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向前一把抓起顾泽城精壮的胳膊,几近咆哮地道,“顾泽城,我们三个一起长大,你非得这样把她逼到绝路吗?”

    “绝路?!”顾泽城甩开季易轩的手,看着他,绯色的薄唇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嫁给我,一直是她最期待觉得最幸福的一件事情,怎么可能会是绝路。”

    “那是以前的苏沫,现在的苏沫根本就不认识你。”季易轩瞪着顾泽城,向来理智的他此时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既然当年你收拾了一切绝然离开,现在就不应该再回来招惹她。”

    顾泽城笑,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冷的笑话,明明笑的那样风华绝代,可是空气弥漫的却尽是如霜般的冷意。

    良久之后,顾泽城才收了笑意,声音里尽是笃定地道,“既然她以前爱的是我,那么现在,我也会让她只爱我,她也只可以爱我。”

    “顾泽城......”季易轩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因为他太了解顾泽城了,从小到现在,二十七年的兄弟,他怎么可能不了解他。

    “今晚的事情,不要再有第二次,否则,苏沫不但不会爱你,只会恨透你。”

    季易轩了解顾泽城,但他同样也了解苏沫,她骨子里的坚持与倔强,跟顾泽城一样,除了他们俩以外,无人能及。

    话落,季易轩拧着眉头叹了口气,转身出了房间,再看下去,他可不敢保证不会动手揍顾泽城一顿,虽然他清楚,他占不到便宜。

    ***************

    苏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夕阳斜斜地从宽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温暖的金色光芒潵满半间屋子。

    天际,一抹抹晚霞如娇羞的少女,层层叠叠,绯红了整个天空。

    明明那么温暖,明明那么美好,可是,睁开眼睛的苏沫却冷的浑身都想要颤抖。

    昨晚纠缠的画面如最强的病毒般顷刻间涌入她的大脑,占据她所有的大脑空间,让她觉得自己像条缺水的鱼,快要窒息而亡。

    “醒了?饿不饿?”

    一道低沉湿润的声音传来,甚至是带着如窗外夕阳般的暖意。

    苏沫蓦然侧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颠倒众生的俊颜。

    那样好看且温和的眉眼,那性感魅惑的薄唇,那样刀削斧刻的轮廓,一切都蛊惑着人的视线感官,让人不自觉地便想要为之沉沦。

    可是,苏沫却是仿佛见到了恶鬼般的惊恐,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大脑里不断地播放着那些纠缠不止的画面。

    “滚!”

    满腔的惊恐与愤怒,除了喊出这一个字,苏沫再不知道此刻的自己还能做什么。

    顾泽城薄唇浅扬,伸手去抚苏沫那白碧无瑕的脸颊,“你是我的妻子,这里是我们的家,你让我滚去哪里?”

    苏沫摇头,拼命地摇头,无助而惶恐的泪水滑了下来。

    “......不是,不是,这不是我的家,我也不要做你的妻子,我要离婚,我要跟你离婚。”

    说着,苏沫掀开被子便从床的另一侧翻身下了床,可是因为身体实在是太虚弱,所以还没有站稳便朝地面倒了下去,重重地摔在了木质的地板上。

    听到苏沫的话,顾泽城原本带着湿润笑意的眸子瞬间就如染了霜般,冷冽刺骨。

    以极其敏捷的身手跨过大床,顾泽城一把就拽起摔倒在地的苏沫,“你要去哪?”

    “我要离开,我要离开这里。”

    顾泽城双目一眯,危险的信息透露无疑,“你以为你可以离开吗?”

    “顾泽城,你到底想怎么样?”苏沫竭尽全力地大吼,胳膊被顾泽城拽的生疼,仿佛骨头都快碎了般。

    “我想让你乖乖地呆在这里做我的女人。”顾泽城握住苏沫的双肩,怒火中烧的墨眸瞪着他。

    “让我做你发泄兽|欲的工具吗?”苏沫笑了,同样犀利冷冽的目光回敬着顾泽城,“不可能!你们顾家的男人都一样,都是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