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因为答应了初初,所以苏沫不得不早点回小叠山。

    正在餐厅吃饭的初初一看到苏沫就立刻丢了手中的勺子,然后叫着要从儿童餐椅里下来。

    “下去下去,我要麻麻。”

    陈婶摇头笑了笑,把初初从儿章餐椅抱了下来。

    “少夫人。”陈叔和陈婶都恭敬地唤道。

    苏沫微微含笑点头,看着朝自己跑过来的初初,苏沫蹲下张开双臂,迎接可爱的小天使。

    初初扑进苏沫怀里,也不管自己的嘴巴周围沾满了饭粒,凑过去就猛亲苏沫的脸。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的嘴巴脏。”平时不见言笑的陈婶这时也忍俊不禁起来。

    苏沫抱起初初,也亲亲她的脸,把她脸上的饭粒放进嘴里嚼了起来,看了看陈婶道,“没关系的,不脏。”

    陈婶笑着摇摇头,吩咐人布置了晚餐,然后又给苏沫盛了汤,“少夫人,你先吃饭吧,我来喂初初就好。”

    “不用,我自己吃。”在麻麻面前,初初要争取好好表现,这样麻麻才会喜欢她,才不会离开她。

    苏沫笑着亲了亲初初的头发,“初初真棒,那我们一起比赛,看谁先吃完,好吗?”

    “好,初初和麻麻比赛。”初初举着小小的拳头,一脸必赢的架势。

    “那好,我们开始吧。”

    陈婶眉目柔和地看着苏沫和初初,如果说她们俩不是亲母女,一定不会有人相信。

    ......

    吃过晚饭,苏沫打开电视想找个有意思的动画片陪初初看一会,按下手上的遥控器,突然一个熟悉的面庞出现在电视屏幕里。

    “麻麻快看,是粑粑。”初初兴奋地指着电视屏幕里出现的顾泽城大叫道。

    苏沫笑笑,把初初抱到自己腿上,“对,是粑粑。”

    “粑粑......”

    初初盯着电视屏幕里正搂着一个穿着红裙的性感美女踏上红毯的顾泽城,眼睛一眨不眨。

    苏沫也看着电视画面,下巴轻轻地抵在初初的头顶上,眉心不由自主地微蹙起。

    她认识,红裙美女是最近很火的一个女明星,性感妩媚,整个人半挂在顾泽城的身上,动人至极。

    而屏幕上的男人则眉眼带笑,性感的薄辰浅浅上扬,俊美的五官和欣长如玉的身体就如古希腊最完美的雕塑般,那样风华绝代,让人挪不开眼。

    深南市的人都知道顾泽城是个花花大少,可即使这样,以前顾泽城也从来不会和任何女人出现在电视屏幕上。

    如今倒好,顾泽城更加高调地向世人展示他花花大少的一面了。

    明明这样的顾泽城让苏沫极其的不屑一顾,可是为什么,她的心里却仿佛被塞了一团湿湿的棉花般,闷的难受。

    什么顾家的少夫人,什么顾泽城的妻子,什么世华国际的老板娘?

    这一切,又有谁知道?

    这一切,又有谁在意?

    苏沫清楚地知道,如果她在意了,她就是傻子,她就会彻底地再输一次。

    输的体无完肤,不再有一丝尊严。

    ......

    陪初初玩了一个多小时,觉得小家伙有些累了,苏沫便带着初初一起去洗澡,等两个人洗完澡收拾好,苏沫又拿来了故事书给小家伙读故事。

    小家窝在苏沫的怀里,一开始的时候还相当认真,总是不停的发出各种哼哼唧唧的声音,不过半个小时后就困了,在苏沫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适的姿势扒着便睡着了。

    苏沫笑了笑,等小家伙完全睡熟之后才抱着她去了床上睡。

    原本苏沫也打算睡了,却想起来自己从医院带回来的一份资料好像放在了一楼。

    亲了亲床上睡的正香的小家伙,苏沫留了一盏柔黄的台灯,然后下了一楼。

    来到一楼大厅找了找,才发现资料落在了沙发的扶手边。

    正抬腿走向沙发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汽车引擎的声音。

    意识到应该是顾泽城回来了,苏沫赶紧加大脚步打算拿了资料就上楼回房间。

    莫名的,苏沫就不想见到顾泽城,更不想和他说话。

    哪怕看一眼,或者说一个字,她都会觉得是多余,甚至厌恶。

    “苏沫。”

    正当苏沫的步子踏上楼梯的时候,一道低沉而淡凉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了起来。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今晚顾泽城和女明星走红毯的画面,苏沫秀眉不由一蹙,大方的转身看向门口的顾泽城,“有事吗?”

    苏沫如此淡漠而不屑的态度,一瞬间便成功地惹怒了顾泽城。

    “我饿了,去给我准备吃的。”

    苏沫垂眸,“好。”

    ......

    现在已经是快晚上十点了,别墅里从来不留过夜的饭菜,所以,苏沫只得为顾泽城重新准备饭菜。

    只是,从小优渥的生活让苏沫从来就没有进过厨房,就算苏家落败后,她在顾少言的别墅里也是少奶奶,还不至于沦落到要自己下厨房准备饭菜。

    来到厨房,苏沫真的无从下手。

    不过,没做过,也总是看过的。

    打开冰箱,发现里面有新鲜的牛排,还有洋葱。

    苏沫想都不想就拿出了牛排和洋葱,把牛排用水冲了冲放到碟子里,苏沫洗了洋葱,打算将洋葱切成圈。

    顾泽城像个监工一样,饶有兴致地靠在厨房门口盯着苏沫的一举一动,他倒是想看看,那个从来都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苏家大小姐,怎么给他做出一顿晚餐来。

    看着苏沫略显笨拙的动作,顾泽城的思绪突然就飘飞到多年前。

    记得那年,他十六岁,她才十四岁。

    那时他们在同一所学校上中学,一天中午他错过了午饭,结果自己跑去学校外面的快餐店随便吃了点东西。

    谁知下午便得了急性肠胃炎,上吐下泄,被送去了医院急诊。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她知道后连下午的课都没上,一个人跑去了医院看他。

    在医院看到他挂着水一脸苍白的样子,她居然掉下眼泪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以后不要随便吃外面的东西了。”

    他笑,“那以后要是没有人照顾我,又不能去外面吃,我岂不是要饿死。”

    她想都不想便脱口而出,“那我来照顾你,我来学做饭,我来给做你吃的。”

    他抬手拭着她脸上的泪水,感动的一塌糊涂,“傻瓜,我以后再也不生病了,再也不让你伤心难过了,我也不准你去学下厨做饭,那些事让佣人来做就好了,你不用。”

    说着,他不顾手上还插着针,直接将她抱进怀里,满脸憧憬地美好笑容道,“你现在只要好好的做你的苏家大小姐,以后快快乐乐的做顾太太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