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准时到达到了世华国际的人事部报到,大家对于苏沫突然会来世华上班的消息惊讶不已。

    不过,人事部却义正词严地宣称,苏沫进公司,跟普通人一样。是经过一层层严格的面试进来的。

    但是,对于苏沫这样一个前总经理夫人突然以一个普通职员的身份和大家成为同事,绝大部分的人都还是觉得这是今年内最爆炸性的消息了。

    虽然大家的心里都蠢蠢欲动,对于苏沫的到来猜测不断,可是介于领导们的威严,大家也都只是在心里想想,不敢有任何的公开讨论。

    再怎么说,苏沫都是深南市曾经的第一名媛,对于各种怪异的眼神和流言蜚语,她早就有了金钢不坏之身,完全可以置之度外不理。

    当人事部的同事告诉苏沫,她被安排进了华世国际旗下珠宝公司的设计部的时候,苏沫心里甚至是有些感激顾泽城的。

    至少,他给她安排的工作。是她喜欢并善长做的事情。

    世华旗下的珠宝,其实原本只是世华国际的一个副业,但是自从原本是深南市最大的珠宝集团思寇集团倒闭后,深南市的珠宝市场份额便被重新划分,而世华自然夺得了最大的那块蛋糕。

    苏沫至今都没有搞清楚,像思寇那么大的集团,为什么会在短时间之内轰然倒塌,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顾少言到底对思寇集团动过什么手脚,她不得而知。

    只是。顾少言从来都不肯承认,思寇的倒闭,跟他有着必然的联系。

    她再介意,思寇的华丽时代也已然谢幕,现在,凭她想要重创思寇的辉煌,似乎已经不太可能。

    而她以前还可以依赖顾少言,现在,她谁都依赖不了了。

    被带到珠宝设计部,和大家一一打过招呼,新同事们对待她的态度看起来还算正常,当苏沫问起自己的工作职责的时候,负责管理的经理张珊淡淡瞄了苏沫一眼,语气有些凉凉地道,“你将要负责的工作就是做新的首席设计师的助理,不过我们的首席设计师。目前还在待选中。”

    苏沫点了点头,微扬着唇角说了声“谢谢”。

    张珊扯了扯嘴角,拿来了一堆资料给苏沫,说道,“这些东西,能记下的就记下来,不能记下来的,就硬背下来。”

    苏沫随意扫了一眼资料,“好。我知道了。”

    “那你开始吧,有问题,可以找我。”

    “谢谢。”

    苏沫翻开资料,资料里面有关于公司的规章制度,有关于世华珠珠宝公司的资料介绍,更多的,是关于世华目前各款在售珠宝的说明。

    所有和珠宝有关的东西,对于苏沫来说是专业,质地、材质、工艺及设计,她基本上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珠宝的所有信息,所以,消化这一堆资料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在办公桌前坐了不一会就是午饭时间了,可是苏沫哪里有时间去吃午饭。马不停蹄地就往医院赶。

    还好医院离世华国际的办公大楼不远,搭车十多分钟也就到了。

    苏沫到医院的时候,苏敬致已经被转到了普通病房,苏敬致人也醒着,虽然很虚弱,但精神看起来还可以。

    “小沫,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看你瘦的。”苏敬致一脸心疼地看着女儿,语气里尽是自责。

    苏沫看着苏敬致掩去眼底所有的情绪,明媚一笑,“爸爸,我找到工作了,跟紫瑜同一个公司,待遇很好。”

    苏敬致心疼地蹙着眉头,点点头,“也好,出去工作也好。”

    这样,至少苏沫心里会充实些,不会再乱想,也不需要在依靠其他男人。

    “对了,小沫,你的丈夫,他出差还没有回来吗?”苏敬致又问。

    苏沫一笑,脸上没有一点不自然,“是啊,还要几天,不过这里的情况他一直有了解,医院的费用和手术的供体都是他在处理。”

    在苏敬致的病情没有好之前,苏沫不想他再为自己担心一分一毫。

    苏敬致也笑了笑,“那就好,等他回来了,带他来医院,让爸爸看看。”

    苏沫点头,“嗯。”

    ......

    离开医院的时候,苏沫将上次借的方紫瑜那三十万给了夏桑清,原本这三十万是要交医药费的,可是医院的收费处根本不收,现在医药费顾泽城已经全部替她预付了,她也就不用担心了。

    现在,她只有好好工作,尽快把钱还清楚。

    这样,她才能和顾泽城两不相欠。

    搭上回世华国际的公交车,坐下之后苏沫才感觉到自己的肚子有些饿了。

    就快要到世华国际公交站台的时候,苏沫发现街道拐角处居然有家装修风格一模一样的猫记甜品店。

    心中莫名一喜,等车靠站,苏沫立刻就奔下车朝那家猫记甜品店跑了过去,迎接她的居然是猫先生那张温和熟悉的笑脸。

    “猫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换地方呢?”

    猫先生笑,端上来了份苏沫喜欢而且每次都会点的甜品,和苏沫一起在靠窗的位置坐下。

    “这是我的分店,才开没多久。”

    苏沫喝了口甜品,微眯着双眸笑着赞叹道,“哇,你的生意越做越大了。”

    猫先生笑,抽出一张纸巾递给苏沫,“是啊,你要不要考虑加盟。”

    “我?!”苏沫很自然地接过猫先生递过来的纸巾,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对。”

    “我拿什么加盟。”苏沫笑,真实而无奈,“要钱没钱,要手艺没手艺,要管理才能更加没有。”

    猫先生看着苏沫,目光清亮,仿佛亮了盏灯般,“只要你每个星期有时间来店里坐坐就好,以你的美貌姿色招揽顾客就行。”

    苏沫“噗哧”一声笑了,“你是让我出卖色相吗?”

    “你有这个资本。”

    苏沫笑,摇头,猫先生是好人,并不代表她可以趁此打劫。

    端起甜品,想到苏敬致刚才跟她说让她带着顾泽城去见他,苏沫就头痛了。

    先不说顾泽城愿意与否,她是决计不能带顾泽城去见现在的苏敬致的,她和顾泽城结婚的事情,只能瞒着,能瞒多久是多久,能一直瞒下去就最好。

    不过,她又不能一直找借口不让苏敬致见女婿啊。

    苏沫蹙眉,她要怎么办?

    对面的猫先生看着苏沫渐渐黯淡下去的神色,不由开口道,“有什么心事嘛,说出来听听,或许我可以帮你。”

    苏沫抬眸看着猫先生,清俊儒雅的长相,谦谦君子的气质,热情细致的性格,这一切,似乎很适合做一个让人很有安全感的老公。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苏沫倏尔低头笑了。

    猫先生看着苏沫笑,也笑了,等着她的回答。

    “如果我想请你配合我演一场戏,你愿意帮我吗?”虽然很唐突,但是苏沫已经找不到更好的人选了。

    “什么戏?”猫先生的眼中竟然有些许的期待。

    “你应该知道,我离婚,但又很快再婚了。”

    猫先生点头,“嗯,报导我看到了。”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我爸爸现在病了在医院,他想见我的新丈夫,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让我爸爸见到他。”

    猫先生秒懂,“你想让我扮演你的新丈夫。”

    苏沫看着猫先生,认真而虔诚,“我知道这很唐突,也会让你很为难,你可以不答应的,只当听我随便说说。”

    “不,我答应。”

    苏沫怔了一下,随即笑了,不问原由,不计后果,猫先生既然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她。

    苏沫突然觉得,好感动。他叉岛圾。

    “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