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苏沫八岁,她的母亲过世,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陪着她,虽然,那个时候的他并不知道,原来那就是爱,男女之间最纯洁也最原始的爱。

    他只是,从来都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不想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好,爸爸先回家,然后我们一起等妈妈回家,好吗?”拉回思绪,顾泽城是这个世界上最宠女儿的父亲。

    电话里的初初哭声渐渐小了下来,抽泣着犹豫了一下,最后答应道,“好,初初等粑粑回家,然后粑粑和初初一起等麻麻回家。”

    顾泽城轻笑一声,才两岁的孩子,其实,她懂的远比大人想像的多。

    交待了唐成几句,顾泽城径直就下了班回小叠山,银色的跑车在马路上飙的飞快,就怕晚一秒,初初就又会哭鼻子了。

    ************

    下午六点的时候,苏沫准时出现在她跟方紫瑜约好的猫记甜品店。

    苏沫和方紫瑜是大学同学,读书的时候就特别喜欢这家猫记甜品店,店老板是个年纪略比苏沫和方紫瑜长几岁的年轻男子,为人热情细致,长相斯文儒雅,苏沫和方紫瑜都喜欢称呼这个斯文儒雅的甜品店老板为猫先生。

    因为苏沫很久没来了,所以猫先生为苏沫推荐了一款最新的甜品,还赠送了她一块芝士蛋糕。

    苏沫吃着猫先生推荐的甜品,甜品味道相当不错,丝滑细嫩,甜而不腻,一吃就知道是用心制作的。

    可是,任凭甜品味道再好,都无法在甜到苏沫心里,更加没有了和猫先生说笑的心情,只是细细品味他的新品然后给出猫先生自己对于新品的评价。

    坐在苏沫对面的猫先生似乎看懂了苏沫眉宇间的苦涩,不禁问道,“苏小姐,你似乎心情很不好?”

    猫先生的记忆里,苏沫从来没有如此眉宇忧愁过,她总是快乐幸福的,甚至把能把她的快乐幸福轻易地传递给身边的人,直到一年多前,她再也没有出现过在他的甜品店里。

    如今再看到苏沫,她的眉宇却与往日截然不同了。

    苏沫笑笑,并不打算对猫先生坦露心扉,正当她思忖要怎样像以前一样调笑着回答猫先生的问题时,方紫瑜推门走了进来。

    “沫沫。”方紫瑜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老位置上的苏沫,走近几步后看到坐在苏沫对面的猫先生,又笑着打招呼道,“嗨,猫先生。”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猫先生回头看到方紫瑜,笑着站了起来,“既然方小姐来了,那你们俩聊吧,我不打扰了。”

    方紫瑜看着猫先生笑笑,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二楼转角处的时候才收回视线坐在原来猫先生坐的位置上,拿过苏沫喝过的甜品喝了几大口,过足了瘾后才抽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看着苏沫道,“沫沫,你这样子可不像新婚燕尔啊?怎么,你们家的那位顶级钻石王老五惹你不开心呢?”

    苏沫看着仍旧快活的跟读书时一样的方紫瑜,心里竟然生出一丝羡慕来。

    笑了笑,苏沫摇摇头,“紫瑜,我今天是来找你帮忙的。”

    方紫瑜伸手探上苏沫的额头,一脸狐疑地看着她,“你确定你没有被幸福冲昏头脑,所以在说胡话?”

    离婚宴上,方紫瑜看得清清楚楚,面具男子给苏沫戴上的钻戒就是深南市有史以来以最高的天价拍出的21克拉蓝钻,能买得起这颗蓝钻的人,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绝对不是一般的土豪。

    苏沫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拿下方紫瑜放在她额头上的手,直接进入主题道,“紫瑜,我爸爸要做心脏移植手术,医生让我先准备三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