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苏沫接过男子手里的碗,低头一口一口地喝着,喝到一半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视线开始有些恍惚。

    抬头看向男子,他却仍旧跟刚才一样,扬着唇角看着她笑,虽然面具遮住了他的脸,但是只要看他的薄唇和下颚线条,苏沫就知道他笑的有多么的颠倒众生。

    苏沫蹙眉,身体越来越热,看着男子,身体突然就异常的难受起来。

    那种感觉,好怪,却并不陌生,而且越来越强烈,像极了初次,她化做一潭春水......

    倏然,苏沫就明白了。

    明白的那一瞬间苏沫就怒了,潋滟迷幻的目光瞪着男子,下一秒就将手上才喝了一半的粥泼向他,然后起身逃往三楼。

    男子添了一口流到他嘴角的粥,双唇扬起无比魅惑的弧度,在苏沫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的时候,优雅的站起身,就像只最闲适慵懒的猎豹,从容地跟随着自己的猎物,床庭信步地上了三楼。

    苏沫一口气冲到房间,仿佛被鬼魅追着一样,立刻就将房门反锁。

    后背抵在门板上,身体渐渐地往下滑。

    现在,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打开了,散着热气,拼命叫嚣,从所未有过的燥热和蓬勃欲忘在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里蔓延。

    身子软在地板上,无助的泪水滑了下来,凭着大脑里仅剩的那点清明,苏沫又努力支撑起身体跑进了浴室,然后将浴室的门也反锁上,冲到浴缸前,拧开冷水龙头,连衣服都来不及脱,整个人便翻进了浴缸里。

    冷水越来越多,很快便漫过了苏沫的整个身体。

    夏末秋初的夜,微凉,可是泡在冷水里的苏沫却感觉自己快要被火化了般,好难受,好难受,大脑渐渐迷糊,视线也渐渐模糊。

    突然,一声“咔嗒”的开门声将苏沫几乎陷入模糊的意识瞬间就拉了回来。

    抬头,看见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的欣长而精壮的身躯,苏沫立刻就陷入了惊恐当中。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苏沫害怕地大吼,身子紧紧缩在浴缸里,脸上湿湿的一片早已分不清是水还是泪。

    男子薄唇紧抿,下颚线条如冰雕般冷硬,周身更是散发着鬼魅般的气息。

    他一步步靠近,很快就来到浴缸前,低头,像神抵一样俯视着苏沫。

    “没有为什么,只是要让你清楚地知道,你是我的,你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我的,以后永远都是我的。”

    苏沫摇头,满是情(欲)的脸上溢出最最无助的哀求,那样动人,又那样让人痛恨。

    “求你......”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男子倏然俯身,扬手狠狠掐住苏沫的下巴,咬牙切齿,“求我什么?求我上了你吗?”

    苏沫拼命摇头,意识再次模糊起来,身体里仅剩下的那一点点力气也被抽空。

    男子笑了,嘴角的弧度绚烂开来,妖治如花。

    “你不用求我,我是你的丈夫,满足你,是我的义务与责任。”

    话落,男子扯掉身上的浴巾,抬脚跨进浴缸里,一手托起苏沫柔软到不可思议的身子,低头精准地攫住她的双唇,另外一只手如魔爪般开始撕(扯)苏沫身上那薄薄的布料。

    苏沫闭上双眼,无力地承载着这即将将她碾碎吞没的狂风暴雨,除了眼角无声的泪水,她再也没有一丝抗拒的力气,甚至是连抗拒的意识都消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