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绍绅抬手,慵懒地摸了摸鼻子,目光从林妙的脸上慢慢转移到她怀中的孩子身上。

    这一看,这个孩子还真的有点像他杜绍绅的。

    二话没说,杜绍绅直接对着后面的数名保镖扬了一下手,三个黑衣男子立刻向前去夺林妙怀中的孩子。

    “杜绍绅,你要干什么?”林妙惊慌地大叫,“这可是顾家的小少爷,你敢动他,顾少言不会放过你。”

    由于用力的拉扯,原本在林妙怀里已经停止哭闹的小婴儿又大哭起来。

    两个保镖制住林妙,另一个保镖直接从她手里抱走了孩子,然后退到了杜绍绅后面。

    “杜绍绅,还给我孩子,还给我孩子。”林妙挣扎着爆吼,“你到顾家的别墅来闹事,顾少言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杜绍绅一笑,伸手掐住林妙的下巴,脸上布满骇人的阴鸷,“小贱人,居然敢借我的种冒充顾家的小少爷,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林妙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看着杜绍绅,眼前的男子三十多岁,长相普通,却全身的每一处都散发着最阴戾的气息。

    “你胡说什么,我的儿子怎么可能和你有关系?”林妙不是不想承认,而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会眼前的杜绍绅有关系。

    其实杜绍绅在深南市也绝非简单的角色,整个深南市一半的保安公司都在杜绍绅的掌控下。

    整个深南市,除了顾家、季家,几乎没有人敢得罪杜绍绅。

    杜绍绅笑,眼底的阴鸷愈发浓烈,加重手上的力道,讽刺着道,“没有关系吗?没有关系的话,我怎么一看到这孩子就觉得这么亲切。”

    林妙看看保镖怀里的孩子,又看看杜绍绅,这才意识到孩子跟杜绍绅真的有几分相像。

    看到林妙眼里放大的震惊与惊慌,杜绍绅得意地笑了,松开掐着林妙下巴的手,然后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指,满脸嫌弃地又将手帕往林妙的脸上扔过去。

    “孩子我带走了,至于你…”杜绍绅嘴角扯出半个弧度,“顾少言可是为了你才跟苏沫离婚的,我当然要把你留给他。”

    话落,杜绍绅一扬手,转身便大步离开。

    林妙像吃了死苍蝇般地愣在了原地,待杜绍绅走出几步远后才反应过来。

    “杜绍绅,我是孩子的妈妈,求你把我也带走,孩子需要妈妈,他离不开我,他离不开我的…”

    林妙想要追上去,可是却被两名保镖死死地扣住,任她怎么挣扎也挪不动半分。

    直到杜绍绅的身影消息在大门外后,两名保镖才一把将林妙甩到沙发上,然后大步跟了出去。

    林妙不死心地想要追加出去,可是大门已经再次被关上,任她怎么哀求,大门都紧闭着,再不可能开启。

    ......

    第二天一大早,全市的各大报刊媒体都用最醒目的头版头条刊登了一则爆炸性的消息。

    ——顾家二少顾少言的情人生下了杜绍绅的儿子。

    根本这一条新闻,各种新闻和议论铺天盖地而来,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顾少言和林妙。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一时间,顾少言和林妙成为整个深南市的人都唾弃的对像。

    还没等顾少言去找林妙搞清楚一切是到底是怎么回事,顾家的老爷子顾启恒便找上了顾少言和赵丽。

    赵丽最感激的人是顾家老爷子,最畏惧的人也是顾老爷子,最想巴结讨好的人还是顾老爷子。

    如果当年不是因为顾老爷子的一句话,她和顾少言还流落在外,根本就不可能有如今的一切。

    所以,为了讨好顾老爷子,她千方百计地让顾少言为顾家生下重长孙,这样就可以提升他们母子在顾家的地位。

    可是,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为今天这一步。

    赵丽现在,连想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