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公车绕了半个深南市来到小叠山的山脚下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点了,站在山脚下抬头往山上望,绵延的灯光在夜幕下犹如一条星河般蔓延开来,让整座小叠山都笼罩在一片神秘而静寂的环境当中。

    想到初初,苏沫没有再没有以前的顾忌与徘徊,大步就往山上走。

    而此时山上的别墅里,已经哭累的初初像只小猫咪一样终于扒在顾泽城的怀里沉沉地睡着了。

    陈婶拿来热毛巾交给顾泽城,顾泽城轻轻地擦着初初哭的跟小花猫儿一样的小脸,还有小手,俊眉不由觉地微拧起。

    把初初的小脸和小双擦干净后,顾泽城把初初交给了陈婶。

    正当陈婶抱着初初往楼上走的时候,苏沫踏进了大厅里。

    苏沫看到陈婶抱着初初往楼上走,想都不想便大步跟上陈婶,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锁定她身影的顾泽城。

    “去哪里了?”

    苏沫的步子还没有迈上楼梯,顾泽城低沉而淡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同时夹杂着一丝愠怒的气息。

    不是不知道苏沫去了哪里,又干了些什么,只是,顾泽城想听苏沫亲口告诉他。

    曾经的苏沫,任何的事情都不会隐瞒他。

    陈婶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

    发现跟在自己身后的苏沫,只是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抱着初初继续往楼上去。

    苏沫脚步顿住,侧头,这才发现水晶光灯下身形挺拔的男子。

    顾泽城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双目微眯,深邃而清亮的目光锁住她,俊美如斯的脸上带着一丝薄凉。

    “有事,去见了一个朋友。”苏沫语气平和,可是声音却淡的没有一丝感情,甚至不及跟一个陌生人说话时的那份热情。

    “为什么不接电话?”

    顾泽城怎么可能感觉不到苏沫语气里的那抹让人遥不可及的距离,但是他却在极力控制自己胸腔里的怒火。

    察觉到顾泽城目光的变化,苏沫垂下双眸,“没电了。”

    话落,苏沫不想再多说什么,迈开步子便打算往楼上走。 嫂索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站住。”

    听着苏沫如此淡漠的敷衍,顾泽城终于控制不住地怒了,他可以在任何人面前温润的如一块璞玉,仿佛不带任何攻击性,由理性主宰自己的一切言行。

    可是只要苏沫出现在他的眼前,只要是与苏沫有关的任何事情,他所有的理性便会是一张白纸,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以后,只要你踏出小叠山,就必须向我报备你的行踪,而且在晚上七点之前,你必须回到这里。”

    苏沫眉心微蹙,心底压抑的无助和委屈瞬间就涌了上来,顾不得那么多,倏地侧头看着顾泽城,同样带着愤怒地道,“顾泽城,你凭什么这么霸道?”

    顾泽城双目眯起,像只充满野性的猎豹般不紧不慢地一步步踱步到苏沫面前,然后扬手,指腹落在她的脸颊上。

    “是我霸道?还是你根本就没有把我这个丈夫放在眼里,更加没有放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