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面对顾少言的质问,顾泽城的神色丝毫未变,嘴角轻扬着道,“这是董事长的决定,我也只是负责执行而已。”

    一句董事长,立刻就把顾少言压的死死的。

    顾少言知道,老头子虽然人不在深南市,可是却对公司的事情了如指掌,他说的话,更是不容有人反对,更何况,他只是老头子不喜欢的孙子。

    眯了顾泽城一眼,顾少言又不得不压下胸中的怒火,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顾泽城眉梢微挑,在顾少言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声音不高不低地又道,“对了,你离婚的事情,爷爷好像很不高兴。”

    顾少言咬牙,又慢慢转回身来看向一脸淡然优雅的顾泽城,“我跟苏沫离婚,爷爷是同意了的。”

    顾泽城双眼一眯,墨色的眸中一抹戾色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根本无法捕捉,随之又浅笑怡然地道,“对,不过,你为了一个不是顾家的孩子离婚,而导致顾家蒙羞的事情,好像并没有让爷爷提前知道吧。”

    “你怎么就确定那个孩子不是我的?”这句话,顾少言问的又阴又冷,是胸腔中极致压抑的怒火的转化。

    顾泽城挑眉笑了,笑容无害,俊逸至极,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吐血。

    “哦,难道那个孩子真的是你的?”

    顾少言瞬间就憋的五脏六腑都开始出血,不管他说是,或者不是,他都是自己在扇自己的巴掌。

    松开紧抵着的后牙槽,顾少言深吸一口气,缓缓地道,“我知道了,我会跟爷爷解释。”

    “好,你去忙吧。”

    看着顾少言消失的身影,顾泽城清亮的墨眸暗淡了下去。

    顾少言,原本我已经放你们母子过安逸的日子,可为什么你又要来招惹我。

    既然如此,那就新仇旧恨一起算吧。

    ***************

    一夜安眠。

    苏沫下床拉开华丽而厚重的窗帘,看着窗外视线所及皆是一片盎然绿意的景色,深深地吸了口气,同时深深地诧异于自己居然能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睡的如此沉稳,而明明入睡的前一秒,她都还在惶恐不安。

    门口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苏沫一怔,又立刻明白过来不可能是面具男子,于是放松下来。

    “进来。”

    “少夫人,你的手受伤了,我来伺候你洗漱吧。”是陈婶,话语里恭敬,却是淡淡的,没有什么感情。

    苏沫看了看自己两只都缠上了纱布的手,一只手掌,一只手腕,点点头。

    即使生活再糟糕,她也不会自虐,因为爸爸还需要她照顾。

    洗漱完下楼,陈婶立刻让人将早餐端上了桌,而且丰盛的另苏沫完全想像不到。

    苏沫确实饿了,看了陈婶一眼,感激一笑,低头打算吃东西,却又在吃东西之前下意识地问道,“你们家少爷呢?”

    “少爷一大早就出门了。”陈婶答道。

    “哦。”苏沫淡淡地应了一声,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只是低下头开始吃东西,再也不多说什么。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等她吃饱了准备离开餐厅的时候,陈婶又叫住了她,“少夫人,你的伤口该换药了。”

    “好。”

    等换好了药,苏沫上楼,知道自己这个样子肯定不能去医院了,否则只会让夏桑清知道她目前的处境,让夏桑清和苏敬致更加担心她。

    打了一个电话给夏桑清,问了些苏敬致的情况,又告诉夏桑清,她今天有事,不能去医院了。

    夏桑清温婉贤惠,十年来一直待苏沫极好,有时甚至是胜过她的亲生女儿,所以自然不会怪苏沫什么,反而让苏沫安心,说她会照顾好苏敬致的。

    挂了电话,想到苏敬致在iuc病房里每天上万的费用,苏沫就又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

    她必须要尽快找到工作,一天也不能再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