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站在病床前,看着曾经那张神采奕奕的脸此时已经枯瘦的不成样子,苏沫还是忍不住掉下泪来。

    “爸爸,别离开,别离开我,好吗?”苏沫将脸贴在苏敬致那干燥微凉的掌心,眼泪不知不觉便流成了河,“小绿芽儿已经走了,我不想再失去你,我不想......”

    病床上的人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回应苏沫的只有淡凉的空气和仪器“滴滴”的声音。

    ......

    从icu病房出来后,苏沫去了医生办公室。

    苏敬致的情况很不乐观,医生让苏沫做好心理准备。

    苏沫哀求医生,只要能让苏敬致活着,不管用什么办法,不管花多少钱,她都不在乎。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夏桑清有些为难地看着苏沫,想说什么,又仿佛难以启齿般。

    “阿姨,怎么啦?”

    “小沫,家里的钱已经......”

    苏沫立刻明白过来,思寇集团破产,苏家的绝大部分资产被拍卖用来抵债,而这一年苏敬致又常年住院,家里的经济情况自然很糟糕。

    从包包里翻出自己的银行卡塞到夏桑清的手里,“阿姨,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

    这个时候,夏桑清也不拒绝,只是有些心疼地看着苏沫,“小沫,你的新丈夫对你还好吗?”

    苏沫清澈的眸光一滞,随即又立刻恢复正常,扬着唇角笑笑,点头道,“嗯,他对我很好。”

    夏桑清松了口气,她也知道,苏沫是从小被苏敬致捧在掌心里长大的,虽然懂事性格好,却也不是逆来顺受的那种。

    “那他叫什么,是什么人,你搞清楚了吗?”

    苏沫知道自己不能瞎编,所以很诚实地摇摇头,“还没来得及问。”

    夏桑清心疼地拍了拍苏沫的手背,叹口气道,“我和你爸爸什么也帮不了你了,你要好好疼自己,别再受了什么委屈。”

    “好,我知道。”

    ......

    一直在医院呆到下午七点的时候苏沫才离开,走出来的时候,整座城市已经被华灯笼罩,炫丽色彩处处闪耀。

    深南市是海滨城市,也是国内的一线城市,夏末秋初的天气,微凉的夜风中夹杂着有些潮湿的空气打在脸上,让人觉得有几分惬意。

    可是,苏沫的心情却和惬意完全沾不上关系。

    和顾少言离婚,她净身出户,身上所有的积蓄都给了夏桑清。

    看来,她得赶紧找个工作,要不然,爸爸的医药费都是个问题。

    走着走着,苏沫抬头竟然看到了不远处曾是思寇珠宝集团的办公大楼。

    她真的很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听苏敬致的话选择读经济管理类专业,非要去学什么珠宝设计,结果在自己家的公司陷入困境的时候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选择相信顾少言,结果却是眼睁睁地看着公司破产,看着苏敬致因为公司而病倒。

    是以前的她太相信顾少言了,所以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 首发

    但是如果不是走到今天这一步,又怎么可能消磨掉她心中对顾少言那最后的一丝信任与感情呢?

    低头一笑,尽是苦涩与自嘲的味道。

    再抬头,马路对面大厦的led大显示屏亮了起来,画面里赫然出现的是一张清润俊美到让人有些挪不开视线的脸。

    深邃浩瀚的墨眸,清亮的眸光仿佛承载着满天繁星的光辉,灼灼发亮。

    如剑的双眉,英挺的鼻梁,性感菲薄的双唇浅浅扬着,刀削斧刻般的面部轮廓,还有下巴......

    蓦然,苏沫怎么觉得那双唇和下巴怎么那么熟悉。

    面具男子?!