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回遥远的记忆,视线落到那缠着白色纱布的手腕和手掌,男子原本温柔怜惜的目光倏尔变得暴戾而冷冽。

    不是不了解她的倔强,不是不明白她的偏执,只是,他始终认为,就算忘了,他的气息也已经刻进了她的骨子里,别人不可能代替,也更加不能能抹去。

    所以,当她用玻璃碎片抵住自己手腕动脉的那一刻,他选择了赌,赌她不会用最残忍的方式拒绝他的占据。

    他从来就没有输过,也从来不允许自己输。

    可是,为什么,她要让他输了。

    苏沫,不管你记不记得,不管你爱还是恨,这辈子,我都让你将欠我的,一一还清。

    蓦地收回视线,闭上双眼,男子不想让再自己再有一丝心痛难受的感觉。

    十年了,一个人在炼狱里煎熬的滋味他已经尝够了。

    现在,那种煎熬的滋味,他会让她全部体验。

    ***************

    深南市cbd,世华国际集团总部办公大楼。

    顾少言的车才出现在办公楼大门口,守候已久的媒体记者便一窝蜂似的涌了上去,举着摄像机和话筒将顾少言的车团团围住。

    车里的顾少言拧着眉头低咒了两声,收敛脸上的阴沉,转而一脸平和地下了车。

    顾少言的退一迈出车厢,所有的摄像机镜头便对准了他不停地闪烁,不怕死的记者们纷纷拿着话筒提问。

    “顾二少,听闻你和苏沫小姐离婚是因为你在外面有了新欢并且已经生下了儿子,对吗?”

    “顾二少,据参加你和苏沫小姐离婚典礼的知情人透露,你婚外情所生下的儿子似乎和你没有什么关系,是吗?”

    “顾二少,你知道在离婚典礼上出现的娶走苏沫小姐的神秘男子是谁吗?”

    ......

    听着记者你一言我和语的提问,顾少言原本努力压抑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冷起来,如刀锋般的视线巡过众人,颇有些咬牙切齿地直接放话道,“如果你们都不想在深南市混下去了,就乱写试试。”

    顾少言的话又冷又狠,立刻就起到了震慑的作用,很多媒体记者纷纷闭了嘴,不敢再多问一句,但是总有不怕死的,于是又有更猛的声音传来道。

    “顾二少,据知情人士报料,你和苏沫小姐的女儿去世的那天正好是你和新欢的儿子降生的日子,请问这是不是直接导致你和苏沫小姐离婚的原因?毕竟你和苏沫小姐曾是深南市最令人羡慕的一对。”

    顾少言额头的青筋突然暴跳,阴鸷到可以滴出水来的眸光缓缓移向提问的记者,可就在这时,有人惊呼。

    “顾泽城,顾泽城出现了。”

    听到声音,众人纷纷侧头往另一边看去,果然是顾泽城。

    在昨天以前,顾泽城从来就不在媒体面前露面,更加不会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可是昨天他却独独接受了深南市财经频道的美女主持明怡的采访,那么顾泽城和明怡的关系对整个深南市的记者媒体来说,无疑是一个比顾少言和苏沫更吸引人眼球的报导。

    所以,只不过几秒钟的功夫,所有的媒体记者就调转摄像头和话筒对准了顾泽城。

    顾少言阴鸷的视线追随着一群记者最后落在了顾泽城的身上,那样风姿卓绝的顾泽城,无论在哪,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人面前,总是那样一副薄唇浅扬、眸光清艳,风华万千的魅惑人心的样子,就算说出任何果决杀伐的话来,也是把温柔刀,不见刀影,却能瞬间至人于死地且不见鲜血。

    这样的顾泽城,最让人痛恨,而他又偏偏还是他的大哥,顾家的长子,世华国际的总裁,老头子指定的接班人。

    回到顾家十年,成为顾家二少爷十年了。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在这十年里,无论什么,顾泽城都要压他一头,只要有顾泽城在的地方,就没有他喘吸的机会。

    难道,这辈子,只要有顾泽城在,他都永远没有出头的机会了吗?

    拳头倏地握紧,顾少言收回视线,大步朝办公大楼里走去。

    所有的媒体记者围到顾泽城的身边,镜头对着他不停地闪,话筒也对准了他,跃跃欲试。

    “顾总,你以前从来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昨天却现身主持人明怡的财经节目,请问你和明怡有什么特别的交情吗?”

    “顾总,有人爆料,前天晚上看到你和xx明星一起出入xx酒店的总统套房,请问你和xx明星是正在交往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