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华国际办公大楼的顶楼,顾泽城站在180度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视线毫无焦距。

    唐成打来电话,说苏沫很快就要到楼下了。

    顾泽城挂了电话,目光渐渐集中一点。投向世华国际的大门处。

    到达世华国际的办公大楼下,苏沫甚至来不及跟司机说一声谢谢,便大步下了车往办公大楼里冲去。

    前台看到冲进来的苏沫,无不诧异。

    她们不是没有见过苏沫来公司,只是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近两年来,苏沫再也没有在公司出现过。

    更何况,现在苏沫跟顾少言都离婚了,她还来公司干嘛。

    “对不起,苏小姐,请问你找哪位?”

    陌生人来公司,必须先要登机,这里公司的规矩,前台不敢违背。

    此时的苏沫哪里还有时间去理前台。看都不看她们一眼便往电梯口冲。

    “喂,苏小姐。”前台急了,立刻便跑去拦住苏沫的去路,“苏小姐,请问你找哪位?”

    “让开!”苏沫推开拦住她的前台,继续往电梯口冲。

    “喂,苏小姐,你没有约,是不能上去的。”前台追着苏沫。大厅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看的面面相觑,一脸诧异。

    “保安,保安,拦住她!”前台追不上苏沫,只得大声叫保安。

    守在电梯口的两个保安立刻向前拦住了苏沫,“小姐,你不能上去。”

    “我找顾泽城,让我上去。”苏沫想要进电梯,却被两个保安死死拦住。

    前台追了上来,听到苏沫说想要见顾泽城,不由好笑,“苏小姐,我们总裁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就算你以前是总经理夫人,可是现在你和总经理已经离婚了,而且。总经理现在也不是总经理了。”

    在前台说话的同时,旁边有一台电梯“叮当”一声响起,电梯门缓缓打开,顾少言从里面走了出来。

    听到有人提起“总经理”三个字,顾少言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一眼便看到了急红了眼的苏沫。他台围弟。

    “......苏沫!”顾少言一脸诧异。

    “总......二少爷。”虽然顾少言的总经理职位被撤了,可是他毕竟还是顾家的二少爷,这种身份,任谁也不敢怠慢了他。

    苏沫只要听到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完全不看顾少言,就在保安和前台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顾少言的身上的时候,她快速地闪进了电梯里,按下了关门键。

    “苏沫!”

    就在电梯门开始关上的时候,顾少言也身手敏捷地闪进了电梯里。

    苏沫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情跟顾少言纠缠,完全不理他,径直按下了顶楼的按键,抬头看着电梯上升的层数。

    “苏沫,你是来找我的吗?”

    心急如焚的苏沫将顾少言当空气般,完全无视他的存在。

    顾少言看到苏沫比对陌生人还要漠然的态度,靠近一步抓住了苏沫的手腕,“苏沫,以前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其实你还是爱我的,对吗?”

    苏沫倏地侧头看着顾少言,突然就觉得他像是这个世界上最滑稽最搞笑的小丑般,说出来的话实在是太幽默了。

    苏沫是真的很想笑,可是,这种时候,让她笑比让她哭难一百倍甚至一千倍。

    跟顾少言这种人渣,她一个字也不想再多说。

    一把甩开顾少言的手,苏沫收回视线,继续看着快速上升的楼层。

    顾少言看到苏沫并不否认,一下子更激动了,双手抓住苏沫的肩膀,让她面对着他,“沫儿,离开那个男人,再回到我身边来,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苏沫看着顾少言,苍白的小脸上终于还是忍不住扯出一丝讥诮的冷笑来。

    在苏沫看来,顾泽城就算再怎么折磨她,至少要比顾少言强。

    不是因为顾泽城是顾家名正言顺的大少爷,也不是因为顾泽城是顾家老爷子指定的接班人,而只因为顾泽城对待女儿的态度。

    云泥之别!

    这一点,就足让顾泽城在苏沫的心里将顾少言比下去。

    “不要叫我‘沫儿’,因为你再也不配了。”

    苏沫话音落下的同时,电梯“叮咚”一声到达顶楼,电梯门也应声而开。

    苏沫扬手用力甩开顾少言抓住她双肩的手,大步便跨出了电梯。

    顾少言愣了一秒,反应过来后立刻追了出去,当他发现这里是顶楼而苏沫竟然往总裁办公室走的时候,顾少言脸色瞬间就变了。

    大步追上苏沫,一把又扣住她的手腕,质问道,“苏沫,你来这里干嘛?”

    苏沫猛然回头,恶狠狠地盯着顾少言,那眼神,仿佛要吃人一样,是顾少言从未见过的冷冽骇人。

    “顾少言,松开。”

    苏沫近乎用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在这种时候,哪怕耽搁多一分一秒都会影响到苏敬致的手术,甚至是性命。

    所以,苏沫怎么可能再浪费时间跟顾少言纠缠。

    看到如此的苏沫,顾少言心中不由颤了颤,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松了手。

    苏沫收回视线,大步便朝总裁办公室走去,这里她虽然没来过,但看标识就够了。

    顾少言低咒了一声,却并没有放弃,也大步跟了过去。

    总裁办的秘书处,amy见到苏沫走了过来,立刻便迎了上去。

    “苏小姐,这边请。”amy当然是认识苏沫的,对她的态度也算友好。

    苏沫点头。

    看到后面紧跟过来的顾少言,amy赶紧拦住他,“对不起,二少爷,总裁吩咐过,除了苏小姐,任何人不能进去。”

    顾少言蹙眉想了想,这种时候,他犯不上为了苏沫再去惹顾泽城,毕竟,他现在的在顾家的身份地位岌岌可危。

    笑了笑,顾少言很识趣地点点头,转身走开了。

    不过,他才不傻,他以前从来就没有带苏沫见过顾泽城,他们怎么突然会认识,而且苏沫还光明正大地来公司找顾泽城。

    苏沫和顾泽城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得弄清楚才行。

    ********************

    进到总裁办公室,苏沫一眼便看到了长身玉立于落地窗前,背对着她的顾泽城。

    苏沫闭上双眼,呼吸一口气,仿佛是在给自己足够的勇气般。

    下一秒,她倏地睁开双眼,不卑不亢地道,“顾泽城,以后你想要我怎么样我都会顺从你,我只求你帮我爸爸找到合适的供体。”

    顾泽城悠悠转身,窗外灿烂的阳光潵在他的身上,晕开淡淡的金色光圈,可是看在苏沫眼里,那却是来自地狱般的寒意。

    扬唇,顾泽城的唇角勾勒出魅惑至极的弧度,眸底的光华流传,明明暗暗,万千风华,可他开口说出来的话,却满是邪恶。

    “是嘛。”顾泽城一步步犹如最优雅的猎豹般朝苏沫漫步过去,然后伸手,温柔地抬起苏沫的下巴,低头就吻了下去。

    苏沫再次闭上双眼,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颤抖,拼命地安慰着自己。

    没关系,没关系,反正不管在法律上还是身体上,她都已经是顾泽城的了。

    只要爸爸能好好的,她什么都可以给顾泽城。

    “不许替别人去工作,你爸爸的医药费,我来预付,你来世华上班,慢慢还我。”

    顾泽城吻着苏沫,声音性感、低沉纯厚、温暖如阳光下的棉絮,可却霸道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这种时候,苏沫已经失去了思考的权力,无论顾泽城说什么,她只有答应的本份。

    “好,我答应你。”

    顾泽城扬唇一笑,吻并没有深入,而是沿着苏沫细长如白瓷般的脖颈寸寸向下,烙下属于他的痕迹。

    苏沫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本能的反应,身体控制不住地开始颤栗起来。

    感觉到苏沫身体的反应,顾泽城抬眸看她一眼,满意一笑,伸出双手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往休息室去。

    身体突然腾空,苏沫下意识地挣开双眼,当意识到自己是被顾泽城抱着的时候,苏沫瞬间就慌了。

    “顾泽城,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顾泽城扬唇,似笑非笑,大步走向休息室,“当然是干我想干的事情。”

    “这里是公司。”

    顾泽城又笑了,拿这样的理由来拒绝他,未免也太单薄了。

    来到休息室,连门都没有关,顾泽城便把苏沫放在了大床上,欺身而上。

    苏沫下意识地用双手去推顾泽城,头脑清晰地道,“先救我爸爸。”

    顾泽城笑,俊颜如上帝遗落人间的艺术品般,无可挑剔,魅惑至极,声音更是仿佛带着魔力般,蛊惑人心。

    “我早点做完我想做的事情,就可以早点打电话让人送合适的供体去医院。”

    苏沫紧咬住下唇,认命地闭上双眼,任由暴风雨的降临。

    ......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可大汗淋漓的男人却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苏沫已经被折腾的全身都快要散架,可是一想到急等着供体做手术的爸爸,她便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在顾泽城又要再次进入她身体的时候猛然用力推开了他。

    “顾泽城,够了,我爸爸没有时间再等了。”

    顾泽城唇角勾勒起,扬手,动作怜惜至极地将沾在苏沫唇角的一缕墨发拢到耳后,声音低沉而暗哑,“可是我还没有满足,怎么办?”

    其实,早在顾泽城看着苏沫踏进世华国际的那一秒,他就让人以最快的速度将供体送去医院了。

    到最后,他还是心软了。

    就算他很想很想看着苏沫被他折磨的痛不欲生,可是一想到当年苏沫失去母亲时的那种哀伤,他就心软了。

    所以,现在,他只能在肉体上狠狠地折磨苏沫,折磨到她再次向他求饶。

    “顾泽城,我求你了。”苏沫眼里的泪水还是滑了出来,看着压在自己身上俊美如斯的男人,苏沫卑微到了尘埃里,“我求你,你想拿我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你能让我爸爸好好的活着。”

    顾泽城扬唇,低头去吻苏沫眼角的泪,“好啊,取悦我,你要是让我满意了,你爸爸就一定能好好的活着。”

    苏沫望着天花板,渐渐掩去眼底的悲凉,清亮的眸子变得空洞。

    藕臂攀上顾泽城的脖子,唇落下,吻在他的侧脸,学着他的样子,寸寸向下,化被动为主动,化冷淡为热情,开始尽最大努力地取悦他。

    ......

    看着眼前热情到妖娆的苏沫,顾泽城的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苏沫跟顾少言在一起纠缠的画面,想到她在别的男人身体上也曾这么热情似火过,原本真的已经被取悦的顾泽城瞬间就怒了。

    扬手,顾泽城抓住苏沫的长发用力往后一拉,扒在他身上的苏沫猝不及防,顺着顾泽城的力道往后倒了下去。

    “砰!”

    “啊!”

    苏沫的头狠狠地被砸在了床头,不由自主地就痛呼了一声。

    顾泽城眉头不由一蹙,大步便跨下了床,然后径直走向浴室。

    苏沫反应过来,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追上去,然后一把抱住顾泽城,哀求着道,“顾泽城,你要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你不可以言而无信。”

    顾泽城冷笑一声,明明他的身体热的跟火似的,可他的笑声却仿佛将整个空气都凝固了般。

    转身,顾泽城抬手抚上苏沫早已染上酡色的脸颊,语气轻佻而不屑地道,“是嘛,可是,我一点都没有被你取悦到,怎么办?”

    看着眼前俊美如魔鬼般的男子,苏沫毫不犹豫地就踮起脚尖吻上了那菲薄的妖艳双唇。

    可是下一秒,顾泽城却将她狠狠推开,看着她的目光犹如烈焰刀锋,恨不得将她烧尽,或者片片凌迟掉。

    “顾泽城,你到底还要怎么样?”苏沫完全感觉不到身体上的痛意,脑海里唯一的意识就是爸爸一定要活着,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顾泽城嘴角扬起,勾勒出一个邪魅至极的弧度,“苏沫,我就是想看到你像现在这样不知廉耻又痛苦的样子。”

    话落,顾泽城大步走向了浴室。

    苏沫不知哪来的力气,又冲过去一把抱住顾泽城的腿。

    “顾泽城,我求你了,求求你,救救我爸爸,救救我爸爸,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你让我死让我痛苦一辈子都可以。”

    顾泽城看着如此卑微乞怜的苏沫,心中的怒火愈发的旺盛了。

    何时,他深爱过的女人变成了如此模样,他又为什么要将他深爱的女人变成了如此模样? -~%%无弹窗?@++

    掰开苏沫的手,顾泽城如上帝般地睥睨着苏沫,“你越求我,我越要好好考虑考虑。”

    苏沫无力地软在了地上,看着顾泽城离开的背影,眼底的泪终于忍不住又滑了下来。

    抓过地上的衣服,苏沫努力裹住自己,然后缩成一团,将脸深深地埋进双膝间。

    对不起,爸爸,对不起......

    是女儿无能,什么也做不了......

    对不起,对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