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自家少爷回来了,陈叔和陈婶都松了口气,但是同时新的担忧又在心里涌了起来。

    面具男子不理任何人,径直来到餐厅倒了杯水,然后往水杯里加入了一支无色无味的试剂朝楼上走,边走边吩咐道,“陈叔,准备些口味清淡的饭菜,”

    陈叔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点头道,“好。”

    一步一步往三楼走,每走一步,他就将心里的怒火压下一分,将眼里的痛和恨掩藏一分。

    来到房间门口,门没有锁,男子抬手握住门把,轻轻一拧,门就开了。

    房间里没有开灯,可面具男子却一眼便看到了落地窗前披着一身银光的苏沫。

    月光下,她的身影那样的虚无缥缈,那样的不够真实,仿佛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了一样。

    不,他不会让她再消失,他要牢牢抓住她。

    眉头轻拧,男子大步朝苏沫走了过去。

    听到有汽车开进别墅的那一瞬,苏沫就迫不及待地冲到窗前想去看个究竟。

    果然,是他回来了。

    虽然已经浑身无力双腿发软,可是苏沫却还是坚持着站在窗前,因为她不想让男子看到一个虚弱无能的自己。

    看着此刻快步朝自己而来的高大身影,苏沫既然忍不住在心里打了一个寒战,惶恐无助的话语几乎是脱口而出。

    “别过来。”

    男子的脚步在离苏沫一步远的地方停下,看着此刻眼前微微颤抖着的纤弱身子,心底某个最柔软的地方突然就被针尖扎了一下,可是,他却努力忽略掉了。

    抬手,男子慢慢地轻轻地抚上苏沫的脸,声音低沉蛊惑如暗夜的精灵道,“为什么不听话?为什么不吃话?为什么要虐待自己?”

    苏沫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她想退,想逃,可是此刻的她哪里能逃得掉。

    “我做不了你的妻子,放我离开,放我离开,可以吗?”

    男子倏尔垂眸,低低地笑了,忍隐而克制的笑。

    笑过之后,男子又抬眸看向苏沫,目光如电,在这暗夜中格外的清亮,甚至摄人。

    “你不是想跟我好好谈谈吗?”男子的指腹一寸寸地摩挲过苏沫细滑的脸颊,“好呀,那我们好好谈谈。”

    苏沫有些诧异地看着暗夜中的男子,没想到他会如此轻易地就妥协了。

    “不过......”男子声音愈发让人沉醉了,“在谈判开始之前,你要先喝水吃饭,否则,你坚持不到谈判的最后。”

    说着,男子将手中的杯子递到苏沫的面前,“来,把这杯水喝了。”

    男子的话仿佛带着魔力,让苏沫刺猬般防卫的心瞬间就完全放松了下来。

    接过水杯,苏沫一口口将杯子里的水喝的一滴不剩。

    看着苏沫那么不加思索地喝掉杯子中的水,男子嘴角扬起了俊逸的弧度。

    待到苏沫将水饮尽的那一刻,他弯腰将苏沫打横抱起,低头在她的耳边呢喃道,“乖,我们去吃饭。”

    苏沫错愕而惶恐,却无力反抗,男子的声音,男子的气息,男子的温柔,他此刻一切的一切魅惑着她去服从他,放弃反抗。

    来到餐厅,清淡的四菜一汤已经端上了餐桌。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 tp://t.cn/rajbypt

    男子将苏沫放下,盛了碗汤,试了试温度才递给她。

    苏沫看着眼前戴着金色面具的男子,此刻他对她的温柔就像是长久以来相濡以沫的恋人。

    所以,苏沫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听话的喝下了汤。

    男子又为苏沫盛了碗粥,尝了一口,确定不烫了才又递给苏沫,竟然还扬着唇角道,“来,我喂你。”

    苏沫下意识地就后退了,“我自己来。”

    男子嘴角的弧度扬的更高了,“好。”

    苏沫接过男子手里的碗,低头一口一口地喝着,喝到一半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视线开始有些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