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这是打算要离家出走吗?”

    苏沫蓦然抬眸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道欣长挺拔的身影从黑色的铁质大门后出现在她的眼前,明亮的灯光下,那张金色的面具折射着刺眼的光芒,面具下那两片性感的薄唇扯出一个优雅的弧度,却透出冷冽的气息。

    脚下的路突然就被冰封了般,苏沫的步子再也迈不开了。

    不希望再跟面具男子玩躲猫猫的游戏,哪怕心中有所畏惧,苏沫却还是不卑不亢地与男子对视,倔强的目光探进男子清冷的眸子里。

    “如果你觉得我已经是你的夫人,那你能给我最起码的尊重吗?”

    面具男子目光微敛,嘴角微微扯了扯,“我说过,我只是不想把你吓跑了。”

    苏沫摇头,“我没有那么胆小。”

    面具男子姿态闲适地走到苏沫面前,在距她一步之外停下,低头,伸出白皙修长的食指挑起苏沫的下巴,嘴角的冷冽渐渐变的柔和。

    “听话,跟我回家。”

    说着,男子伸出另外一只手去牵苏沫。

    苏沫却突然后退一步,摇头,“这里不是我的家,我也不想让你做我的丈夫,我要离开这里。”

    话落,苏沫便转身想要离开,只是她的手腕却猛然被人拽住,然后被强势地拉入一个坚硬的胸膛里。

    “苏沫,从现在开始,你只能是我的女人。”男子的声音徒然变得森冷,霸道而狠绝地宣誓着他对苏沫的占有权。

    苏沫用力地去推男子,可是他的双手如铁臂般死死地扣住她,越收越紧。

    “放开我,我不要做你的女人,我不要。”

    苏沫又怕又惊地大吼道,身体拼命地在男子的胸膛里乱扭。

    一切都太不寻常,让苏沫找不到一丁点的安全感,仿佛自己只是男子指尖的一粒尘埃,只要男子轻轻一吹,她便会化入泥土里,没了踪迹。

    她不喜欢这样,很不喜欢这样。

    男子面具下的俊眉倏尔紧拧,清亮的眸子里瞬间便燃起如炼狱般的熊熊怒火。

    只要想到她爱过别的男人,想到她嫁给了别的男人,想到她为别的男人生过孩子,男子就有种想将苏沫狠狠捏碎的冲动。

    腾出一只手扣住苏沫的下巴,男子低头就堵住苏沫正在叫嚣的双唇,双齿落下,像野兽般地开始啃咬着。

    痛意传来,苏沫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男子,然后拔腿就跑。

    可是,脚步才迈出,苏沫的腰又被一只用力的大手圈住,她只感觉自己被往空中一甩,然后就落在一个结实的肩膀上,被扛着大步往别墅里去。

    “你要干什么?放我下去。”

    苏沫拳打脚踢,可是却丝毫没有用,男子仿佛机器般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大步往前走。

    “放开我,求你了,放开我。”

    感受到男子身上越来越浓烈的怒火与戾气,苏沫真的害怕了,开始求饶了。

    听到苏沫颤抖的声音,男子胸中的怒火却没有丝毫的消散,相反,怒火越烧越旺,近乎将他吞噬。

    为什么她要这么抗拒他,难道她不知道吗,他是她合法的丈夫。

    还是,她的心里还一直装着顾少言,还该死地爱着他?  [ 首发

    完全不理会苏沫的反抗,男子扛着她大步往三楼的卧室去,佣人们纷纷自动隐身,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

    到达三楼卧室的时候,男子一脚把门踹开,进去后又用脚把门勾上,大步来到床前,将仍旧在挣扎的苏沫一把扔到大床上。

    被狠狠地甩在床上,苏沫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身体上有什么不适,撑起双臂狠狠地瞪向那张金色的面具,苍白的小脸因为剧烈的挣扎而泛起了红晕,如墨的长发凌乱在嘴角,染着一抹抹鲜艳的液体,如妖娆的曼陀罗花,蛊惑了男子的视线。

    “你想怎么样?你到底想怎么样?”苏沫怒吼,带着哀求,就算顾少言逼她净身出户的那一刻,她都没有如此愤怒与悲鸣过。

    男子愤怒而带着野兽气息的目光锁住苏沫,性感的薄唇紧眠着,一言不发,只是抬手开始解着衬衫的扣子,动作霸道却从容。

    意识到男子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苏沫一下子便慌了,下意识地便往床下逃。

    可是她的身体才动,男子就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然后又继续解着衬衫上的扣子,轻启薄唇道,“你认为你可以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