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电话那头搂着美人睡的迷迷糊糊的季医生突然听到这仿佛从十八层地狱里冒出来的声音,浑身一个激灵,瞬间睡意全无。

    “顾泽城,你吃错药了吧!”季易轩搂着怀里发出抗议声的美人儿,亲了一口,语气相当不爽地道,“拜托大少爷你看看时间,现在是深夜两点十五分,好吗?”

    “别跟我废话,半个小时。”顾泽城的声音里没有一丝商量的语气。

    季易轩嗤了一声,他是真不明白好好的顾泽城怎么突然就发疯了,而且态度还是前所未有过的恶劣。

    “不去。”他堂堂季少,当然也是要讲原则的。

    “半个小时后如果你还没有出现在小叠山,就等着明天看你的医院关门大吉吧。”

    “顾泽城,你......”

    话还没有出口,回应季易轩的便是“嘟”“嘟”的盲音。

    咬牙切齿地瞪了屏幕一眼,季易轩想都不想就松开怀里的美人儿翻身下了床。

    因为他太了解顾泽城了,他说到就一定能做到。

    ......

    挂了电话,顾泽城来到床边,看着床上那此刻安静的染满潮红的面颊,他脸上刚毅的线条不知不觉被柔化,带着温和的光泽。

    伸手,指腹落在苏沫那白瓷般细滑的脖颈,抚过那道道刺目的他刚才留下的痕迹,心倏尔就痛了,像一把尖刀,不快不慢地在他的心口上一刀刀划过。

    想到刚才在他身下承欢的人儿,那过去的几个小时,那种极致的释放与快乐,竟是一千次一万次的梦境都无法比拟与拥有的。

    进入她身体的那一瞬间,仿佛心里所有的空虚都被填满了,所有的寂寞孤独都被抽走了。

    他疯狂地、拼命地只想要她,得到她,占据她。

    所以,她身上的每一处,他都不愿意放过。

    双唇所到之处,烙下深深地只专属于他的痕迹,甚至是融入血脉,刻入骨髓。

    “沫儿,现在,你终于完全属于我了。”

    顾泽城扬唇一笑,魅惑的弧度在奢华璀璨的水晶吊灯下绽放他此生最大的幸福快乐,蔓延满室。

    在床边坐下,顾泽城伸手将苏沫抱进怀里,肌肤紧密相贴,没有任何一丝空隙。

    大手扣着苏沫的后脑勺,让她的侧脸埋进他的胸膛。 &&~

    低头,薄唇吻在她湿嗒嗒的发丝上,是那般的让人无法想像的温柔怜惜,那种满足,仿佛全世界都尽在他的掌心里了。

    感觉到有凉凉的水珠从苏沫的发丝上淌过自己的胸膛,顾泽城这才想起来他还要做些什么。

    将苏沫小心翼翼地放回床上躺好,然后去衣帽间找了内|裤和裙子,一件件给苏沫穿好,那极尽呵护的动作,就仿佛对待一个初生的婴孩般,生怕一不小心就碰生了她娇嫩的肌肤。

    而事实上,苏沫的身上遍布青紫的痕迹,没有一处完好。

    穿好衣服,顾泽城又将苏沫抱到沙发里靠好,然后去取了电吹风,又将苏沫抱进怀里,让她扒在自己的胸口。

    打开电吹风,五指成梳,一遍一遍的梳着她柔顺的长发,暖暖的风吹在她的头上,同时也吹在他的胸口,全身都是暖的,每一个细胞都是一种极致舒畅的温暖。

    原来,即使只是这样拥着她,为她做着这些最细锁的小事,他便能如此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