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苏沫怎么觉得那双唇和下巴怎么那么熟悉。

    面具男子?!

    “顾总,能采访到您,得到您的荧屏首秀,我真的是万分荣幸。”屏幕画面切换到漂亮的女主持人。

    画面里的男子嘴角微微扬着,浅笑魅惑,万千风华,“对于像你这样的大美女,我的抵抗力向来偏低。”

    女主持人一笑,脸上漾开一抹恰到好处的娇羞来。

    苏沫的眉头不由淡淡一蹙,视线移向屏幕下方的字幕,这才发现原来屏幕上的男人是世华国际集团的总裁——顾泽城,顾家的大少爷,顾少言的大哥。

    摇头,苏沫立刻就在心里否认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面具男子怎么可能是顾泽城,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即使她嫁进顾家三年,她也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顾家的大少爷,更加不了解有关这个顾家大少爷的任何事情,而顾少言和赵丽,也从来不在她的面前提起过顾泽城,仿佛顾泽城是和他们完全无关的陌生人般。

    只是听说,顾泽城在十年前离开深南市去了国外,直到三年前才回来。

    商场上,顾泽城无往不利,但是他脾气古怪,为人狠戾专制,不择手段,做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听说,顾泽城未婚却有一个两岁的女儿。

    顾泽城很喜欢这个女儿,常常把她宠的无法无天,目中无人,谁都不放在眼里。

    更听说,顾泽城是个花心大萝卜。

    传闻,三年来,顾泽城身边的莺莺燕燕从未断过,和他上过床的女人甚至一辆火车都装不完。

    不过却没有任何媒体敢光明正大的报导他的花边新闻,而顾泽城也从来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看来,今天出现在屏幕上的顾泽城确实是个意外,大家用脚趾头想想都可能猜到,顾泽城和美女主持人的关系定然不一般了。

    一声刺耳的鸣笛声突然将苏沫飘飞的思绪拉了回来,走到最近的公交站台,苏沫开始等回小叠山的公交车。

    她身上的钱不多了,能省之则吧。

    情不自禁地又抬头望向对面的led大屏幕,看着画面里俊美如斯、风华万千的男子,苏沫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直到上了公交车,苏沫才收回视线。

    顾泽城和顾少言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外貌上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像。

    或许,她的感觉只是来源于顾少言吧。

    *************

    苏沫回到小叠山的别墅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站在那雕花的黑色铁质大门前,苏沫突然就有些茫然了。

    这里是她的家吗?为什么她想都不想又回到了这里来?

    脑海里闪过昨晚面具男子将他困在身下的画面,苏沫心头一凛,脚步几乎是下意识地就退缩了。

    一个陌生到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的地盘,怎么可能会成为家?

    抬头看了眼大门里灯火通明的别墅,苏沫眉心微蹙,想要转身的时候,一道如夜风般淡凉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夫人这是打算要离家出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