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做你发泄兽|欲的工具吗?”苏沫笑了,同样犀利冷冽的目光回敬着顾泽城,“不可能!你们顾家的男人都一样,都是禽兽。”

    “苏沫,你真的执意要离开吗?”顾泽城双目紧眯,眼里的怒火简直可以将人毁灭殆尽,握着苏沫的双手更是拿出了全身的力气,恨不得将她即刻就捏碎在手心里。

    “是,我要跟你离婚。”虽然在害怕又无助,可是苏沫的回答却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

    顾泽城齿关一紧,双手猛然用力就将苏沫扔回了床上,然后拿过不远处的电视遥控器,按下。

    偌大的电视画面里,立刻就出现了昨晚两个人在浴室里抵死缠绵的画面,她的脸她的相貌是那么的清晰可见,同时,最华丽质感的音响里,最撩人心弦的阵阵嘤咛从喉骨中溢出,仿佛人间最动听最婉转的乐章。

    “看到了吗?”顾泽城笑,笑容倾城的魅惑,“苏沫,你看到你自己了吗?昨晚的你是多么的主动,多么的热情奔放,多么的让人销魂入骨。”

    “住嘴!住嘴!”苏沫双手堵住耳朵,不敢去听,更加不敢去看,“顾泽城,你住嘴。”

    泪水滑下,湿了整个脸颊。

    “住嘴?!”顾泽城大步跨到床上,拉开苏沫堵着耳朵的双手,“我对昨晚上的你有多满意,难道你想像不出来吗?”

    “顾泽城,你个王八蛋!”

    苏沫突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一把推开顾泽城,然后冲下床,拿起小茶几上的烟灰缸就朝电视屏幕狠狠地砸了过去。

    “砰!”

    随着一声巨响,数道火花闪起。

    所有的画面和声音终于停止了,蔓延在空气中留下的只有电路板烧焦的味道。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火花燃尽,苏沫整个人无力地软到了地板上。

    闭上双眼,她无力地控诉着,眼泪如小溪般汩汩涌出。

    顾泽城看着苏沫,嘴角扬起,看着如此痛苦无助的苏沫,他的心明明就比她还要痛还要无助,可是,他却还是要努力装的那么无所谓。

    下床,顾泽城走到苏沫面前,想要去抚起她,可是手还没有伸出去硬生生克制住。

    “没有为什么,因为你是我的妻子,取悦我,是你的责任。”顾泽城居高临下的像个王,“如果,你还打算离开,那么,这段视频将会在整个深南市所有的广场大屏幕上365天的循环播放。”

    话落,顾泽城再也不多看苏沫任何一眼,转身便大步离开了。

    他怕,再多看一秒,他都会忍不住将她拥入怀里,然后哀求她,只要她不离开,让他做什么都好。

    苏沫闭着双眼,除了如溪水般涌出的泪水,她再没有一丝反抗的力气。

    ***************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苏沫以为自己就这样快死去的时候,令人窒息的寒冷空气中突然响起了一个软糯糯的声音。

    “麻麻......”

    声音仿佛天籁般,从最遥远最遥远的天际传来,霎时便震动了苏沫的耳膜,牵扯到全身所有的神经,让快要窒息濒临死亡的她瞬间便活了过来。

    蓦然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苏沫看见,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踏着七彩祥云,逆了漫天光辉,仿佛天使般,从天而降。

    “呵呵......”粉嫩嫩肉嘟嘟的小女孩抱着一只白雪的小兔子,满脸纯真笑容地一步一步从门口向苏沫走来,“麻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