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苏敬致的情况暂时稳定后,苏沫便去了医生办公室找医生。

    医生看到苏沫,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告诉她,苏敬致的情况很不乐观,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做心脏移植手术,否则依照苏敬致目前的情况,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苏沫原本就苍白的小脸立刻就惨白如纸,身子也不禁颤了颤,差点就要往地面倒下。

    不过,她没有时间多犹豫,立刻就答应道,“好,医生,请你想办法尽快帮我爸爸安排手术。”

    虽然苏沫很清楚,换心,这不只是钱的问题,合适的供体来源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她现在没钱没势没权,什么都没有,可是,苏敬致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了,她不想让他离开,不想。

    医生点头,不管怎样,他秉着治病救人的态度,只要病人有需要,他便会去做。

    “苏小姐,如果有合适的供体,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不过,请你在手术之前先预交三十万手术费,你父亲帐户里的钱,马上就要用完了。”

    三十万?!

    苏沫只觉得如鲠在喉,却又不得不吞下去。

    “好,医生,我会尽快想办法交齐这三十万的。”

    ......

    出了医生办公室,苏沫立刻陷入了彷徨当中。

    她知道,三十万对于心脏移植手术来说,只是一个开始,而现在,她连这三十万都没有,她又怎么敢保证以后苏敬致的治疗不会因为钱而出现问题。

    拿出,翻遍了为数不多的几十个电话号码,苏沫可悲地发现,现在,她唯一能求助的人就只有方紫瑜了。

    自从苏家落败顾少言又在外面有了女人后,除了方紫瑜,她的那些所谓的好友闺密都开始对她渐渐冷淡起来,甚至是避而不见。

    她苏沫从小到大从来就不看别人的脸色行事,不是真朋友的朋友,不要也罢。

    可是,她却没想到自己也会沦落到今天这一步,要靠向朋友来求助才能留下自己唯一的亲人离开的脚步。

    深深吁了口气,苏沫逼退眼里的泪意,拨通了方紫瑜的电话。

    “喂,紫瑜,你下班后有空吗?”

    方紫瑜那头正在忙,所有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问道,“沫沫,有事吗?”

    “嗯,我想下班后约你见见。”

    “好,我也正想见你,那我们老地方,不要再放我鸽子。”

    苏沫笑了笑,方紫瑜从来都这么好说话,“好,这次不会了。”

    ************

    小叠山的别墅里,一觉醒来的初初看不到苏沫,立刻便放声大哭了起来,哭的那个惊天地、泣鬼神,那个肝肠寸断、伤心欲绝,让别墅里所有的人都束手无策,招架不住。

    “麻麻,你在哪里,不要走,不要离开初初......” -~%%无弹窗?@++

    初初边哭边喊边到处找着苏沫,陈叔和陈婶看着又心疼又无助,只得赶紧去给苏沫打电话。

    谁知电话那头传来竟然是关机的提示音,看着哭的就快要背过气去的初初,陈叔又赶紧打给了顾泽城。

    顾泽城当然很清楚苏沫此刻的行踪,只是,他没有料到只不过两天时间的相处而已,初初对苏沫已经到了如此依赖的地步。

    如剑的眉峰微动,顾泽城深邃的墨眸里划过一抹流星陨落时的熠熠光辉,唇角微扬,勾勒出一个他自己都想像不到的愉悦弧度。

    “初初乖,妈妈出门办事了,你在家里乖乖地等爸爸,爸爸马上回来陪你,好吗?”

    “我要粑粑麻麻一起......回家陪初初。”初初在电话里可怜巴巴地道,哭声仍旧不止。

    听着初初抽泣着的软糯糯的声音,顾泽城的心霎时就软的一塌糊涂,脑海里忽然就浮现他十岁的那一年,苏沫几乎每天都会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里面噙着莹莹的泪珠望着他问,“城哥哥,会不会有一天,你也会离开我,然后我就再也看不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