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世华国际的路上,因为塞车,所以苏沫晚了几分钟才回到设计部。

    张珊看着回到座位上的苏沫,双手抱胸踱步到苏沫面前,慢条斯理地道。“苏沫,才第一天上班就这么散漫,这样好吗?”

    苏沫知道确实是自己理亏,有些抱歉地点了点头,“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

    张珊嘴角扯了扯,原本她对苏沫还是有些好感的,可是从小道消息得知苏沫是空降过来的之后,她看苏沫瞬间就不爽了。

    不过,她也只能是狐假虎威一下,就因为苏沫是空降的,所以她才完全不能拿苏沫怎么样。

    张珊走开之后,另外一个叫王琳的同事拿了份资料走到了苏沫面前,对着苏沫和善地笑了笑。压低声音道,“张经理基本上每天都内分泌失调,说话尖酸又刻薄,你一只耳朵进,另一只耳朵出就好。”

    苏沫笑了笑,接过王琳手里的资料,“谢谢。”

    王琳见苏沫其实很好亲近,完全没有她想像中的那份曾经深南市第一名媛的傲慢与冷漠,于是半扒在苏沫的办公桌上。开始八卦起来,“对了,你怎么想要出来工作了,你的神秘老公应该很有钱呀。”

    苏沫嘴角保持友好的笑容,“女人还是有自己经济独立的一面比较好。”

    王琳很认同的点点头,又问道,“那你的神秘老公是谁呀?看报导,感觉很霸气耶。”

    苏沫有点囧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没有在媒体面前露过面,大家应该不会认识他。”

    王琳又点点头,其他的同事见王琳和苏沫聊的很愉快,都一个两个三个的凑了过来,苏沫的位置上一下子变得热闹无比,大家都你一问我一问地向苏沫提出各种好奇。

    不过,大家才兴奋了几分钟。张珊就又飘了过来,双手抱胸睨着大家,“怎么,现在是茶话会时间吗?”

    大家的声音嘎燃而止,都一个个飘回自己的座位。

    苏沫倏尔松了口气,低头继续看资料。

    张珊很不爽地睨着苏沫,声音跟刚才的分贝完全不同地小声道,“苏沫,总裁秘书让你去一趟总裁办。”

    苏沫心中一凛。却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回答道,“好,我知道了,谢谢。”

    ......

    只经过上次一次,amy便知道了苏沫与顾泽城关系的不寻常。

    顾泽城虽然花名在外,但是就算顾泽城和那些明星名媛嫩模的绯闻传的再厉害,他也从来没有一次让女人出现过在公司里。

    而上次苏沫却在他的办公室里呆了差不多整整一下午,而且还特意吩咐她让她留下来等着苏沫,可见,在顾泽城心里,苏沫根本不是那些莺莺燕燕能比的。

    看到苏沫出现,amy立刻笑脸相迎,“苏小姐。总裁在办公室里等你,你进去吧。”

    苏沫笑笑,“谢谢,现在我们是同事了,你叫我苏沫就好。”

    amy点点头,送苏沫进了总裁办公室。

    苏沫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看着正在埋头看文件的顾泽城,想起昨天在这里发生的一幕幕,心尖都在颤抖,根本不愿意再往前迈一步。

    可是,顾泽城仿佛有魔力般,看都不用看苏沫一眼便能洞穿她的所思所想。

    “不敢过来吗?”顾泽城仍旧低着头,大手一挥,在文件右下角签下自己的名字。

    “总裁找我有事吗?”

    顾泽城收好文件,这才徐徐抬头看向苏沫,眉目清俊,嘴角带笑。

    “改口倒是挺快的。”

    苏沫站在原地,垂眸,不说话。

    顾泽城从大班椅里站了起来,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闲庭信步般地走到苏沫面前,然后快速扬手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就吻了下去,让人猝不及防。他休厅亡。

    苏沫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要去推开顾泽城,可是想到自己昨天许下的承诺,她的双手在碰到顾泽城胸膛的那一刻便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感觉到苏沫的不再反抗,顾泽城唇角勾勒出一个满意的弧度,尽管苏沫并不回应他,他还是顾自加深了这个吻。

    食髓知味,自从那晚他下药彻底占有了苏沫之后,他对苏沫身体的渴望不但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愈加的浓烈。

    现在,仅仅只是半天没有见到她,他居然就开始那么强烈的想念她身上的味道。

    不过,就算欲望再怎么强烈,他还是会适时懂得分寸,把持住自己。

    五分钟后,顾泽城的唇舌才魇足地退出。

    看着一直闭着双眼没有任何更让苏沫,顾泽城松开了她的下巴,然后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径直回到了办公桌前坐下。

    苏沫睁开双眼,看着一脸淡然坐下的顾泽城,颤栗的心尖终于恢复了些许平静。

    她是真的害怕,害怕顾泽城那样无度的索取,更害怕他的喜怒无常。

    “总裁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走了。”

    苏沫转身,可是就在抬腿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顾泽城低沉的声音。

    “我不希望公司任何一个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怎么说。”

    苏沫的脚步顿住,心中却瞬间思绪翻涌,五味陈杂,完全不知道是该悲伤抑或是欢喜。

    顾泽城霸道地不放她走,卑鄙地占有她,变态地折磨她,可是却又想将他和她的关系隐瞒全世界。

    突然扬起唇角,苏沫笑了笑。

    其实,她应该高兴才对,至少,她不会再成为众人可怜的对像,甚至是笑柄。

    “是,总裁请放心吧。”

    话落,苏沫大步离开了顾泽城的办公室。

    顾泽城听到苏沫那样坚定而决绝的回答,原本的好心情倏地就被一股怒气所取代。

    该死的,难道做他顾泽城的太太,就如此让她不屑么,她连争取辩驳一句,甚至是犹豫一下都用不着吗。

    *******************

    顾少言的别墅里,有佣人匆匆来报,说林妙在屋子里把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了,还说,如果不放她出去,她就一把火烧了整座新别墅。

    赵丽听了气不打一处来,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这个贱蹄子,把我们母子害成这样,还想着一个人出去快活,我就不信我没办法治她。”

    说着,赵丽就要出门。

    “妈,别去了,放她走吧。”顾少言叫住赵丽。

    赵丽不可思议地回头看着顾少言,“儿子,是不是被老爷子训斥了一顿,你就什么事情都不敢做了?”

    顾少言放下手中的杂志站了起来走到赵丽身边,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妈,既然那个孽种是杜绍绅的儿子,而且这件事情在深南市已经是人尽皆知了,那我们干嘛不卖杜绍绅一个人情,把那个贱女人给放了。”

    “难道你还怕他一个杜绍绅不成?”虽然赵丽从来就没有被顾家认可过,可是她是顾家二少爷的母亲,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说起话做起事来,没有腰杆不硬的。

    “不是怕,是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顾少言扶着赵丽到沙发上坐下,“不管林妙最后有没有去杜绍绅身边,我都是卖了一个人情给他杜绍绅。”

    赵丽还是咽不下这口气,“难道,就这么轻易地放过那个贱人了。”

    “妈,如果林妙真的在新别墅里出了什么事情,对我们不会有什么好处,更何况,我明天已经可以回公司上班了。”

    “什么,你明天可以回公司上班了?老头子恢复你的职务了?”赵丽又惊又喜,“你找过老头子了?”

    “不是,是顾泽城,他说会帮我去跟爷爷说,让我明天就回去上班。”

    赵丽一脸狐疑,“顾泽城会对你这么好?!”

    顾少言讥诮一笑,“他当然不会对我这么好,只不过我发现了他的秘密而已。”

    “什么秘密?”赵丽一脸好奇,是什么秘密能让顾泽城都害怕的。

    顾少言犹豫了一下,他从小和赵丽母子两个相依为命,直到他十六岁那年老爷子才承认他的身份,接他回到顾家后他们的生活才开始好起来。

    所以,这些年来,他对赵丽,几乎是言听计从,也从来不对她隐瞒任何事情。

    不过,苏沫和顾泽城的事情,顾少言却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赵丽。

    “儿子,你到底知道了顾泽城的什么秘密,快说给妈听听。”赵丽一脸扬眉吐气的感觉,他们母子这些年来一直被顾婉悦和顾泽城这两姐弟死死地压着没有出气的日子,现在,顾少言有了顾泽城的把柄,那他们母子以后就用不着受气看脸色了。

    看到赵丽满怀期待的样子,顾少言终究是忍不住了。

    “顾泽城应该就是苏沫的新任丈夫。”

    赵丽一下子完全惊呆了,目瞪口呆,像突然傻了般。

    “妈,你怎么啦?”

    良久之后,赵丽才反应过,仍旧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顾少言,“儿子,你说的是真的?”

    “应该假不了,要不然,顾泽城就不会这么轻易地帮我去跟爷爷说好话了。”

    “可是这不合常理啊,顾泽城他为什么会娶你不要了的女人。”

    提到苏沫,顾少言的神色便暗了下来。

    其实,如果不是赵丽逼着他,让他赶快为顾家生下一个男婴来好笼络老爷子的心,他和苏沫也走不到如今这一步。

    “顾泽城做事向来就不按常理出牌,他娶苏沫,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苏沫曾经是深南市的第一名媛,她一点都不比别的女人差。”

    赵丽怎么可能看不出顾少言的情绪,立刻就转而安抚起了顾少言,“儿子,你这是在怪妈吗?可妈做的那些,都是为你好呀。”

    顾少言叹了口气,如果没有赵丽当初不顾一切地把他生下来,又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把他养大到十六岁,又怎么可能有他如今的一切。

    “妈,没有,你别想多了,不早了,你早点去休息吧,我也去睡了。”

    说完,顾少言起身朝楼梯口走。

    赵丽看着顾少言消失的身影,嘴角却扬了起来。

    顾泽城居然娶了弟弟不要的女人,这消息,实在是太有用处了。

    *********************

    苏沫下了班后去了医院,在医院里陪着苏敬致和夏桑清吃完晚饭,回到小叠山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初初一直在大厅里等苏沫,看到她回来,立刻便扑了过去。

    “初初想麻麻,麻麻陪初初,好不好?”初初扑进苏沫的怀里,小可怜见地央求道。

    这几天都是早出晚归,没有好好陪过初初,尤其是初初还这么小,正是最需要母爱的时候。

    抱着怀里的小家伙,苏沫突然就觉得好内疚。

    虽然她不是初初的亲生母亲,可是从初初第一次见到她叫她“麻麻”开始,她便觉得初初就是上天再次派到她身边的小天使。

    她没有照顾好小绿芽儿,所以上天把小绿芽儿带了回去。

    现在,她不能再没有了初初。

    “对不起,妈妈以后会早点回来陪初初,好吗?”苏沫亲了亲小家伙的脸蛋,眼底的温柔宠爱,都快要溢出来。

    不远处的顾泽城看着苏沫在初初面前那样轻易就流露出来的温柔,心里又开始翻搅起来。

    为什么她在他的面前,就一定要防备的像只刺猬,那样倔强与坚持。

    即使她失忆了,难道只是因为失忆,她就将他们曾经十几年的感情从骨子里都剃的干干净净吗?

    她说过的,她说这辈子,除了他,她谁都不会喜欢,谁都不会嫁。

    凭什么失忆了,她就可以为为自己说过的话不用再负责任。

    凭什么失忆了,她还让他一个人在痛苦中挣扎沉沦。

    倏地,顾泽城就起身大步走向苏沫,然后从她怀里一把将初初抱了过来。

    苏沫有些错愕地看着顾泽城,这家伙,想在孩子面前玩什么,亏她还觉得他是个好爸爸。

    “初初,妈妈才回来,很累的,爸爸陪你玩,陪你睡觉,好不好?”顾泽城虽然在征求初初的意见,可是已经兀自抱着初初走开了。

    初初撇着嘴看看顾泽城,又可怜巴巴地看看苏沫,“可是初初想跟粑粑麻麻一起玩,一起睡。” 360搜索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更新快

    苏沫看到初初可怜又可爱的样子,大步跟上顾泽城,“顾泽城,我不一点都不累,我可以陪初初玩,陪她睡觉。”

    顾泽城蓦然停下,转身。

    苏沫因为脚步太急,差点就撞进顾泽城的怀里,还好刹车及时。

    “哦?你不累吗?!”顾泽城低沉的声音带着性感,通过空气震动苏沫的耳骨,让她的心尖都不禁颤了颤。

    她看着顾泽城,只听到他用更暗哑性感的声音道,“那好啊,那我们就一起玩,一、起、睡。”

    苏沫浑身一个哆嗦,赶紧就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