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老爷子最在乎的除了顾泽城这个继承人,便就是顾家的名声了。

    他一直把赵丽和顾少言母子掌握的牵牵的,赵丽和顾少言母子从来就不会像顾泽城那样桀骜不驯,十年来从不会违抗半点他的意愿。

    如今赵丽和顾少言却闹出这么大的笑话来,简直是丢尽了顾家的脸。

    老爷子在视频电话里大发雷霆,恨不得将赵丽和顾少言母子逐出家门,跟他们划清界线。

    可是,这种时候,他这样做,无非只会引来媒体更多的议论,整个顾家便会被推向风口浪尖,说不定世华国际也会受其影响,股价大跌。

    “从明天开始,你老实在家里好好呆着反省,不需要再去公司上班了,你大哥会打理好一切。”顾启恒沉着脸下了命令。

    “爷爷,事情不是媒体报导的那样的......”

    “那是哪样的?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你的种,有人敢诬蔑你?!诽谤顾家?!”顾少言的话还没出口,顾老爷子就怒不可遏地打断了。

    顾少言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赵丽在一旁吓的瑟瑟发抖,“老爷,少言也是被人给陷害了,他其实只是想给顾家早点添个重长孙,延续香火而已。”

    顾启恒冷“哼”一声,“这种事情也能被人陷害,我看你们母子实在是过的太安逸太快活了,尽干些给我丢脸的事情,放着好好的苏沫不要,去找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生孩子。我告诉你们,以后你们要是再做出这种事情来,你们母子也不用呆在顾家了,我顾启恒,丢不起这个老脸。”

    话落,顾启恒拍的一声关掉了视频电话,赵丽和顾少言母子看着那消失在眼前的阴沉的跟暴风雨来临前的脸,松了口气。

    不过,顾少言却越想越不对劲。

    他想方设法封锁了一切消息,可是一切的事情还是在一夜之间全部被人爆了出来,甚至是杜绍绅都找上了门,认了儿子。

    看来,一定是有人在幕后想要整死他。

    这个人到底会是谁?

    在深南市,谁会跟他顾少言甚至是整个顾家过不去?

    ***********

    小叠山的别墅里,吃过午饭后,苏沫便陪着初初在地毯上玩玩具,小家伙一个上午都玩的太high了,没多久,便像只小猫儿扒进苏沫的怀里,眨眼的功夫便睡着了。

    苏沫疼爱地抚了抚初初额前的刘海,又忍不住亲了亲她粉嫩嫩的小脸颊,才抱起她往房间去,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她的大床上,然后又在小家伙的身边躺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让她睡的更安稳些。

    正当苏沫有些迷迷糊糊也快要睡着的时候,她的响了起来。

    怕的响声会吵醒睡着的初初,所以苏沫没有耽搁,赶紧下了床拿起便出了房间,将房门顺手带上。

    电话是夏桑清打来的,夏桑清在电话那头说苏敬致的情况很不好,让苏沫赶紧去医院一趟。

    为了不让夏桑清和苏敬致担心自己,苏沫这两天都借口有事没有去医院,如今听到苏敬致的情况再次恶化,苏沫什么也顾不上了,立刻就拿了包包往医院去。

    到楼下的时候,苏沫叮嘱了陈婶几句,让她照顾好初初,说自己可能很晚才会回来。

    陈婶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如今苏沫已经决定留下来,顾泽城也不再限制她的自由,苏沫要去哪,没人敢多问。 360搜索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更新快

    苏沫到医院的时候,苏敬致刚好从抢救室里被推出来。

    看着面色苍白如纸,气息微弱的苏敬致,苏沫的眼泪立刻就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

    “爸爸。”苏沫紧紧握住苏敬致的手,在他耳边轻声地唤着,“爸爸......”

    因为麻药还没有退去,所以苏敬致仍旧紧闭着双眼,完全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一旁的夏桑清将苏沫搂进怀里,这几天她在医院里24小时守着苏敬致,眼泪早就哭干了。

    “阿姨,对不起,对不起......”

    苏沫靠在夏桑清的怀里,自责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