腾的太久,而且不知道怎么搞的,定的闹钟居然没有响,所以苏沫起床的时候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匆匆洗漱完下楼,顾泽城已经不在家里了。

    “少夫人,你还没有吃早餐。”看着拎着包包往外冲的苏沫,陈婶赶紧叫道。

    苏沫感激地笑了笑,“不用了,时间来不及了。”

    陈婶赶紧去拦住苏沫,“来得及的,少爷安排了车接送你上下班。”

    苏沫的脚步倏地顿住,深吸了口气有些诧异地看向陈婶。

    陈婶笑了笑,脸上终于有了些慈爱,“少夫人,吃早餐吧,时间来的及的。”

    苏沫点点头,“好,谢谢你,陈婶。”

    ......

    为了避免让同事们又加议论,所以苏沫让司机将车直接开进了地下车库,司机是小叠山别墅里的老司机了,人也很醒目,说下班的时候再到地下车库等苏沫。

    苏沫说了“谢谢”,也不拒绝。

    有车接送,她来回小叠山就方便多了。他休投血。

    搭乘电梯直接从地下车库到22楼设计部,苏沫一进去就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热闹气氛,正当苏沫好奇的时候,张珊从她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拍着手道,“来来,安静下来,还有五分钟就是上班时间了,大家准备一下,五分钟后会议室开会。”

    听到张珊的话,大家纷纷回位置准备东西开会。

    王琳经过苏沫身边的时候,拉了一下完全不在状态的她,“苏沫,别愣着了,赶紧准备一下去会议室吧。”

    苏沫“哦”了一声,放下了包包,拿了笔记本电脑和大家一起进了会议室。

    九点准,大家都到齐了,张珊走进了公文室来到首座,直接进入主题道,“大家都知道,前不久我们世华国际珠宝举行了一次全国性的珠宝设计大赛,比赛的结果最终由深南市珠宝协会和公司高层来选出,进入前三的,不仅可以获得丰厚的奖金,而且会被高薪聘请进我们设计部,而魁首则会成为世华国际珠宝的首席设计师。”

    张珊的话音才落下,大家立刻议论了起来,苏沫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靠后的位置上,看着大家有些兴奋,有些失落。

    可能真的是她最近的生活乱套了,所以以至于世华举行了这么大的珠宝设计比赛,她却丝毫都不知道。

    不过,知道了又怎么样,她会参赛么?

    肯定不会。

    “好了,大家先停下来。”张珊又拍了拍手,大家的声音立刻又都停了下来,“这次比赛机会均等,在坐的也有好几个参加了的,不过,有些遗憾,除了白辛琪拿到了第三名,第一名和第二名都被外人给抢走了。”

    张珊话落,立刻有惋惜声,又有羡慕声,大家的视线都投向坐在张珊右手边的白辛琪。

    “恭喜,辛琪!”

    “哇,辛琪,你可以请客呀。”

    “辛琪,你真厉害!”

    ......

    听着同事们的赞美跟羡慕,白辛琪倒只是礼貌地笑了笑,“谢谢大家,拿了奖金一定请客。”

    “前三名的设计作品,公司一大早已经向外界发布了,现在,我们也一起来欣赏一下,大家可以好好学习学习。”

    说着,张珊打开了ppt,偌大的投影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手链的设计图稿。

    “这是白辛琪的此次获奖的作品,大家好好向她请教一下。”

    大家看屏幕上的独具张扬个性的手链设计,表情各异,但大多数人流露出来的还是欣赏的表情。

    第二张设计图稿是一个戒指,不过,张珊却并没有透出出设计者的名字。

    苏沫看着那设计简洁大气不失又雅致的戒指,微扬唇角笑了笑,确实不错,她也喜欢这种风格的东西。

    当第一名的设计图稿出现在投影屏幕上的时候,不止是苏沫愣住了,大家也都惊讶了。

    “哇,这个设计真的好特别,好有心思。”

    “是啊,这个设计者是怎么想到的呀。”

    “你们看,这项链色彩的搭配,实在是太妙了太有视觉冲击效果了,太吸引眼球了。”

    “这么吸引人眼球的设计,拿第一,当之无愧啊。”

    ......

    苏沫此时已经听不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称赞了,只想起了方紫瑜对她说的那些话。

    方紫瑜说,她参加了一个珠宝设计比赛,她拿了她的设计手稿没有经过任何的修改便直接参加了比赛。

    所以说,现在大家所看到的设计图稿,就是她原封不动的给方紫瑜的手稿吗?

    再抬眸看向屏幕,毫无疑问,那就是她的设计手稿,没有一丝一毫的修改。

    苏沫笑了笑,这一刻,她的心突然好麻木,不知道该庆幸还是悲哀。

    庆幸她的作品再次得到了认可,拿了奖。

    悲哀拿到了奖的是她的好朋友,而不是她。

    可是,她为什么要悲哀,紫瑜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切都是她同意的,紫瑜没有骗过她,只是她没有问清楚而已。

    就算问清楚了,她会不让紫瑜参加世华的比赛么?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是啊,她不应该悲哀的,她应该庆幸,至少,她以后的上司是紫瑜,而不是别人。

    “明天是星期五,晚上公司会举行一场晚会为此次珠宝比赛的获奖者颁奖,我们所有设计部的同事都要求要参加,不得以任何理由缺席。”看大家议论的差不多了,张珊又直接下命令道。

    参加晚会嘛,用吃有喝,又不用花钱,说不定还能认识几个帅哥美女,当然没有人不愿意。

    除了苏沫,大家纷纷表示出期待之情。

    “苏沫,你是首席设计师助理,明天晚上,你会负责陪在我们新任的首席设计师身边,你好好准备准备。”张珊又吩咐道。

    苏沫蓦地拉回思绪,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