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季易轩唤她,亲切而自然。

    苏沫回过神来,错愕地抬头,本能地问,“我们认识吗?”

    季易轩笑了,如今的苏沫太让人心疼,所以,季易轩不想隐瞒苏沫,他想重新做回她最好的朋友或者是哥哥,给苏沫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温暖。

    “是,我们认识,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

    季易轩的笑容实在是太美好太温暖,所以苏沫也被感染了。

    扬唇一笑,苏沫略带歉意地道,“对不起,我十五岁以前的记忆都没有了,所以我不记得我们认识。”

    季易轩仍旧笑容明朗温暖,“我知道,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们现在可以重新认识一次。”

    说着,季易轩向苏沫伸出修长白皙的大手,“你好,我叫季易轩,很高兴认识你。”

    苏沫又有些陷入了怔然,她无法想像,是怎样的友谊跟交情,才让一个十年来都没有过任何交集的朋友在你最需要的时候突然出现,向你伸出最温暖的手。

    眼眶莫名就湿了,苏沫伸出自己的手,握住季易轩的手。

    他的手真的很暖,很有力量,很舒服。

    “你好,季少。”

    “叫我易轩吧,或者像你小时候一样叫我轩哥哥也可以。”

    小时候?!

    从来没有人在苏沫的面前提起过她的小时候,那仿佛是一种禁忌,让所有人都缄口不提。

    为什么季易轩就这么自然这么轻快地就在她的面前提起她的小时候?!

    “你帮我,就是因为我们小时候认识?”

    季易轩笑,“我们现在也认识了呀。”

    苏沫看着季易轩,竟然被感动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季易.....轩。”苏沫从善如流,“谢谢你!”

    季易轩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笔,然后将还握着的苏沫的手掌摊开,在上面写下一串数字。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任何时候,不管你有事没事,都可以打这个号码找到我。”季易轩松开了苏沫的手,又道,“我还有事,得先走了,记住,我们是朋友。”

    说完,季易轩完全不等苏沫反应过来,大步便朝电梯口走去。

    苏沫转身看着季易渐行渐远,最后对着她回头一笑,消失在电梯口的身影,霎时陷入了沉思当中。

    小时候,她的小时候是不是有特别的人或者特别的事存在过?

    ......

    季易轩才走出电梯,就响了起来。

    一看,是顾泽城打来的。

    这家伙,肯定又是来威胁他的。

    要关他的医院,关就关吧,关了他再开。

    “顾泽城,除了关掉我的医院,你还有什么其它的方法来威胁我吗?”季易轩没好气地问。

    那头的顾泽城眼眸微眯,“季易轩,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来爱,自己来疼,不需要你插手。”

    季易轩不由嗤笑一声,“这就是你爱苏沫疼苏沫的方法吗?”

    “我用什么方法,用不着你来管。”

    季易轩又一次被顾泽城成功地惹怒了,“顾泽城,如果不治疗,不接受心脏移植手术,苏敬致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难道,你忘记了在苏沫的母亲过世时,她有多难过多伤心吗?难道你想那样的伤心难过在苏沫的身上重新上演一次吗?”

    顾泽城也怒了,“苏沫是我的女人,她怎么样,我说了算,用不着你操心。” =

    季易轩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不好意思,顾大总裁,苏沫的事情,我操心定了。”

    “好啊,季大医生,既然如此,那就让苏沫为你的愚蠢行为买单吧。”

    “顾泽城......”

    季易轩的话还没有出口里便传来“嘟”“嘟”的盲音。

    顾泽城你个神经病,疯子。

    “砰”,季易轩一脚狠狠踹在法拉利的轮胎上。

    靠!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