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紫瑜的办事效率果然很高,第二天上午就把三十万打到了苏沫的帐户,而且,连工作面试的时间也帮她约好了。

    苏沫心中万分感激,却不知道要如何表达。

    “好了,别废话了,赶紧去医院把钱交了吧。”方紫瑜在电话那头赶紧制止苏沫快要出口的肉麻的话,“记得,好好准备一下,过几天来面试。”

    “谢谢你,紫瑜。”

    “谢什么呀,记得我找你帮忙的事情就好。”

    苏沫一笑,“我昨天晚上已经画出了样稿,待会我就把设计灵感和样稿发照片给你,你要是觉得可以用,见面的时候我再把原稿给你。”

    方紫瑜在电话那头不禁“哇”地赞叹了一声,“沫沫,我太爱你,那你赶紧发给我吧。”

    苏沫笑了笑,“好,我等下就发给你。”

    挂了电话,苏沫低头就看到初初坐在地毯上仰着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好像知道她又要出去似的。

    苏沫听陈婶说了,昨天她出去之后初初哭闹了很久。

    所以,今天出门之前,她必须先安抚好小姑娘的情绪。

    “麻麻,抱抱......”初初是真的知道了苏沫又要出门,所以赶紧先下手。

    苏沫看着初初,心中柔软的跟一团棉絮似的,走过去从地毯上将初初抱起,然后抱着她坐进沙发里,亲亲她的小嘴。

    “初初,妈妈有事必须要出门,你乖乖地呆在家里,好吗?”

    初初嘟着嘴巴摇头,“初初不想让妈妈离开。”

    苏沫笑,“妈妈不会离开初初的,妈妈只是出去有事情,办完事情后妈妈就会回来陪初初了。”

    初初撇着嘴,亮晶晶的大眼睛里立刻有就了委屈的泪水。

    初初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怜爱了,苏沫真的很想带着初初一起出门。

    可是,带着初初一起挤公交车,无法预料的事情太多了。

    “初初,如果你乖乖的,那妈妈会尽量早点回来,还会给初初带漂亮的彩虹糖。”

    即使有些不情愿,但是初初还是点了点头,凑上去亲了亲苏沫的脸颊,喃喃地道,“初初等麻麻回家。”

    苏沫抱紧初初,心里长长地吁了口气。

    身边有这样一个小天使,真好!

    将设计文案和样稿拍了照片发给了方紫瑜,苏沫便收拾了东西出门。

    想起昨晚顾泽城的话,出门之前,苏沫还是告诉了陈婶说自己要去一趟医院。

    陈婶只是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虽然知道苏沫每次步行走下小叠山很辛苦,但是没有顾泽城的吩咐,她也不敢给苏沫安排车,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苏沫赶到医院的时候,苏敬致刚好清醒过来。

    苏沫看着意识清晰的苏敬致,眼泪止不住地就滑了下来。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小沫,告诉爸爸,那天向你地求婚的是什么人?他对你好吗?”苏敬致很虚弱,可是声音里却透着急切。

    这种时候,苏沫当然不能跟苏敬致说实话。

    扬着唇角,苏沫看着苏敬致回答道,“他是做生意的,对我很好,不过,他这段时间去欧洲出差了,等他回来了,我立刻带他来见您。”

    “敬致,你就别担心了,小沫的新丈夫我见过了,人很不错,不止对小沫好,对我也很尊敬很有礼貌。”夏桑清在一旁笑着道,她很清楚,这个时候,苏敬致的情绪不能有任何一点点波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真的?”苏敬致看看苏沫,又看看夏桑清,将信将疑。

    苏沫握着苏敬致的手,脸上的笑容纯真,没有一丝撒谎的迹象,“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您。”

    苏敬致实在是太过虚弱,既然苏沫和夏桑清都这么说,他也放心了,又缓缓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