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顾泽不否认,那就等于承认。

    “你出去,我看病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季易轩第一次对顾泽城下了命令。

    “季易轩......”顾泽城倏地抬眸看着季易轩,墨眸里是要将人吞没的怒火。

    “要关了我的医院吗?!随你。”季易轩的目光里,充满挑衅。

    顾泽城看了眼床上的苏沫,他知道,她的高烧不能再拖下去。

    深吸一口气,顾泽城收起他身上所有的怒芒,恢复眼底的一片清明,嘴角淡淡一扯,回到那个魅惑众生的样子,大步离开了房间。

    季易轩毫不客气地将门甩上,然后开始给苏沫检察身体,察看身上的伤口。

    很快,佣人将他的医药箱送了进来,他沉着脸让佣人下去,又亲自起身去再次关上了门。

    拿了体温剂一量,居然高烧到39.8度。

    看着苏沫所有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还有她全身因为催(情)药而导致的久不散去的不正常的潮红,以及手腕和手心被水泡的开始化脓的伤口,季易轩俊美的脸上就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拿了针管,调了药剂,给苏沫注射了一支退烧消炎的药剂之后,季易轩又拿了支药膏出来,拧开打算给苏沫擦的时候,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毕竟,现在苏沫是顾泽城的妻子,就算他是医生,也得顾及这个事实。

    眉宇紧拧一下,长长地吁了口气,季易轩走向门外。

    三楼小客厅的沙发里,顾泽城的正狠狠地吸着指间的烟,目光恍惚地看着楼梯口的方向,若有所思。

    听到开门的声音,顾泽城的视线转向季易轩,“她怎么样了?”

    季易轩站在门口,复杂而凉凉的目光投向顾泽城,磨了磨牙,最后只说了六个字。

    “你、真、他、妈、禽、兽!”

    顾泽城不以为然地勾勒起性感的薄唇,似笑非笑,意味难明。

    “她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季易轩压下心中的怒气,有些不情不愿地走向顾泽城,将手中的药膏递给他,“拿去,现在给她擦。”

    顾泽城抬眸看了季易轩一眼,摁灭指间的烟蒂,接过药膏,大步朝房间里走去。

    ......

    小心翼翼地给苏沫的伤口抹了药,舍不得让季易轩碰,顾泽城自己给苏沫重新包扎了手掌和手腕的伤口。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虽然包扎的很难看,不过他自己却相当满意,眼底眉梢带着浅浅的无法言喻的愉悦笑意。

    季易轩站在床边,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睨着顾泽城的视线里充满鄙视和厌恶。

    “你娶她,究竟是为了什么?”季易轩的声音凉凉的,完全不似往日那个好兄弟的样子,“为了延续旧情?还是折磨?”

    顾泽城抬手轻轻地抚过苏沫苍白的小脸,指腹最后停留在她那印着清晰齿印的玫红色双唇上。

    “季易轩,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季易轩睨着顾泽城,往日湿润儒雅的翩翩公子倏尔就怒了,脸上染满了低沉的愠色。

    冲向前一把抓起顾泽城精壮的胳膊,几近咆哮地道,“顾泽城,我们三个一起长大,你非得这样把她逼到绝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