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那头的人是苏家落败后苏沫所有的好友中仅剩下的一个闺蜜,这两年来,只有她还跟以前一样,对苏沫没有任何改变。

    “喂,紫瑜。”

    “沫沫,你终于想起来要打电话给我了呀?”方紫瑜在电话那头略有一丝抱怨。

    苏沫淡淡扯了一下唇角,“对不起,这两天脑子太乱了。”

    “我看你是被幸福冲昏头脑了吧?怎么样,21克拉的钻戒戴在手上重不重?”面具男子深情求婚的画面,还有那么大的钻戒,是每一个女人心里的梦想。

    苏沫嘴角又扯了扯,说不出的艰难晦涩,“紫瑜,我想找工作。”

    “啊!你要找工作?”方紫瑜诧异地连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嗯。”苏沫知道,要想尽快地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或许方紫瑜能帮她。

    “沫沫,你开玩笑的吧?”

    “我没有开玩笑,你中午有空吗?见面我再跟你说。”在自己最好的朋友面前,苏沫没必要遮掩什么。

    听到苏沫完全不像开玩笑的声音,方紫瑜秀眉蹙了起来,“好,那我们中午12点老地方见。”

    “好。”

    挂了电话,苏沫看看时间,现在出门应该刚刚好。

    在衣柜里找了件长袖的薄外套尽量遮住自己手上的纱布,拿了包包来到一楼的时候,陈叔突然出现在了苏沫的面前。

    “少夫人,你身上有伤不方便出门,有什么事情,你只管吩咐我们去办就好了。”陈叔恭敬地垂着眸,跟陈婶一样,脸上没有情绪。

    苏沫没有多想,看着陈叔有些感激地摇摇头,边走边道,“不用了,这点小伤不碍事。”

    看着苏沫径直走过自己的面前朝大门外去,陈叔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道,“少夫人,少爷吩咐了,没有他的允许,你不能外出。”

    苏沫的脚步倏地顿住,脸上还扬着的浅浅感激也凝住了。

    不许她外出?!

    是圈禁吗?!

    苏沫扬唇笑了一下,转身看着陈叔道,“陈叔,你家少爷真会开玩笑。”

    “少夫人,少爷从来都不开玩笑。”陈叔的话,仍旧恭敬,却带着一丝冷意。

    苏沫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有丝惶恐的错愕。

    不过,她才不要那么听话,她才不要乖乖地任由面具男子摆布,转身,苏沫大步走出了别墅,朝那扇雕花的黑色铁质大冲去,而且步子越来越快,生怕晚了一秒,她就会被永远囚禁在这个奢华的笼子里。

    可是,大门紧闭,连旁边的一扇小门也上了锁。

    苏沫咬牙,用力去推门,用包包去砸门,可是回应她的除了冰冷的“咚”“咚”声,便再无其它。

    “开门,开门。”苏沫回头看着她身后不远处的陈叔,眼里盛满了惶恐不安,“陈叔,把门打开,我要出去。”

    “少夫人,这是少爷的命令,你别为难我们这些下人。”陈叔的话机械而冰凉,就如那铁门发出的“咚”“咚”声。

    眉心一蹙,莫大的无助刻满眉宇。

    靠着铁门,苏沫只觉得浑身都冷,冷的令她想要发颤。

    “你们少爷在哪,我要见他。”苏沫的声音,倏尔就弱了下去,带着一分悲凉。

    陈叔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掏出拨通了面具男子的私人号码,说了两句之后,来到苏沫的面前,然后将递给她,“你可以自己跟少爷说。”

    苏沫接过,眼里莫名就凝结了一层雾气。

    “我有事情,我要出去。”

    “乖,呆在家里,有什么事情告诉陈叔就好,他会帮你办妥。”

    男子的声音低沉却清冽,居然还带着温柔,可是听在苏沫耳里,却是一种桎梏,从未有过的桎梏。

    “你想怎么样?你究竟想怎么样?”苏沫吼,带着哀求。

    男子沉默,只传来他沉重而清晰的呼吸声,片刻之后,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声音传来,“苏沫,我不会再给你一次离开的机会,任何一次都不会。”

    “疯子,你是个疯子。”

    苏沫听不懂,她完全听不懂男子在说什么,他一定是疯了,才想着要折磨她,折磨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的她。

    电话里传来一声浅笑,只是听着,就能想像出那浅笑的轻狂与霸道。 -~%%无弹窗?@++

    “如是你觉得我是疯子,那就是吧。”

    雾气凝聚,滑出眼眶。

    苏沫看着手上的,狠狠摔了出去,身体沿着铁门渐渐滑下。

    “我做错了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摔在草地上,并没有坏掉,电话那头的男子听着苏沫无助的怒吼,扬起了嘴角,却是苦涩。

    苏沫,那场大火,就是你错的开始。

    如今,你只能用尽余生来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