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就在顾泽城脚步迈出的那一刻,苏沫倏地睁开双眼。

    “顾泽城。”

    顾泽城的脚步立刻顿住,心中霎那涌起一股久违的暖意,夹杂着强烈的悸动与欣喜。

    可是,下一秒,顾泽城便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感觉有多可笑。

    埋藏住眼底的所有情绪,顾泽城回头,清亮淡然的视线看着苏沫,“有事?!”

    “......初初,以后可以跟我生活在一起吗?”苏沫问的小心翼翼,生怕再次惹怒了顾泽城,他便会将初初从她身边带走。

    “可以,前提是,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必须是顾家的少夫人,我顾泽城的妻子。”顾泽城的声音不高不低,不冷不热,却不容苏沫有一丝拒绝的余地。

    苏沫低头看着怀里睡的正香的小家伙,轻咬唇角。

    反正如果她拒绝,顾泽城也会有一千种办法困住她,永远不让她离开,那她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好,我答应你。”

    顾泽城一笑,眉宇间终于溢出丝丝温情与满足。

    “以后,尽好你的本份。”

    话落,顾泽城迈开长腿大步离开。今晚,不是她该尽最基本的本份的时候。

    苏沫看着顾泽城欣长挺拔的背影,深深地吁了口气。

    只是,她却越来越不明白,顾泽城到底为什么要娶她,又为什么让他最疼爱的女儿来到她的身边。

    ***************

    奢华而空旷的别墅里,死气沉沉地一片,整座别墅里除了看守的保镖,就只剩下林妙和她还未满月的儿子。

    看着哭闹不止的小婴儿,林妙伸出双手,慢慢地地伸向小婴儿的脖子,然后十指渐渐收拢。

    既然这是一个没有人承认的野种,既然因为这个野种,她什么都没有了,那她还留着这个野种干嘛。

    她才不要因为这个野种死在这里,她要出去,她要恢复自由,她要回到过去那种风光挥霍的日子。

    十指越收越拢,林妙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满面狰狞地看着那手脚踢过不停,白嫩的小来越涨越红,哭声却越来越弱地小婴儿,忽然一下就被强电流击中一样,倏地就收回了双手。

    看着获得氧气而重新哭声嘹亮起来的小婴儿,林妙一把将他抱进了怀里。

    这可是她的骨肉啊,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她怎么可以亲手杀了他。

    她要杀的人,不应该是自己的儿子,而应该是苏沫。

    苏沫这个贱人,自己的女儿没有了就想害死她的儿子,她才不会让她得逞。

    不过,林妙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儿子不是顾少言的种,为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苏沫却知道的这么清楚?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还是,其实一切都是苏沫搞的鬼,因为她从她那里夺走了顾少言的爱,所以她要报复她。

    苏沫这个阴险歹毒的贱女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正当林妙咬牙切齿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别墅大门被缓缓拉开的声音。

    林妙半秒钟都没有犹豫,抱着孩子拔腿就冲出了房间往楼下跑。

    “少言,少言,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一切都是苏沫那个贱人搞的鬼,你相信我,相信我......”

    林妙边跑边苦苦地哀求着,只是当她看清楚出现在眼前的人的时候,她的声音嘎燃而止。

    “怎么会是你?”林妙面露震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