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其实,她从来都是柔弱的跟水一样的女孩,从来就应该是被人捧在掌心里疼爱的女孩。

    那时,他从来都不知道他还会冒出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更加不会知道,她真的成了顾太太,却不他的太太,而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的太太。

    “啊!”

    蓦然响起的痛呼声将顾泽城的思绪拉了回来,定睛看去,苏沫左手的指尖早已被鲜血染红。

    同样是想都不想,顾泽城大步就冲了过去,抓住苏沫的手便外厨房外走,莫名的怒火燃起,大声吼道,“苏沫,你能更没用一点吗?”

    苏沫完全无法理解顾泽城的怒意,一把用力甩开顾泽城的手,“是,我是没用,所以才能任由你们顾家兄弟摆布,连自己最在意的人和最在意的东西都保护不了。”

    顾泽城倏尔回头看着苏沫,看着她苍白而倔强的小脸,看着她盛满委屈与无助却硬是努力忍隐不肯掉下的泪水,他心里的怒火就更加旺盛了。

    她居然拿他和顾少言比,她居然把他和顾少言看成同一类人。

    可是,她又有没有想过,如今的这一切,又是拜谁所赐。

    什么也不想再说,顾泽城愤怒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一把狠狠抓住苏沫的手腕,再不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他拽着她就往楼上拉。

    现在,这一刻,他只想用让她感到最羞耻的方式狠狠惩罚她,狠狠将她撞碎。

    苏沫拼命想要甩掉顾泽城的大手,可是怎么用力都没有用,反而让他越拽越紧。

    她想喊,可是,喊有用吗?在这座如城堡一样的别墅里,有人会帮她吗?

    被顾泽城强行拽到三楼,他一把推开他的房门将她拉了进去,用力一甩,然后反手关上了门。

    苏沫脚步不稳,往前踉跄几步,跌进沙发里。

    感觉到顾泽城锁上了房门,苏沫一下子便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想要逃,可是才站起来,顾泽城欣长挺拔的身躯便压了下来。

    “顾泽城,你想怎么样?”苏沫完全顾不得自己还在流血的手指,满脸惶恐地看着居高临下的顾泽城。

    顾泽城一只手用力的扯掉领带,一只手抚上苏沫的脸颊,嘴角勾勒出邪魅至极的弧度,“我想怎么样,难道你不清楚吗?”

    说着,顾泽城的头便压了下来。

    苏沫不知哪来的勇气,一瞬间扬手就朝顾泽城的脸上落下。

    “啪!”

    清脆的声音在空中响起,让顾泽城的动作顿了一秒。

    但也仅是一秒后,顾泽城又毫不迟疑地低头去吻苏沫的唇。

    苏沫双手去推顾泽城的胸膛,眼泪不受控制地滑了下来。

    “顾泽城,我恨你,我恨你,我这辈子都恨你,我恨你......”

    苏沫歇斯底里的吼声仿佛这世间最致命的武器,瞬间就让顾泽城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就连五脏六腑都被这声音给震碎了,他能清晰地听到自己身体里不停地发出的“咔嚓”“咔嚓”的碎裂声。

    苏沫闭着眼睛,任由泪水滑下,认命般地等待着顾泽城下一步的霸占。

    良久之后,感觉到迟迟没有来临的动做,苏沫颤抖着缓缓睁开了双眼。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张无处不刻着无法言喻的痛苦哀伤的脸。

    那样痛的痛,那样深的伤,溢满了顾泽城深邃的眸,仿佛整个星空都承载不了,要溢满整个宇宙。

    如此震憾人心!

    ——顾泽城怎么啦?

    ——顾泽城怎么啦?

    苏沫问自己,可是却找不到答案。

    倏尔,顾泽城站直,抬手狠狠地掐住苏沫的下颚,眼里的痛与伤化为怒与恨。

    “苏沫,全世界都有资格恨我,唯独你没有。”顾泽城掐着苏沫下颚的手愈加收紧,声音霸道强势如阎罗般,“这辈子,你都没有资格恨我。”

    苏沫怔住了,她完全不明白顾泽城说的是什么。

    看着眼前一脸无辜的苏沫,那样可怜又纯洁的小表情,实在是太容易将他那压制在心底的温情柔软唤醒。

    下一秒,顾泽城便松开了苏沫,转身背对着她。

    “别以为有季易轩帮你,你爸爸就会没事。”顾泽城的声音,冷硬如冰,“没有合适的心脏供体,季易轩再厉害也救不了你爸爸。”

    “顾泽城,你个疯子,你到底想怎么样?”

    顾泽城出口的话让原本怔然错愕的苏沫一下子又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顾泽城冷笑一声,脱掉身上的西装外套随手往地上一扔,又抬手解着衬衫的扣子,明明怒气染满了他的全身,可是他的动作却仍旧优雅如王者,举手投足带着天生的霸道与贵气。

    “求我,乖乖地让我上你,我会考虑让你爸爸好好活着。”

    “顾泽城......”苏沫闭上双眼,逼退眼底的泪水,“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

    “没有为什么,只有我开不开心。”

    顾泽城蓦然转身,又寸寸逼近苏沫,热气喷薄在苏沫苍白而无助的脸上,一字一顿,字字清晰,如鬼魅般扣住她的心弦,阵阵发紧。

    苏沫看着顾泽城那近在眼前的俊颜,浑身抑制不住地开始颤栗。

    此时此刻,她的意念里只有一件事情。

    爸爸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

    看着眼前如此无助的苏沫,顾泽城仿佛被迷惑了般。

    抬手,情不自禁就抚上了苏沫的脸颊,那样温柔那样小心翼翼地将贴在苏沫侧脸的发丝一点点拢到耳后,头低下,印上那玫色的双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