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霸道?还是你根本就没有把我这个丈夫放在眼里,更加没有放在心里?”

    苏沫头一撇,避开顾泽城的手,“难道你在乎吗?”

    顾泽城轻笑一声,笑声里尽是苦涩的嘲讽与痛心的薄凉。

    “你去了医院,看了你爸爸,医生让你交三十万给你爸爸做心脏移植手术,你没有,所以去找了方紫瑜借钱,还拜托她帮你找工作。”

    顾泽城丝毫都不隐瞒,蛊惑人心的声音从他唇角点点溢出,在压抑的空气中做着低空飞行,丝丝入扣。

    “苏沫,你有没有想过你今时今日的身份与地位?”顾泽城的声音仍旧不高不低,微微停了停,继续道,“你是顾家的少夫人,我顾泽城的妻子,世华国际未来的老板娘,如此让人可望而不可及的身份,你却要低三下四地去求别人,还要去替别人工作?”

    顾泽城看着已经怔然的苏沫,低头凑近她,在她耳边呵气如兰,声音愈加魅惑如丝,扣人心弦,却带着让人无法承载的愤怒。

    “你是不是当我这个丈夫是死的?还是,你从来都没有当我是你的丈夫?”

    苏沫浑身一颤,蓦地抬眸看向顾泽城,眼里是无法言喻的复杂情愫。

    “顾泽城,你派人监视我?!”

    顾泽城眉峰微挑,答案显而易见。

    看到顾泽城的不屑一顾,苏沫也不屑一顾地笑了,“是,你说对了,我就是从来都没有当你是我的丈夫,所以,我宁愿低三下四地去求别人,宁愿拼死拼活地去为别人工作,也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你就是我的丈夫。”

    不管顾泽城在意的是不是只有他顾家大少的名声,苏沫都不想在任何一个男人面前再摆出一柔弱的姿态来了。

    顾泽城倏地掐住苏沫的下巴,眼里喷火,咬牙切齿地道,“苏沫,你再说一遍。”

    迎着顾泽城目光里随时都有可能会掐死她的愤怒,苏沫不卑不亢地道,“顾泽城,我不想做什么顾家的少夫人,也不想做你顾泽城的妻子,更加不想成为世华国际未来的老板娘,我需要的,只是起码的尊重。”

    顾泽手上的力道徒然加重,不过却在看到苏沫眼里闪动的泪光时又莫名地松开了手。

    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又对苏沫下手,顾泽城迅速转身背对着她,努力压制着胸中翻滚的惊涛骇浪,声音里溢着刻骨寒凉地道,“好,苏沫,会有你低三下四求我的一天。”

    *************

    回到房间看到床上小小蜷缩着的身子,苏沫所有的无助与委屈仿佛瞬间都随着空气飘散了般,心里剩下的只有一片柔软。

    来到床边,看着睡的并不安稳的小天使,苏沫低头,轻轻地吻了吻初初的额头,然后伸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小家伙似乎能感应到什么似的,小小的身子立刻就朝苏沫一点点挪了过来,一双小手还攀上了苏沫的胳膊。

    苏沫扬唇一笑,用手给小家伙当枕头,让初初的侧脸躺在自己的手心里。

    很快,初初小小的眉头便彻底放松了下来,嘴角这扬起来浅浅的弧度。

    “麻麻…”

    小家伙梦呓着,小嘴张了张,又合上,可爱的让人直想抱进怀里狠狠亲一顿。

    苏沫看着如此依赖自己的小家伙,就跟那天生下小绿芽儿一样,满身心的愉悦,无法言喻。

    等小家伙彻底睡的安稳之后,苏沫才轻轻地从小家伙的脸上抽出了自己的手,然后离开去浴室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