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中午,苏沫没有吃饭,陈叔给面具男子打去电话。

    面具男子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让陈叔在晚餐的时候继续去叫苏沫。

    陈叔依照面具男子的吩咐,准备好晚餐去叫苏沫,她仍旧没有半点反应。

    陈叔又打电话面具男子,男子说,他晚上不回来了,让陈叔明天早上的时候再去叫苏沫吃早餐。

    陈叔点头,亲自守在了苏沫的房门外。

    房间里,苏沫静静地蜷缩在沙发里望着窗外那抹夜空里的弯月,银白的月光如霜般染满了她的全身,照在她那苍白的脸上,让她的悲伤愈加的浓烈。

    眼前浮现出小绿芽儿那张粉嫩可爱的小脸,耳边响起小绿芽儿咿咿呀呀唤“麻麻”的声音。

    苏沫笑了,伸手想要去碰那张粉嫩可爱的小脸,可是她的手才伸出去,那张小脸便碎了,碎成一粒粒尘埃,飘浮在月光下,然后渐渐散去,没有踪迹。

    眼泪如月光般瞬间就倾泄而出,让人措手不及。

    “别走,别走......”

    苏沫曾经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从她十五岁那年的记忆开始,每一个在她身边的人都对她极尽宠爱与呵护。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顾少言出现,天天围在她的身边,为她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而且从来不拿正眼看其她的女孩。

    所以,她以为她和顾少言会天长地久,他会爱她永永远远,她对他无条件的信任,无条件的依赖,把一切都交给他。

    直到那一天,苏家的公司宣布破产了,顾少言在她的面前大方承认他在外面有了其她的女人的时候,苏沫才从梦境中清醒过来。

    可是,一切都晚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一直眷顾她的幸运之神悄悄地溜走了,一个接着一个的恶梦开始纠缠着她。

    让她手足无措,甚至无法喘息。

    抬手抚上脸颊,竟然一片冰凉。

    什么时候,她变得这么爱哭了。

    可是,眼泪有什么用,谁又会来为她的眼泪买单?

    擦干泪水,听着房门外传来的陈叔的声音,苏沫不做任何的回应,只是闭上眼睛。

    她现在不吃不喝,必须保存体力,等到面具男子出现的时候,还有足够的力气和他好好谈判一场。

    *************

    第二天傍晚时分,当面具男子又一次接到陈叔的电话,说苏沫已经两天一夜呆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也没有出来过的时候,男子再也克制不住地怒了,怒火冲天,风驰电掣地就回到了小叠山。

    她不许他碰她,不听她的话,想要逃离他,甚至是为此一次又一次地以死相要挟。

    她有什么资格拿死来威胁他!

    她是他的,他让她活着,她就必须活着,而且,只能以他想要的方式活着。

    因为,从十年前的那一场大火后,她的命就是他的了。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车在灯火通明的别墅前停下,驾驶位的唐成看着俊美如斯的男子戴上面具,遮住他那此刻染满愤怒与痛恨的绝代风华的容颜,眉头忍不住一拧,想要开口问些什么,却还是什么也没有问。

    他跟在他身边快十年了,从来没看到他动过怒,而且是如此的愤怒。

    这样的怒火,简直可以毁天灭地。

    “娶苏沫,你难道是为了折磨自己吗?”唐成还是忍不住问了。

    男子推开车门迈了出去,头也不回地道,“过去的十年,那才是一种折磨。”

    唐成看着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里欣长背影,第一次困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