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地,门外传来脚步声,有佣人在门口恭敬道,“少爷,季少来了。”

    顾泽城拉回思绪,关掉电吹风,指间柔顺的发丝已然干了,带着淡淡的温暖的清晰味道,充溢他的指间,鼻尖。

    没等顾泽城开口,季易轩便很不爽地走近,打了一个哈欠,懒懒地靠在门口,看也不看房间里的人,半眯着好看的杏眸道,“顾泽城,你半夜不睡觉,也不用害得全世界都跟你一样不睡觉吧,这样很不道德。”

    顾泽城对季易轩的话佛若不闻,放下手里的电吹风,小心翼翼地抱起苏沫,便大步往门口走。

    房间里的床湿了,他要抱着苏沫去隔壁他的房间。

    当顾泽城抱着苏沫就要到门口的时候,季易轩又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挑着俊眉,吝惜的将眼角的余光瞟向顾泽城,只是当他意识到顾泽城的怀里抱着一个女人的时候,他身上所有睡意顿时全消了,一双杏眼瞪的跟两个电灯泡似的。

    “顾泽城,你什么时候开窍了?”

    顾泽城清亮的眸子仿佛带着冷冽的寒风般淡淡地扫过季易轩,声音不高不低却威慑力十足地道,“闭嘴。”

    季易轩丝毫不受寒意所侵,瞪大双眼肆无忌惮地打量起顾泽城怀里的女人,不过苏沫一半的脸埋在顾泽城的胸膛里,另一半的脸被长发遮住,季易轩根本就看到到苏沫的样子。

    不过,凭着医生的敏锐,他一眼就知道顾泽城怀里的女人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喂,她是谁?”季易轩真的太好奇了,不是因为这个顾泽城怀里女人的身份,而是因为顾泽城对这个女人的紧张程度。

    这种程度简直比......好吧,季易轩也无法形容了,因为近十年来根本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

    “我叫你来,不是让你来问问题的,是让你来看病的。”

    顾泽城径直越过季易轩朝隔壁自己的房间走去,佣人见了立刻去开门。

    季易轩挑了挑眉梢,笑了。

    顾泽城将苏沫放到床上躺好,给她盖好被子,又将她额前的碎发拢到耳后,眼里的温柔不减。

    季易轩跟着进了房间,当到来床前看清楚了躺在床上的人的那张脸时,他震惊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站在原地眼角抽搐了半天,静默良久之后,才眉宇倏然一拧,仍旧有些呆滞的目光扫了顾泽城的裸背一眼,又继续看着床上的苏沫。

    “......我早就应该猜到是你。”季易轩叹了口气,语气万般复杂。

    顾泽城转身,眸光微冷,“别废话了,做你该做的事情。”

    季易轩变得有些深沉的目光又扫了顾泽城一眼,转身让门外的佣人去他的车里拿他的医药箱,做为最专业的医生,他的车里常年准备着医用万宝箱。

    佣人点头,大步就跑下了楼。

    俊眉又是一拧,季易轩什么也没有再多说多问,坐到床边,开始查看苏沫的情况。

    手一碰到苏沫的皮肤,季易轩就知道她烧的有多严重了。

    再微微扯开被子,看到苏沫脖子上和手臂上多到令人瞠目结舌的青紫痕迹,还有手腕处开始发炎化脓的伤口时,季易轩的心里莫名地就有了怒火。

    “这些都是你干的?”季易轩倏地起身看着顾泽城,眼里的怒火隐隐跳动,“还把她做到晕厥?!”

    顾泽城却不看季易轩,视线全然落在苏沫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上,完全没有要回答季易轩问题的意思。

    季易轩咬了咬牙,尽量让自己的心绪平和下来。

    顾泽不否认,那就等于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