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紫瑜完全不明白苏沫说这句话的意义,“不就是三十万嘛,对你的面具老公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紫瑜,他是他,我是我,我不想再依靠男人了。”顾少言就是鲜血淋淋的教训,所以,苏沫再也不可能完全信任并且依靠任何一个男人,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顾泽城。

    方紫瑜看着苏沫眼底的那抹认真甚至是执拗,不再调侃,收起了脸上的玩味,也认真的看着苏沫道,“你现在连三十万都拿不出来了吗?”

    方紫瑜也知道苏沫傻,竟然答应顾少言净身出户,可是如今苏沫连三十万都拿不出来,她还真的不太相信。

    毕竟,就算苏家落败了,可是苏沫好歹在离婚之前一直是顾家的二少奶奶,不可能没有一点积蓄。

    苏沫点头,“我现在一万块都拿不出来。”

    方紫瑜看着苏沫的视线里微微有些震惊,不过她也知道,苏沫从来就不是一个会撒谎或者小气的人。

    在她还是风光的苏家大小姐的时候,她可没少在她们几个好朋友身上花钱。

    “我知道了,你把你的账号发给我,我凑齐了三十万就打给你。”

    “紫瑜…”苏沫看着方紫瑜脸上云淡风轻的笑,心里的感激和酸涩无法言喻。

    方紫瑜笑着又喝了一大口甜品,揶揄道,“别这样看着我,要不我会忍不住扑上去啃你一顿的。”

    苏沫这样专注的看着一个人的样子,尤其眼里还泛着晶莹的亮光,真的让方紫瑜这个女人看了都醉了,更何况是男人。

    苏沫感激一笑,“谢谢,我会想办法尽管还给你的。”

    方紫瑜品味着苏沫的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地摸着下巴看着她,问道,“既然你不打算靠你那个顶级的钻石王老五老公,那你要怎么还我钱啊?”

    “我已经决定了,从明天开始找工作。”

    “你真的打算出来工作吗?”方紫瑜还是不太相信。

    苏沫肯定地点头,“恩,我之前看你在微信朋友圈里说你们公司招设计师,你可以帮我递份简历吗?”

    方紫瑜没有回答苏沫的问题,而是问道,“你出来工作,你的新任老公同意啦?”

    苏沫笑笑,掩去眼底的那抹晦涩,“他应该会同意吧。”

    虽然苏沫的表情变化很微小,可是方紫瑜却还是察觉到了不对劲,“沫沫,你的新任老公到底是什么人呀?”

    苏沫垂眸,“紫瑜,我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你知道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嫁给顾少言三年,苏沫知道顾家的老爷子最在乎的就是顾家的名声,如果顾泽城娶了她的事情一旦被泄露出去,那么以顾泽城乖戾的为人,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人的。

    她不是不相信方紫瑜,只是什么事情都有意外,她不想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方紫瑜身上。

    看到苏沫脸上的为难,方紫瑜轻咬了下唇角,“沫沫,是不是他对你不好?”

    苏沫又抬眸看着方紫瑜,不紧不慢地摇摇头,“没有,他对我挺好的,就是他的身份有些特殊,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

    方紫瑜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有难处,那我也不问了,至于你工作的事情,你明天把简历给我吧,成不成功,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一秒后,方紫瑜又肯定地道,“不过,我相信你肯定没问题的。”

    苏沫感激地笑了,“谢谢你,紫瑜。”

    “如果你真的想谢我,就别只嘴巴上说,也帮我一个忙。”

    “只要我能做到,万死不辞。”

    方紫瑜白了苏沫一眼,“我才舍不得让你去死,只是让你帮我找找灵感,想个好点子而已。”

    “什么灵感?”只要在她的能力范围内能帮到方紫瑜,苏沫绝对不会拒绝,就算今晚方紫瑜没有答应借钱给她。

    方紫瑜叹了口气,“我参加了一个珠宝设计大赛,不过最近事情太多了,一直不能静下来找到好的灵感。”

    “举办方对设计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任何要求,全凭设计者的灵感,只要不是抄袭别人的作品就好。”

    “好,我试试。”

    方紫瑜笑了,现在她当然不会告诉苏沫,其实她参加的珠宝设计大赛是世华国际旗下的珠宝品牌为挑选首席珠宝设计师而举办的。

    反正苏沫因为顾少言的关系是不可能去世华国际工作的,那她干嘛不好好抓住这个机会,别便宜了别人。

    最多到时候,奖金她一分不要,全部给苏沫,而她不是正好缺钱嘛。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大才女。”

    苏沫的设计灵气逼人、别具一格,在读书的时候就拿过不少设计的奖项,毕业之后进入她家自己的珠宝公司工作后更是有很多惊艳的作品面试。

    唉!只是可惜,一年后她竟然为了顾少言,放弃了工作,成了家庭主妇。

    男人啊,即使当初再怎么说爱你,也终究是靠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