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半夜被饿醒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换上了睡裙睡在了房间的床上,怀里还睡着肉嘟嘟的初初。

    莫名的,心里所有的无助与不安霎时全部被一股暖暖的热流所取代。

    小心翼翼地松开怀里的初初,苏沫下床。没有找到拖鞋,她便打着赤脚出了房间去找吃的。

    正要下楼的时候,发现画室里的灯居然还亮着。

    鬼使神差的,她就轻轻地走了过去,透过半关着的门,看向了里面。

    画室里,一抹欣长挺拔的身影正背对着她站在画架前执笔画着一幅油画,油画里除了一个女孩,什么都没有。

    但是,顾泽城的身影挡住了女孩的脸,苏沫看不到画中的女孩长什么样子。

    这么晚了,顾泽城却还在独自画画,而且画的还是一个女孩。

    再想起画室里放着的几十幅同样是画了女孩但是却没有脸的那些画,苏沫的好奇心突然就冒了出来。

    那些以前的画都没有脸。这次顾泽城却画出了女孩的脸。

    女孩倒底是谁?会是初初的亲生母亲吗?

    不受控制地,苏沫便伸手推开了半掩着的门。

    因为太过投入,所以当房门被推开的时候顾泽城才回头发现了门口的苏沫。

    就在顾泽城回头的霎那,苏沫看清楚了画中女孩的脸。

    那女孩竟然和她长的一模一样。

    是一模一样。

    苏沫诧异地看向顾泽城,四目交接的瞬间,苏沫明明看到了顾泽城眼里的那抹温柔怜惜,可是转瞬,那抹温柔怜惜便消息了,取而代之的。是淡凉与薄怒。

    “谁让你进来的?”

    “画里的人是谁?”苏沫不加思考便问了出来。

    顾泽城的唇角勾勒出一抹讥诮而诡异的弧度,“你以为是你吗?”

    “要不然呢?”

    能让顾择城执笔画出来的人,定然是她心中挚爱吧。

    苏沫只想知道,顾泽城娶她,到底是因为爱她,还是因为她和画中的人长的太像。

    “当然不是你。”顾泽城回答的肯定且丝毫不加犹豫。

    “那是谁?”

    “初初的母亲。”

    苏沫的心里倏地就笑了,笑自己的愚蠢与执着,结果自取其辱。

    果然啊,一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娶她怎么可能是因为爱她。

    如果他哪怕有一点爱她,又怎么会想尽办法的羞辱她。

    “对不起。”

    话落,苏沫便仓皇地逃离开。

    她在顾泽城的面前感觉到窘迫难堪,感觉自己愚蠢到了极点。

    对顾泽城,她不应该抱有任何期待和奢望的。

    顾泽城看着苏沫迅速消失的身影,手中的画笔一下子就被折成了两段。

    该死的,他为什么要在苏沫面撒谎。他在害怕什么?将一切告诉苏沫,让她知道,他娶她,就是为了让她为当初犯下的错误而付出代价。

    不过,如果这样能让苏沫更难受的话,他也不介意继续把这个谎言编下去。

    ******************

    第二天早上苏沫带着初初一起下楼,再次看到顾泽城的时候,她心里反而豁然了。

    没有爱,就不需要有太多的顾忌。

    即使被折磨。伤过了,也就会忘记了,不会永远都烙下痕迹。

    就像她现在,虽然身体的痛还在,可是,心里,她真的已经不恨顾泽城了。

    在初初面前,顾泽城无论如何也会保持他一个好爸爸的形象,但是看到苏沫低眉浅笑的样子,他的心瞬间就被融化了。

    所以,整个早餐都在和谐温馨的气氛中吃完。

    等顾泽城吃完早餐拿起西装外套要出门的时候,苏沫却叫住了他。

    “不是说让我去世华上班嘛,那就从今天开始吧。”苏沫想的很明白,既然没有爱。也不会恨,那她不想欠顾泽城一分一毫。

    他为她爸爸垫付的医药费,能早点还清给他就早还还清给他。

    顾泽城挑眉,低沉的语音里带着性感华丽的上扬,“这么急!”

    “我不想欠你的。”苏沫实话实说。

    顾泽城眼里的光华瞬间便黯淡了下来,染上一层薄怒,因为苏沫身边的初初,所以他尽力压抑着。

    “好啊,上午10点,到人事部报到,他们会告诉你要做些什么。”

    ......

    等初初吃完了早餐,苏沫便收拾了一下自己,化了个淡妆离开去世华国际。

    路上,她打了电话给昨天面试的珠宝公司,为自己不能去他们那里上班了而表达自己的歉意。

    对方虽然觉得很惋惜,可是因为并没有和苏沫签订劳动合同,所以对方也没有办法,只能是惋惜了。

    顾泽城一路飙车到公司,经过秘书处的时候看到一个空缺的秘书职位,一路纠结的问题似乎有了答案,不过,当他在办公桌前坐下后,看到珠宝部送来的,关于此次世华集团旗下的珠宝公司的,珠宝设计比赛的决赛入围图稿时,他的主意又改变了。

    因为,其中有一个入围决赛的参赛选手居然是苏沫的好友——方紫瑜。

    而方紫瑜参赛的作品居然就是那天晚上他看到的,苏沫那款以彼岸花为灵感设计的项链。

    苏沫对方紫瑜,居然友善到了这种程度,能拿出自己设计的作品给方紫瑜参赛。

    好啊,竟然她们如此姐妹情深,那他干嘛不成全她们俩个,让她们俩都进入世华旗下珠宝公司的设计部。

    嘴角勾勒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顾泽城下定了决心,接下来,将会是一个多么有趣的游戏啊。

    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是amy。

    “总裁,二少爷在门口说想见您。”

    对于顾少言,如果他不曾染指过苏沫,他会一辈子都不去动他,让他过的很好很惬意。

    毕竟,赵丽勾引他的父亲,但是顾少言没有错,

    可是,他却染指了苏沫,而且那样随意的践踏。

    苏沫是什么人,是别的男人可以随意染指和践踏的吗?

    除了他顾泽城,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对苏沫那么做。

    所以,他不打算再让顾少言好过下去。

    “让他进来。”

    “是。”

    ......

    顾少言进来的时候,顾泽城正闲适的欣赏着另外几张入围决赛的设计手稿。

    “大哥。”

    顾少言走到顾泽城的面前,脸上恭敬地叫了一声顾泽城。

    在深南市,没有人不知道,他顾少言这个顾家的二少爷只是一夜风流的产物,而顾泽城,才是顾家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而他之所以能回到顾家成为顾家的二少爷,完全是因为当年顾家的老爷子大发慈悲,承认了的身份。

    而他的母亲赵丽,却从来没有名正言顺地嫁进过顾家。

    直到今天,赵丽在顾家,也是没有身份的存在。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表现上都会对顾泽城表现出恭敬。

    顾泽城淡淡抬眸看了顾少言一眼,嘴角扬着一贯的浅浅弧度,却并非是暖人的笑意。

    “董事长有通知你来公司复职吗?”

    “没有。”顾少言笑了笑,带着恭敬,“不过,我想大哥应该很快会帮我复职吧。”

    顾泽城眉峰未动,表情未变,只是又淡淡扫了顾少言一眼道,“说说看,我为什么要帮你。”

    “大哥应该很清楚爷爷最在乎的是什么。”顾少言一笑,带着促狭,“如果让外界和爷爷知道,大哥跟曾经的弟妹有染,爷爷会不会很生气呢?”

    “弟妹”这两个字,顾少言咬的特别重特别的意味深长。

    顾泽城眉峰微动,抬眸看着顾少言,唇角扬起一个俊逸但令人毛骨悚然的弧度。

    “你觉得爷爷会更在乎那些流言,还是更在乎我?”顾泽城端起手边的咖啡,浅浅抿了一口,闲适至极地又道,“或者,你觉得,我会让你说的这些东西流出去?有机会让别人知道?”

    既然顾少言已经知道了些什么,那么欲盖弥彰这样的事情,顾泽城当然不会做。

    “如果你想对我怎么样,只怕爷爷也不会轻易放过你。”顾少言确实有点怕了,虽然跟顾泽城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顾少言还是有些了解他的,他出口的话,就必然不只是说说而已。

    顾泽城笑了,站起来走到顾少言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爷爷教过我的,要兄友弟恭,爸爸不在我们身边,我当然要好好照顾你。”

    “你想怎么样?”顾泽城的声音,虽然温和如春风般,可是听在顾少言的耳朵里,却又阴又冷。

    “你不是想复职嘛,可以啊,我会跟爷爷说,你明天就可以回来上班了。”

    “你说的是真的?”顾少言一脸狐疑。

    “当然,我觉得我像是开玩笑?!”他叉华弟。

    “你和苏沫......”顾泽城这么爽快就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这不得不让顾少言怀疑,顾泽城就是那天的面具男子。

    “不管是我,还是苏沫,都不是你该操心的,好好当好你的总经理就可以了,否则......”

    话到一半,顾泽城又止住了,太露骨的话,他从来不对没有必要的人说。

    有些事,有些人,他向来点到即止。

    而他之所以想堵住顾少言的嘴,不是因为怕被老爷子知道什么,而是怕被他的姐姐知道。

    毕竟,这么多年来,最恨苏沫的人,不是他,而是他的姐姐。

    ......

    等顾少言离开了,顾泽城叫来了amy,将手上那几张彼岸花项链的手稿给她。

    “马上给我联系这个参赛者,然后把电话转给我。”

    amy接过设计手稿,看了一眼,几乎是立刻就被唯美大气的手稿所吸引。

    “是,总裁。”

    很快,方紫瑜的电话便被amy传到了顾泽城的办公室,而电话那头的方紫瑜,仿佛还在做梦一样,完全不敢相信amy所说的话,说顾泽城找她,世华国际的总裁找她,全城最梦寐以求的男人居然会主动找她。

    “喂......”电话那头传来方紫瑜有些颤颤巍巍的声音。

    “你好,方紫瑜小姐。”顾泽城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如音质最优美的大提琴般,缓缓地从喉骨中溢出,仿佛一冽甘泉,沁人心脾,魅人心智。

    电话那头的方紫瑜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以便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当猛然的痛意传来,方紫瑜才清醒了过来,却还是不确定地问道,“您真的是世华的总裁顾泽城吗?”

    顾泽城低笑了一声,通过电话线传到方紫瑜耳朵里,简直就是一种会让人失魂落魄的毒药。

    “紫瑜小姐此次参赛的以彼岸花为灵感而设计的项链,不止是我,我的团队也相当欣赏。”

    方紫瑜简直惊呆了,没想到顾泽城居然为了她投的设计稿亲自打电话给她。

    “顾总,您......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当然很清楚,你的设计如此出色,当然是世华这次比赛当之无愧的魁首,世华珠宝首席设计师的不二人选。”

    “真......真的吗?”方紫瑜不是没见过世面,只是这种时候,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以语无伦次了。

    “紫瑜小姐,世华此次比赛的结果明天一大早便会公之于众,首席设计师的聘书明天便会被送到紫瑜小姐的手里。”顾泽城面无表情,可是声音却仿佛人间天籁般地魅惑着人心,“我很有诚意邀请紫瑜小姐与我一起共事,以后,紫瑜小姐的工作,将直接向我汇报。”

    方紫瑜在电话那头都激动的快要哭了,想想以后每天上班都能见到整个深南市的女人都垂涎的男人,她整个人都飘起来了。

    “谢谢顾总,谢谢顾总这么赏识我,我一定尽快结束现在的工作去华世上班的。”

    “好,我期待与紫瑜小姐的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