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仁医院里,医生和护士给苏敬致安排了最好的vip病房。

    苏敬致清醒的时候,问苏沫为什么要转院,苏沫只是笑着答,说济仁医院条件更好一些,有更专业的心脏外科专家。

    而苏沫说的确实是事实,他们才在病房安顿下来,就有几个医生来查看苏敬致的情况,给苏敬致做全方位的身体检查,就连给苏敬致用的药,也是外国进口的。

    等苏敬致做完检查又睡着了以后,苏沫去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看到门口的苏沫,脸上扬起微笑,露出恭敬。

    “医生,我现在手头上只有三十万,剩下的医药费,我会想办法,一定不会拖欠的。”

    医生笑了笑,“苏小姐,医药费的事情,你不必担心,我们会尽一切努力治好你父亲的病的。”

    医生的话和态度让苏沫微感诧异,世态炎凉,自从苏家落败后,这是少有的对她还能这么友善且恭敬的人。

    更何况,现在是她有求于人。

    “医生,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有人吩咐你特别照顾我爸爸?”

    医生一直保持着温和的笑意,也不隐瞒,点点头道,“是,确实是有人吩咐过,所以苏小姐尽管放心,不用担心什么医药费的问题。”

    “能告诉我是谁吗?”

    “这个恐怕不太方便。”

    苏沫笑了笑,“谢谢你,医生。”

    ......

    出了医生办公室,苏沫一个人静静地沿着长长的走廊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走廊的尽头,低头往窗户外面一看,一量白色的法拉利跑车正好闯入了她的视野,然后一个英俊挺拔的男子从车上下来。

    季易轩?!季家的二少。

    苏沫之所以认识这位风流倜傥的季家二少,不是因为和他有什么交情,而是因为这位季二少三年前从国外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就一直是深南市医学界瞩目的骄子,三年来,成为深南市医学界的神话,而他最颤长的,就是心脏外科。

    既然有人帮助他们转院来了这里,那会是季易轩亲自主刀帮爸爸做手术吗?

    思忖间,苏沫听到不远处的电梯响起“叮当”的声音,转身一看,正是季易轩从里面走了出来。

    季易轩并没有发现站在走廊尽头的苏沫,而是径直朝医生办公室内走去。

    不是出于对季易轩的好奇,苏沫只是想见见季易轩,求他能否亲自主刀给她爸爸动手术。

    所以,苏沫想都没想,便大步跟了过去。

    快走到医生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苏沫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的季易轩和医生交淡的声音。

    仔细一听,季易轩是在了解她爸爸的病情。

    每一项指标,都了解的细致入微。

    最后,只听到季易轩吩咐医生道,“我会尽快找到合适的供体,所以,你们随时监测好病人的情况,随时做好手术的准备,有什么危险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是,季少。”

    苏沫怔怔地站在门口,不明白为什么季易轩要这么亲力亲为地帮自己。

    以季家的势力和财力,还有季易轩在医学界的威望,苏沫相信,他们是不可能受任何人威胁的,除非是季易轩主动愿意帮她。

    可是季易轩多年在外求学,即使三年前他回国后他们也未曾有过任何交集。

    那么季易轩为什么要帮她?

    出神间,季易轩已经走了出来,看到门口发愣的苏沫,季易轩也愣了一下。

    “苏沫。”季易轩唤她,亲切而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